S M T W T F S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5« 2018/06 »07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727HIT点文】[30/RL]思忆

于是俺终于把拖欠的点文写完了TvT两个月了……
是说RI君如果你还能看见的话就请接收吧……TvT

原本的要求见下:
CP:基諾x魯路修
主題:雪 香菸 西洋棋

可是由于俺非常非常不擅长描写基诺再加上俺最近对RAI君爆发的爱……于是俺写了两个版本。
30的跟RL的……流泪。
请务必不要介意。

 


[30]思忆






是雪。下雪了。
他从不曾以为自己的时间可以长到这地步。
从春花到了冬雪。


像一条蜷伏的长蛇,蜿蜒穿过四季。
那些战争什么的,早已经远离了他的生命。
神圣布里塔尼亚帝国,末代皇帝,零之镇魂曲。
色骑士团,ZERO,合众国日本。
都变作了无解的符号。


在这里他只是一个人。
仅仅只是,鲁鲁修。



※※※



清晨光线明亮。稀薄的亮度被厚厚的雪被反射成耀眼。他披了件长风衣出来,冷风刮在脸颊上微微生疼。
屋外的松树上挂满了冰棱,视野里是绵延不绝的纯白,其实很美丽。
他的口中呼出白色的雾气,那些细小的水珠迅速消散在这严寒的空气里。片状的六角晶体飘落在他色的发上,然后被散发的微温融成水滴,顺着发丝滑落下来。
五年.
他仰头看着苍灰色的天空想,不过五年。
世界就如此天翻地覆。
并且,他就如此被世界遗忘。


“鲁鲁修。”
找到他的人毫无疑问,是C.C.。苍青色长发的少女,换了件长袍,却仿佛仍感受不到温度的变迁,单薄得可怜。她的手冰凉,她的唇冰凉,吐出的言词也冰凉。
“有访客。”
他从那金色的眼里探寻到担忧的痕迹,一点点无奈。
“这么久了,也该面对了。”


他的头脑开始飞速地运转。这么些年了,从未有一天停止过思考,或者更深的,思索。无数名字在脑海中一闪即逝,与其对应的面孔却已经开始模糊。或许是刻意地去遗忘了,并且也有成效。
会是朱雀?杰雷米亚?卡莲?还是……娜娜莉?


“RAI在接待他。”
C.C.看他的表情,淡淡一笑。
“那不是你以为的任何人。”



※※※



他们踩进雪里。那结晶沾染了鞋底,寒冷的湿润。
鲁鲁修并不恐惧面对过去,可是他依旧感觉到畏缩。不能掌控的事实和无法理解的理由都是决策的关键点,而这些会导致失败。他可以推测到他所提及的那些人如何面对自己虚假死亡,但计划之外的因素,却总让他烦躁。
但C.C.似乎无意透露更多,他们一直保持沉默。而这沉默持续到他们回到现下居住的地方。



※※※



在玄关脱掉半湿的鞋,抖落外衣上的雪。他踩着室内鞋朝客厅走去。而C.C.选择了上楼。
因为习惯,鲁鲁修的步伐不快。但很奇异的,在这路途中他并未听到任何声音。连说话声也没有。
因为好奇而略略加快了脚步。然后他发现在客厅等待他的,是银发青年温和的笑,以及一个,不能说陌生的背影。
基诺。Knight of three,Gino Weinbery。
那一头标志性的金发和三根辫子正熠熠生辉。


他诧异了一会,正欲询问,然后注意到RAI竖起食指按住嘴唇,摇了摇头。而这时基诺抓了抓头发,并没回头。
他轻轻走上前看了看,于是了然。
他们正在下棋。西洋棋。



※※※



“骑士走F6。”
看了一会,鲁鲁修站在基诺身后开口,很轻的声音。RAI挫败地叹了口气,但并不显得生气。
“好了,鲁鲁修,你是来拆台的么?难得我可以有赢得这么干净利落的机会。”
而基诺则是惊讶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学长!”
很好,鲁鲁修耸了耸肩,没直接称呼名字或者什么时下流行的富含贬义的称谓,倒是个不坏的征兆,对么?



