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07« 2018/08 »09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5927]足迹

老梗,全部都是老梗的5927……泪流满面。
为什么半年前的俺这么……这么……狗血呢TvT
基本是给松茸的5927废稿……全都是老梗的东西我拿不出手啊啊啊啊OTZ


 


[家教/5927]足迹






那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空白的沙地上踩下斑驳的痕迹。
回忆永存。





※※※




之一 呼唤





在碰到泽田纲吉以前狱寺隼人幻想过很多有关彭哥列十代目的种种。从发色到瞳色到身高到体形,他在自己心目中勾勒出一个完整的形象。那该是一位多么有气质多么强大的人。
可是看到对方的时候他的妄想噼里啪啦碎了一地,在灰白的地面上晶莹地闪烁,斑驳不堪。
无法拼凑。
他想不起之前的自己以为的是怎样,在这之后彭哥列十代目由抽象的名词转化为实体。
独一无二。
小小的个子大大的眼睛,栗色的头发褐色的眼眸。微笑起来如同春日的阳光。
他的心脏纠结成紧紧的一团,热度挣破血管在皮肤上蔓延开来。他突然觉得四周变成真空,氧气都被抽尽,让他呼吸困难。
泽、田、纲、吉。
从此这四个字成为他的禁忌,再也无法说出口。


被封印的名字。


如果切换成假名多么容易。

Sa。Wa。Da。Tsu。Na。Yo。Shi。

那一个个轻巧的字体,在他心里始终无法融合为一体。


喉咙干渴,像有火灼烧,声音如鲠凝滞。
一只看不见的手攫获心脏。
只要有那样的念头就会收束。
拳头大小的器官紧缩再紧缩。
会破裂的。

他对那位少年的尊敬满溢,仿佛直呼其名都变作了亵渎。




可是他不能否认自己曾经有一点嫉妒。
身边的人都亲昵地呼唤少年的名字,惟有他称呼十代目仿佛疏远。
身处大气圈以外。



他为此创造了G文字,用除了自己无人能解的符号描绘出来。
动物的头像或者花,龇牙咧嘴或者平和淡定。

Sawada Tsunayoshi。

惟有凭借如此方法他才能将那所有衔接。
然而他仍然无法呼唤。
无论是泽田,纲吉,或者纲。
他只能捂住自己的胸口。不停呼喊。
十代目。十代目。



可是泽田纲吉对他说。
狱寺君,请呼唤我的名字。请叫我Tsuna。
我们是朋友啊。不是上下属。



曾经的曾经,少年在板上用粉笔描绘他的名字。狱寺隼人。
汉字歪歪扭扭。其实泽田纲吉的字一直称不上好看。
可是少年笑着对他说。
你看,狱寺君。我们是朋友。

他只以朋友的身份被认可。



泽田纲吉从来拒绝承认彭哥列十代目的身份。
狱寺隼人不是不知道对方其实只想要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生。
没有手党。没有战斗。没有伤害。每天慌慌张张跑去上学与喜欢的女孩子擦肩而过还被人叫做废柴的日子,他知道那个少年多么怀念。
可是他装作不明白。
如果不存在这样的身份,如果少年不是彭哥列十代目。
那么所有的一切都未曾发生。
他无法想象未曾相遇以前,过往都化作泡沫,不愿回忆的事情被丢弃到焚化炉里烧尽。从此以后他的世界只剩下一个人。
他无法去揣测割断了这根纽带之后的彼此。


如果这样他还有什么理由。
无法呼唤名字的也许只有他。
因此他坚持。
惟有这样的称呼才能宣泄他心中情感。



狱寺隼人对泽田纲吉请求。
请允许我呼唤您十代目。
在众人都亲昵地称呼纲吉为Tsuna的时候惟有他一人恪守陈规。
可是狱寺隼人心底微微泛滥温暖涟漪。
十代目。十代目。
这是独属于他的称呼。






之二 无法抑制的思念






空旷的风,从半开的窗户缝隙里呼啸而来。他银灰色的头发被吹起,过长的刘海掠过眼睛。
单手撑着下巴,狱寺隼人把头转向右侧。
讲台上老师的声音被抽空,他的四周只能听见幻觉一样的声音。淡淡的呼吸。
落在视野里的是少年蓬松的头发。
泽田纲吉趴在桌子上沉沉地睡,和风吹拂他的发稍,有尖角调皮地晃动。他突然觉得自己开始嫉妒坐在纲吉身边的人。为什么他这个左右手却偏要跟十代目相隔那么远。
他想待在他的身边。
从那个角度一定能够清晰地看见十代目的睡颜。那细密的眼睫在他的脸上会落下小扇子一样的阴影。说不定还有淡淡的笑。
如果那样这无聊的课堂也会变得美好如天堂。



