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07« 2018/08 »09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X27+21]Mistake

送给帆的生日贺礼,但愿我没记错时间OTZ
X27+21,中间可能掺杂了少许XG?
笑,题材来源于原来跟帆的讨论,误会是个很有趣的东西,不是么?

难得写了比较长。4000+,对我来说,真的很难得了……OTZ
于是请笑纳吧亲爱的=v=



[家教/X27+21]Mistake






是泽田纲吉。


于街角的转弯处看见那抹身影,从塞满『垃圾』的大脑中翻找出这个确切的名字,Xanxus——彭哥列暗杀部队巴利安的首领,同时亦是彭哥列九世的养子——停下脚步,本来就严肃的面容因为眉线拧成了结而显得更为凶恶。
他确信。他应该没有看错。是那个泽田纲吉。那个,名义上是现任彭哥列的首领的人。

那小鬼不知道西西里岛有多么危险吗?居然敢不带一个人就单独出现在外面?就算这个地方属于彭哥列的管辖范围,可是难免百密一疏。他难道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他这颗项上头颅?
几乎条件反射般脑海里转过了这些思绪,但瞬间他就开始唾弃自己。什么时候竟染上了手下那大声公鲨鱼的恶习,居然会担心——当然他最多承认这只是因为他不愿看到曾经打败过自己的人被喽啰干掉——那垃圾?

方想转身当作没看见离开这地方,却突然发现对方转过头,目光扫过他所处的地方,竟连停留都不曾有便移走。蓦然怒气上涨,连他自己都弄不清为了什么,径自便朝对方走去。




到底也是经过了这么些年,记忆中的少年已经成长为青年,模样自然也有些微妙的变化。

是栗色的发,长长的刘海和发尾,视感柔顺。瞳是琥珀色的,却仿佛有金红的火焰孕育其中。然变化最大的是气质。明明也才几年未见,可给人的感觉已经从最初的温柔而转变成了艳。自然并非女子的艳丽,可他却也无法从薄弱的词囊中找出更加适合的词汇。
他突然之间开始怀疑自己的认知。眼前的人,当真是那个泽田纲吉?




正在此刻对方终于发现了他。
“Xanxus。”
没有经过犹豫,泽田纲吉轻快地唤了他的名字。异于最初那种日本口音浓重的意大利语,他现在的发音非常漂亮,就像一个地道的西西里人。
当然Xanxus不可能视而不见。至少他确信两个人的目光相撞,而他并不期望对方以为他不敢应对。
他迟疑了一下,张口。气息倾吐的瞬间舌尖弹跳一下,将即将冲出口腔的音节咽了回去,换了一个词。
“垃……泽田纲吉,你在这里做什么。”
“逛街。”
对方很爽快地立刻回答了他,但是他觉得有些奇怪。记忆中的泽田纲吉并不是这样的性格,就算已经有几年未见,倒也不至于变化得如此之大吧。
但对方并未给予他足够的反应时间。
侧头就是一个灿烂的微笑,泽田纲吉拉过他的手臂挽上去,动作流畅得就好像做过了无数遍,那么自然。
“看你好像也是很闲的样子,不如来陪我吧。”
他甚至来不及拒绝就被拉走。




***




这个小镇保留了许多中世纪的古老建筑。沿途可见青石板砌成的道路,青苔爬满了板间的缝隙,连城墙也不放过。红砖上攀附常春藤,将整个视野都点缀成鲜艳的绿。

泽田纲吉拉着他挤进路边的小面包作坊,开开心心捧了两个牛角包出来。
“来,这个是你的。”
他错恗地看着对方把面包塞进他的手里,那食物还带着腾腾的热气。青年首领继续单手挽着这昔日的竞争者,另一只手忙着把面包往嘴里送。
“这里的东西味道倒没多大变化,跟百年……以前一样。”
露出一个顽皮的笑容,这远渡重洋而来的人用一种不符合身份的口气陈述道,带着点沧桑和怀念。
“只可惜到底比不上巴黎。”

Xanxus继续呆滞地看着泽田纲吉。他并非反应迟缓的人,只是眼前这青年的言行举止实在与以往相差太大,他无法不怀疑。
“你——”
“啊,我想到了一个好地方!”
质问还没完整地跳出口,他便被青年一把拉起朝前跑去。话语被打断的他意识到貌似正处于兴奋状态的对方不可能搭理自己,便也只好加快脚步以跟上那人的速度。

跑了几步他想起手上的面包,觉得拿着个牛角包奔跑的形象实在蠢到不行。于是他扬起手,犹豫了片刻,选择把食物塞进了嘴里。
鲜奶油和焦脆的表皮,他不得不说味道还真是不错。




他们在阴暗的小巷里穿梭,泽田纲吉仿佛对这地形异常熟悉,脚步没有一点滞留。
Xanxus跟着他,心里的疑云渐渐扩大。他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日本青年居然有空闲来熟悉西西里岛的大街小巷了,报告中明明指出这人成天被公务压得脱不开身。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似乎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Xanxus发现泽田纲吉在凝视一个古老破旧的小店面。
原本仿佛是镀银的招牌早已因为风吹日晒脱了色,露出里面的红铜来。
这青年松开了Xanxus的手,推开门。檐上风铃清脆作响。