※※※



是鲁鲁修。毫无疑问。


基诺不曾怀疑过自己会一直记得,那些细碎的琐事。
在阿什福的第一次正式见面,他叫出那一句明媚灿烂的“学长”。
当然,他不会不知道眼前的少年是上面吩咐下来要监视的人物,可是这不妨碍他喜欢那双紫色的眼,就好像紫水晶。
他甚至初次见面就亲昵地勾住那略为年长的少年的肩膀,仿佛多年的朋友。
他从来都习惯自来熟。


他还想起那短暂的学园时光,夜晚的焰火,一群人在天台上看天空遍开的花,美丽的好似梦境。而他悄悄把视线移转到发少年身上,看见一张轮廓模糊的清秀侧脸。
但他们从未熟识。


那些仿佛过了千年之久的遥远回忆,被纱覆盖,模糊了轮廓。
而他们终于再次见面。



※※※



RAI收拾了棋盘,又为两人倒上了一壶红茶。大吉岭,香气馥郁。
而基诺有点紧张。


早些时候接到部下前来禀报的消息他还有些不敢相信,边境出现过疑似那位年轻暴君的身影,有谁不会怀疑这可信度?
但出于某些不可说的理由,他按下了这份报告,然后独自一人前往那被提及的边远之地。
没想到的是,在这里他遇见了那被称为魔女的C.C.,甚至还有早已失踪的前Knight of two,这不得不让他重新开始考虑起消息的真实性。
但那迫切的对真相的探求欲突兀地冒出头来,以至于他一时头脑发热就毫无计划地露了面。
还好那两人都没有为难他的意思,甚至也还告诉了他前帝王依旧在世这个惊世骇俗的消息。他一边震惊一边提出想要见面的请求,这居然被允许了。
然后,诚如所见,C.C.去寻找前去散步的鲁鲁修,而RAI留下来招待这位不速之客。



※※※



现在,他见到了他。他该有很多话要说。
比如昔日曾有的不甘与恨,和不理解。与最初的喜爱落差多么大的负面情感,在得知GEASS存在时的愤怒。往日他曾有那么多自己坚持的忠义,可时间将一切坚硬的棱角都打磨得光滑。是与非,对与错,这界限模糊不清。
然而他忍不住想要询问真相。
五年了,所有人被瞒在鼓里。这年轻的皇帝在众目睽睽之下血染长街,他至今无法遗忘当日那些人悲哀的,割心裂肺的嘶喊。
连他自己,也为这交情不算深刻,但总归相识一场的少年而感觉到难言的悲痛。
曾经认识鲁鲁修的人都很难把他与那暴君联系在一起,当所有加诸于身上的荣光剥离以后,这些遗族们禁不住怀念起记忆中的好。
而面对这个真实存在的人,他发现自己竟然也找不到那特定时期的恨了。像燃尽的香烟,指尖一弹那灰烬便了无痕迹。这兴许才是他被允许跟其见面的原因。
不过这也没关系。到现在这恨也没了任何价值。



※※※



“那么你想问怎样的真相呢?零之镇魂曲的背后,还是我假死的背后?”
“不可以二者吗?”
甩脱最初压在心头的包袱,他终于又可以露出曾经那无比灿烂的笑容。
“过分贪心的话小心得不偿失。”
这小小的警告来源于RAI。而鲁鲁修耸肩。
“二者我都无意解释。”


他撇了撇嘴——这动作真的非常孩子气,可由他做来却显得自然——然后摊手。
“那好吧。其实我不过是想来看看。”


看看你是否过得还好。



※※※



那些悲哀和伤害真的早已过去。
而就算不怎么喜欢动脑的他,也还是会觉得背后的真相未必残酷,兴许应该是可悲。
就算那是他的一厢情愿也罢,他真的还有些不忍将这旧识送上刑台。



※※※



他披上大衣,换了鞋。RAI将他送至门口。
他跟RAI道了别,然后看见青年背后鲁鲁修正往二楼走去。那身形比记忆中消瘦了,看着让人忍不住担忧。


“学长……我是说,鲁鲁修他的身体还好吧。”
RAI笑了笑。
“你觉得我会对这放任不管吗?”
“那倒也是,RAI你一直很会照顾人。”
青年淡笑不语。
基诺踌躇了会,在离开之前又回了头,补充了一句。
“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RAI只是看他。


他说不出口。
素来都是个标准的乐天派,还常被阿妮亚淡漠地打击,说从不懂得用正确方法关心他人的他,竟会不忍心让别人再来打搅那人的安宁。
竟好似没有理由的,他会心疼。





Fin.