其实在他看来中学的课程都很无趣,简简单单的公式罗列起来没有丝毫挑战性。这个孩子对数学的敏感性其实多么强。曾经他的世界里只有钢琴和数字。然而他拒绝了成为数学家的前途并因为拥有相同血脉的姐姐而对钢琴产生阴影。
单纯的他时常无法理解为什么泽田纲吉的成绩总在及格线上飘摇不定,明明他的首领有时候敏锐得让人无法相信。又或者他盲目地相信他的十代目一切都能做到最好,每天每天这么认为到最后妄想就变为现实。
他以为。




可是至少在学校期间泽田纲吉永远是根废柴,成绩不行体育也糟糕。
上体育课的时候两人一组进行传球联系。
组合毫无疑问无需置疑。狱寺隼人不会让泽田纲吉在他近身五十米半径之内有任何其他选择。就连那个棒球混蛋也插不进来。
可是他过于激动又或者过于信任对方的能力,一球过去少年很丢脸地被砸晕了。
他目瞪口呆连忙跑过去叠声问。
“十代目,十代目你怎么了!”
当然已经昏迷过去的对方无法回应他。


课程短暂地中止。
体育老师一声令下,狱寺隼人虽然从不听从老师吩咐不过更加不愿意把十代目交托给其他人。于是诚惶诚恐地接下了背十代目去保健室的任务。
背上好热好热,隔着衣料都感觉到少年的体温,让他心率失调。


开什么玩笑,这样子就失控了自己怎么称得上是个合格的左右手。
他暗暗骂着自己,却无法抑制地觉得幸福。
短袖无法覆盖的光洁手臂碰触到他颈部的皮肤,让他觉得这一瞬间死了也值得。



为了不干扰到十代目的安稳睡眠,小小一段路程他花了半个小时。
看到保健室的门牌他竟觉得失落,然后这份失落很快在看到夏马鲁之后变成了怒火。
“你这个色狼给我放开你在十代目身上乱摸的手!”
白大褂的颓废青年举起双手作投降状连声叹气:“好好,我放开。问题是你不是他把背到保健室来让我治病的么?”
当然狡猾的成年人刻意未提起自己从不医治男人。而狱寺一时也忘记了。
于是他窘迫了。
其实也没经过大脑,只是一看到对方把手放在纲吉身上他就觉得火气上涨,言语未经思索便倾吐。
青年看着他,摸了摸满是胡渣的下巴,意味深长地来了一声绵延不绝的“哦~~~”。


原来如此。多么一目了然。




当一切繁华喧嚣都散去。
夏马鲁说是要找美丽的姐姐畅谈人生问题,于是出门去不务正业。偌大的保健室就只剩了两个人。
他。他的十代目。
狱寺隼人坐在床边凝视泽田纲吉安静的睡颜。
夏日的凉风习习地吹,白色的窗帘翻折,仿佛少女华美的白纱裙。
世界空荡得仿佛只属于他们两人。



他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熟睡中的十代目。
好想一直这样看到永远。
手指伸出去碰触到少年柔软的发尖,触电般地缩回来。


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趁人之危根本不配冠以左右手的名号。


可是啊。
他捂着脸觉得眼眶发热。
十代目。十代目。
我可不可以一直在你身边。
请把您右手的位置留给我。
无论何时。






之三 第三者






他们在一起最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一起补习。当然每次都会额外携带棒球混蛋一只。

狱寺隼人总是被看起来老好人的山本武气得跳脚然后看到十代目一脸的担忧。他常想如果有一天这人消失在眼前该不知道有多么快活,可是某一天山本因为社团活动留校只剩他跟十代目走在一起他突然发现那个混蛋的存在必不可缺。
当然不是因为其他。他只是发现那个人在的时候他才能正常的行动。用暴力和怒气把所有多余的未知的情感压在深处才能表现一如往常。

如果只有他们两个人。
如果独处。

他觉得大脑皮层不再工作,自己没有办法控制住神经脉络,一切都变得无比艰难。
包括呼吸包括说话包括走动。
包括把目光从他的十代目身上移开。
视线凝结成一个点。落在少年柔软的发上然后下移下移。抚摸过浅褐的眼睛柔和的轮廓停止在纤细的锁骨上。
身高差导致他无可避免地看到少年宽松的领口下珍珠白的肌肤。

狱寺隼人捂住脸皮下毛细血管充血。他觉得自己的鼻黏膜无比脆弱。再加上少年仰起头担忧地问一句。
“你怎么了,狱寺君?”
某些不可说的欲望汹涌。
他觉得自己真是罪恶。


为什么总有亵渎的想法。





他们常常一起在天台吃午饭。

有时候十代目的便当盒会出人意料的被改装成武器,盖子一打开就有偶然路过的乌鸦可怜地被毒晕栽地。仔细一看乍见精美的食物上面可爱的小虫扭来扭去,用对其来说大概也许称得上是大大的眼睛瞪着即将食用者作娇羞状说来呀来呀吃我吧。
当然事实上没人敢碰。毒蝎子碧洋的剧毒烹饪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消受的美味,而纲吉也没有时时都被死气弹打中的觉悟。
每当这时他总是抢着把自己的面包送给纲吉。也许是气势太过十足反而每次都让少年变得紧张。然后山本充当和事佬,把自己的寿司便当也递过来,到最后就变成了三人野餐。