他们看见柜台,各种各样精致的艺术品,年迈的老人就着老式电灯拿小刀细细打磨手上的物品。
“没想到居然还在……”
他听见了身边人轻声的呢喃。
他只觉得越发不能理解。


他见泽田纲吉走上前去与那老人攀谈,声音轻细,他几乎无法听清楚他们说了些什么,只能捕捉到一些破碎的单词。然后那老人百无聊赖的表情改变了。就算那是张皱纹堆叠得像百年老树皮的面容,Xanxus也能清晰地从中读出惊讶。
他看老人几乎是激动地,絮絮叨叨着走进柜台后的小隔间,不多时捧了个小盒子出来。他眼尖地注意到那上面刻着彭哥列的家徽。
泽田纲吉接过了这盒子。他的脸上浮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
也许是怀念,也许是悲伤,也许是不真实的,难以置信的。那么复杂,以至于Xanxus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去解读。
这真该死!
他讨厌无法掌控的事态。




***




他们走出了这家破旧古老的店面。没几步泽田纲吉就停了下来。
Xanxus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有一个男人从街角处跑来。
难道是终于发现首领失踪的守护者?
他不无恶意地揣测,带上一点自己也不明白的幸灾乐祸。可那男人跑到他面前一把握住了泽田纲吉的肩,大声叫出了一个让他差点下巴脱臼的词。
“父亲大人——!”
而更让他惊讶的是,这男人居然拥有一张与他极为相似的面孔。


刹那间他们陷入了沉默中。
而最先打破这寂静的是泽田纲吉,或者说是这个和泽田纲吉有着相似面容的青年。
这青年伸出手,抚摸着后到的男人的头,用一种温柔而宠溺的声音说。
“好了,孩子。你不是已经找到我了吗?”
那男人没有说话,而是侧身隔开了本来一前一后站立着的两人,带了些警似地防备着Xanxus。
而Xanxus越过男人的肩看向相对矮小的那位,努力控制住自己莫名勃发出的怒气询问道。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假扮泽田纲吉?”

莫非是影武者?那么会是彭哥列本身还是敌对家族培养的?如果是前者,那么也许这次出行不过是一次诱饵行动,但这可能性很小,仅仅是后面这男人的出现就足以推翻;那么若是来源于敌对家族,这目的可就非常微妙了。
他的大脑飞速运转。虽然从来也算不是擅长谋略的人,但总归是在MAFIA中混了这么多年,阴谋什么的,一点也不比别人懂得少。

但那青年回以他一个灿烂的笑,夹带几分不怀好意的戏谑。
“假扮?我可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承认过这个身份。”
他立即哑然,回忆起从见面起到现在的每一句交谈,这青年的确不曾提及任何涉及到自己身份的词汇,最多也不过是,在他误认的时候——
“——没有否决罢了。”
他抬头,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无意识间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那与泽田纲吉极相似的青年上下打量着他,似乎是在思索些什么,末了耸了耸肩。
“比我想象中好,如果不是因为太相似的话,也许我会考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有变更的可能。”
完全是莫名的话语,但这其中却仿佛包含了什么刺激到在场的另一男人的东西。甚至还有某些只能意会的,类似于杀气的情绪,却一闪即逝,像错觉般。只见那男人瞬间刷白了面容,露出几分恐慌来。
“父亲大人!我并不是——”
这话语被瞬间打断了。修长的手指移向街角。
“十世过来了。”




他们的目光都随着这声音转向那手指所指向的地方,并且清晰地分辨出了来人。

是泽田纲吉。Xanxus想。是本尊,这一次。

这青年首领连奔跑的姿势都笨拙,一路踉踉跄跄。
Xanxus忍不住要暗地里嘲讽,又想着该去看那冒牌货的脸色,却在低头的时刻发现,充盈在那人脸上的是比之前更多的柔和与关怀。
他越发感到无法理解,并为这份无法掌控而焦躁。


泽田纲吉几乎是过分慌乱地来到了他们的面前,但看着与自己相似的模样却又无法宣泄怒气。加之一贯温和的个性,到最后也只是用力叹了一口气。
“Giotto,祖父大人,拜托你不要让我操这份无谓的心好不好!并且你一离开就连二世也……”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意识到在自己要找寻的人身后,无疑还有两个高大的身影。
“很好,二世找到你了。那么这位是……X、Xanxus?!”
这一次却是真正的不知所措了。




Xanxus继续让自己的大脑保持高速运转的状态。说真的这大概是这么多年他的头脑负荷最重的一天了,竟然有那么多混乱的事情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他还该死的有兴趣弄清楚。
Giotto。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名字属于彭哥列的创始人,传说中的彭哥列一世。当然不排除重名的可能,只是结合各人的称呼看来,这该死地符合逻辑。
真是没有比这更垃圾的了!