 


[RL]思忆

 

 






是雪。下雪了。
他从不曾以为自己的时间可以长到这地步。
从春花到了冬雪。


像一条蜷伏的长蛇,蜿蜒穿过四季。
那些战争什么的,早已经远离了他的生命。
神圣布里塔尼亚帝国,末代皇帝,零之镇魂曲。
色骑士团,ZERO,合众国日本。
都变作了无解的符号。


在这里他只是一个人。
仅仅只是,鲁鲁修。



※※※



清晨光线明亮。稀薄的亮度被厚厚的雪被反射成耀眼。他披了件长风衣出来,冷风刮在脸颊上微微生疼。
屋外的松树上挂满了冰棱,视野里是绵延不绝的纯白,其实很美丽。
他的口中呼出白色的雾气,那些细小的水珠迅速消散在这严寒的空气里。片状的六角晶体飘落在他色的发上,然后被散发的微温融成水滴,顺着发丝滑落下来。
五年.
他仰头看着苍灰色的天空想,不过五年。
世界就如此天翻地覆。
并且,他就如此被世界遗忘。


“鲁鲁修。”
找到他的人毫无疑问,是C.C.。苍青色长发的少女,换了件长袍,却仿佛仍感受不到温度的变迁,单薄得可怜。她的手冰凉,她的唇冰凉,吐出的言词也冰凉。
“有访客。”
他从那金色的眼里探寻到担忧的痕迹,一点点无奈。
“这么久了,也该面对了。”


他的头脑开始飞速地运转。这么些年了,从未有一天停止过思考,或者更深的,思索。无数名字在脑海中一闪即逝,与其对应的面孔却已经开始模糊。或许是刻意地去遗忘了,并且也有成效。
会是朱雀?杰雷米亚?卡莲?还是……娜娜莉?


“RAI在接待他。”
C.C.看他的表情,淡淡一笑。
“那不是你以为的任何人。”



※※※



他们踩进雪里。那结晶沾染了鞋底,寒冷的湿润。
鲁鲁修并不恐惧面对过去,可是他依旧感觉到畏缩。不能掌控的事实和无法理解的理由都是决策的关键点,而这些会导致失败。他可以推测到他所提及的那些人如何面对自己虚假死亡,但计划之外的因素,却总让他烦躁。
但C.C.似乎无意透露更多,他们一直保持沉默。而这沉默持续到他们回到现下居住的地方。



※※※



在玄关脱掉半湿的鞋,抖落外衣上的雪。他踩着室内鞋朝客厅走去。而C.C.选择了上楼。
因为习惯,鲁鲁修的步伐不快。但很奇异的,在这路途中他并未听到任何声音。连说话声也没有。
因为好奇而略略加快了脚步。然后他发现在客厅等待他的,是银发青年温和的笑,以及一个,不能说陌生的背影。
基诺。Knight of three,Gino Weinbery。
那一头标志性的金发和三根辫子正熠熠生辉。


他诧异了一会,正欲询问,然后注意到RAI竖起食指按住嘴唇,摇了摇头。而这时基诺抓了抓头发,并没回头。
他轻轻走上前看了看,于是了然。
他们正在下棋。西洋棋。



※※※



“骑士走F6。”
看了一会,鲁鲁修站在基诺身后开口,很轻的声音。RAI挫败地叹了口气,但并不显得生气。
“好了,鲁鲁修,你是来拆台的么?难得我可以有赢得这么干净利落的机会。”
而基诺则是惊讶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学长!”
很好,鲁鲁修耸了耸肩,没直接称呼名字或者什么时下流行的富含贬义的称谓,倒是个不坏的征兆,对么?



※※※



RAI收拾了棋盘,又为两人倒上了一壶红茶。大吉岭,香气馥郁。
“RAI,我想我更喜欢Espresso。”
“抱歉,你的肠胃已经开始出现问题了,这时候我可不能冒险让你接触刺激性过大的东西。”
银发的青年眨了眨眼,戏谑地称道。
“My Lord,你该明白的?”
这次换鲁鲁修翻了个白眼。
“以前倒没见你这么坚持过。”
“自然,那是在我发现你居然这么虐待自己身体之前。”


有些茫然地看着这两人几乎是称之为熟练——他知道这个词用得有些不对,可是也找不出什么更好的了,该怎么形容?那种习惯成自然——的争吵,基诺觉得有点不适应。想了想,他还是拣了个容易下手的开始问。
“RAI,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是说,怎么会跟鲁鲁修学长在一起?”
“我想你叫我鲁鲁修就可以了。”
被插了一句,但是没人介意。
RAI温和地笑了笑。
“你忘记了,我一直都是效忠你眼前这位的,就算是在零之镇魂曲那个时候。”
“可是!那个时候不是所有人都以为……”
“不,不是所有人。不包括C.C.,和我。”


剩下的话被哽在了喉咙口。基诺觉得过了这么久,眼前这人倒还是一样,总能用温吞的词句把自己所有的话堵住。然而鲁鲁修挑起眉毛,解了他的尴尬,却还是带着调笑口吻。
“基诺,你是来找我的,还是RAI?”
“啊!”
他才骤然回想起自己的初衷。



※※※



无可置疑,他的目标是鲁鲁修。
之前接到部下前来禀报的消息他还有些不敢相信,边境出现过疑似那位年轻暴君的身影,有谁不会怀疑这可信度?
但不知出于什么理由,他按下了这份报告,然后独自一人前往那被提及的边远之地。
没想到的是,在这里他遇见了那被称为魔女的C.C.,甚至还有早已失踪的前Knight of two,这不得不让他重新开始考虑起消息的真实性。
但那迫切的对真相的探求欲突兀地冒出头来,以至于他一时头脑发热就毫无计划地亮了相。


还好那两人都没有为难他的意思,甚至也还告诉了他前帝王依旧在世这个惊世骇俗的消息。他一边震惊一边提出想要见面的请求,这居然被允许了。
然后,诚如所见,C.C.去寻找前去散步的鲁鲁修,而RAI留下来招待这位不速之客。



※※※



现在,他见到了他。他该有很多话要说。
比如昔日曾有的不甘与恨,和不理解。往日他曾有那么多自己坚持的忠义,可时间将一切坚硬的棱角都打磨得光滑。是与非,对与错,这界限模糊不清。
然而他忍不住想要询问真相。
五年了,所有人被瞒在鼓里。这年轻的皇帝在众目睽睽之下血染长街,他至今无法遗忘当日那些人悲哀的,割心裂肺的嘶喊。
连他自己,也为这交情不算深刻,但总归相识一场的少年而感觉到难言的悲痛。
曾经认识鲁鲁修的人都很难把他与那暴君联系在一起,当所有加诸于身上的荣光剥离以后,这些遗族们禁不住怀念起记忆中的好。
而面对这个真实存在的人,他发现自己竟然也找不到那特定时期的恨了。像燃尽的香烟,指尖一弹那灰烬便了无痕迹。这兴许才是他被允许跟其见面的原因。
不过这也没关系。到现在这恨也没了任何价值。



※※※



“那么你想问怎样的真相呢?零之镇魂曲的背后,还是我假死的背后?”
“不可以二者吗?”
甩脱最初压在心头的包袱,他终于又可以露出曾经那无比灿烂的笑容。
“过分贪心的话小心得不偿失。”
这小小的警告来源于RAI。而鲁鲁修耸肩。
“前者我无意解释。”
“那么就后者?”
“我想这问题RAI会比我更清楚。”
他转头看向银发的青年,对方只不过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他突然之间有了一丝明悟。


是了,他分明,在最后的时刻听见了RAI的声音。
可那言说了些什么,记忆中却早已不复存在。



※※※



他披上大衣,换了鞋。RAI将他送至门口。
他跟RAI道了别,然后看见青年背后鲁鲁修正往二楼走去。那身形比记忆中消瘦了,看着让人忍不住担忧。
“学长……我是说,鲁鲁修他的身体还好吧。”
RAI笑了笑。
“你觉得我会对这放任不管吗?”
“那倒也是,RAI你一直很会照顾人。”
青年只是淡笑不语。


基诺踌躇了会,在离开之前又回了头,补充了一句。
“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但RAI的笑容开始奇异起来。
“我明白。”
他柔声说。
“你没有机会。”


你会,全部忘记。


这样的词句脱口的时候,基诺发觉自己看见了,红色的鸟。
正如零之镇魂曲那日。



※※※



其实不会有人记得的,那通过声波传导的命令。
穿透苍穹,在每一个电子设备中转换成电流,覆盖了这世界的每一块土地。


一切都是幻觉。
那鲜血,那死亡都是。



而真实埋葬在尘埃之中。


我无法原谅你离我而去。
My Lord, Lelouch.




 



Fin.

 

 






其实两个是差不多一样的故事,RL才是最初的成稿可是俺意识到俺应该写的是30才改动了……
但是俺舍不得RL版于是还是留下了。
于是内容必然有重复。并且俺还给他文艺地废话了……囧……
好吧俺忏悔……可是俺还是很喜欢这故事的TvT


[32]初会 | HOME | [十月贺]Multiple Personality(11.1完结)

COMMENT

看你的反逆同人文很有動畫結局之時的蒼涼悲壯感,也許晚了但我想請你繼續寫下去。
2011/01/24(月) 20:58:20 | URL | Alpha #- [ Edit ]
咦咦抱歉我没想到这个废弃的bo居然还会有访客?!
首先还是很感谢对我CG文的喜欢,可是怎么说呢,我现在大概也写不出过去的感觉了,所以很抱歉OTZ
2011/03/03(木) 21:03:19 | URL | 露 #- [ Edit ]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