沉默。
尴尬的沉默弥漫在几人身侧。
而泽田纲吉选择了打破这僵局。



“这个,那个,我说,Xanxus……?”
青年首领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家暗杀部队的领队,大概在说谎胡混过去和据实交待之间摇摆不定,目光闪烁。
“我拒绝听取谎言。”
Xanxus凶恶地说道。
“并且就算你不说我也能猜到,虽然这很不可思议。彭哥列的先祖什么时候能自由出现在外界了?”



鼓掌声。
两位现世者把目光移向声源。却是Giotto轻轻拍着手。
“九世的孩子,Xanxus,你比我预料中的聪明很多呢。”
他带着赞赏般的笑容。
“兴许我可以重新考虑对你的判决。”
“只要——”他竖起食指放在唇边,“你能够及时注意到那些事情。要知道比起智商,在我们这世界或许情商更重要。”
两位后辈登时茫然。见Giotto走到他儿子身边,流畅地挽起彭哥列二世的手臂,消失了。




Xanxus盯着那瞬间变得空荡的地方,一会又把视线转移到泽田纲吉身上。
青年首领露出了一个稍微有些困窘的表情。
“对不起,Giotto总是我行我素的。”
“那不是重点!”
他暴躁地说,但看到泽田纲吉像是惊吓般缩起了肩膀,又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怒火。
“我是说——”
他斟酌着语句,但最终发现自己竟然无言可对。便将口头的疑问生生转了个方向。
“我是说——你这垃圾再怎么说也是彭哥列的首领,不带护卫就出门你是嫌命太长了?”
他以为泽田纲吉会恐惧,因为他的凶态;会生气,因为那不敬的称呼,但这青年总能让他意外。他居然笑了。
Xanxus皱起了眉。
“你在笑什么?”
也许是血缘的超直感,也许不过只是经验,总之某种预感告诉他这回答他决不会乐意听见。但这异邦人用那渲染了异国风情的口音缓缓道出。
“Xanxus你原来真是面恶心软。”
刹那间他居然做出了生平最不齿的举动。

他脸红了。







End






Extra








“父亲大人。”
他把下巴搁在所呼唤之人的肩上,感觉到因呼吸而起的轻微抽动。

“怎么了,孩子?”
那是Giotto不变的柔和嗓音。

他伸手,手指在父亲胸前合拢。
一个残留空隙的拥抱。
“父亲大人。”
他没有回答,只是轻声呢喃。孩童般的口吻。像回到了幼年时期。
“父亲大人。”
他的手臂渐渐收拢,将空气从两人之间挤去,最终勾勒出一个紧密、不留缝隙、却也毫无压力的怀抱。
“父亲大人。不要离开。”

Giotto微微笑了起来,伸出手,示意他将这一直被握在掌中的木盒打开。
深蓝色。柔软的丝绒。
那天鹅绒上嵌着两枚朴素的银戒。乍见似乎毫无装饰,然细看却发现内环刻着简单的字母。
他仔细端详。一个是「Giotto」,另一个却是——
他的名字。

他竟禁不住想要哭泣。





Fin.

 







Extra是补充的21结局。这个相对于前面那对明朗很多吧=v=

稍微一点解释,关于最后的指环。意大利似乎有把恋人名字刻在指环内侧的习俗。
道听途说,不过很喜欢就拿来用了。




持续游戏……+问卷 | HOME | Fragments3

COMMENT

興奮得無法言語的飛撲過來抱一下!! >///<
認錯人GJ啊呀!!(喂)
我愛X老大的別扭與整個內心的掙扎!=v=
還有完全被G大耍得團團轉與處於狀況外的地方!(拇指(被轟)
(拿著牛角包奔跑那裡想像一下當場笑趴了)
X老大你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 =v=
說到報告,X老大你其實有派人24小時監視著綱吉吧?=v=
那店舖相隔那麼多年仍在也很害呢~~
最後的X27感覺有甜到 =///=
這種隱約的曖昧很萌 v
21的感觸比較大~~~感覺2代苦戀那麼多年(?)終於有得到美好的結果(笑)
指環果然是好物 =v=
於是能夠受到這麼捧的禮物真的很感謝!! =///=
2008/12/15(月) 09:50:30 | URL | 帆 #KXCrZ0i. [ Edit ]
回抱~~亲爱的你喜欢就好啊啊=v=
同样这个妄想当初讨论的时候就很萌!可惜写出来估计没有脑补那么美好,笑~
X老大就是好欺负的代表!(喂)
其实换作纲吉拿着面包跑大概会很可爱,不过X老大嘛=v=
其实X老大是在关心自家的首领有没有吃好睡好所以才派遣了人监视啊(变相承认24小时报告属实=v=)
话说百年老店这种东西应该还是存在的?
X27我萌暧昧=v=
21的话,多少还是希望2代如愿以偿呀=v=
于是真的很高兴帆你喜欢=///=
2008/12/15(月) 21:45:41 | URL | 露 #- [ Edit ]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