说不嫉妒那是不可能的。

狱寺隼人总是全心全力为泽田纲吉着想,然而好意过了头便成了压力。其实他仅仅只是不善于表达。他用他的整个身心整个灵魂爱戴他的十代目,然而收到的成效微乎其微。
十代目从不在需要人帮助的时候想起他。十代目每次看到他都会紧张到手脚僵硬。十代目每日必提的“今天的狱寺君”其实是惊悚恐怖片。
这一切他都知道。并将之看作通往十代目左右手之路必经的考验。
只是每次看到十代目对着山本露出感激庆幸的笑容他无法不觉得纠结。
他的十代目。为什么信赖那个棒球混蛋比他更多。





之四 Piano






钢琴。
他曾经可以那样安静地坐在色钢琴面前整整一天,
手底拂过质白章。
惟有他记得母亲的忌日愿意为她演奏安魂曲来祭奠。
空空荡荡的琴室,只有琴声袅袅如烟。

这是他对母亲唯一的思念寄托。



可是自从6岁以后钢琴就跟姐姐这个名词一起化作恐惧的概念。
虽然还达不到一看见就腹痛的程度但也基本不愿再去碰触。
音乐课他基本采取逃避态度,偶尔追着十代目来到音乐教室他也坐到角落。老师在台上讲他在台下戴着耳麦玩着手机昏昏欲睡。
哔—哔—
短促清晰的电子音,屏幕渐渐被粉红色的泡泡覆盖。
GAME OVER。
他小小“切”了一声,任由悲伤的结束音把他整个耳膜充满。




可是有一次泽田纲吉好奇地问他。

“狱寺君你会弹钢琴吧,能让我听听吗?”


少年浅褐的眼睛里闪烁期盼的光芒,他发觉拒绝的话语怎样也无法顺利吐出。声带在抗议他的残忍,他的心他的灵魂都不允去他破坏十代目难得对他作出的请求。

“如您所愿。”
他僵硬着身体去碰触琴键换来敏锐的对方的担忧。
“狱、狱寺君,可以不用勉强的啊……”

可是这是为了他的十代目。
为了十代目他连性命都可以置之不顾,这一点点畏惧算得上什么。



指尖碰触到冰冷的键面他突然找回了宁静。
他曾经那么那么地喜爱音符和数字,在那其中他寄托了所有。
手抬起,再落下,划出最优美的下滑。
完成最复杂的跳跃,最微妙的振颤,最华丽的装饰音。
他从来都可以将这一切做到完美无缺。听过他演奏的人都毫无疑问将其称之为天才。
可是他想要的并不是这些。



挥开不必要的思绪,他的手指按上了琴键。
弹的是一曲小调,的多白的少。并不复杂也不华丽。
他厌倦了过多的技巧。虽然想将最完美的一面呈现在十代目面前,可是看着少年温润的笑脸他却只能想起那一曲小调。曾经带给他多少欢乐和笑声。
子守歌。不过一曲子守歌。
他的母亲,教给他的第一支曲目。




轻如弦羽的乐音,悠悠飘扬缓缓散开。
泽田纲吉趴在椅子的后背上,把下巴埋进手臂里。
轻轻哼起相同曲调。


最后一个琴键敲下。
余音袅袅,久久不绝。


泽田纲吉凝视着他展开笑容,大大的眼睛慢慢弯成月牙。
他对他说。
“狱寺君,谢谢你。”
“其实我不太懂音乐啦,不过我很喜欢刚刚那首曲子……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其实我还以为会听到很前卫另类的东西……啊,我乱说的,狱寺君你不要介意。”



琐碎的言语。可是不是浮夸毫无疑义的空洞赞美。
他觉得自己的胸腔被什么东西溢满。眼眶微微发红。



然而他什么都说不出口。
除了单纯的呼唤。
十代目。十代目。


他觉得自己大概就快要哭出来了。
然而泽田纲吉抱着他的头,笨拙却温柔地安慰他。



这一刻他们的心离得最近。






之五 于他






对于泽田纲吉来说,狱寺隼人是怎样的存在。
也许不同时期可以得到不同的答案。



忠实于自己心情的人总可以把言语说得字正腔圆掷地有声。
就好像狱寺隼人对十代目的爱戴。
就好像泽田纲吉对自称他左右手的银灰发少年的认可。



“狱寺君是我的朋友。”
“作为朋友,也许我真的是不希望他离开。就算那是为他好。”

那一刻寻找失落的打火机而折返泽田宅的狱寺隼人泪流满面。



“我们还要一起打雪仗,一起看烟火,你以为我们是为了什么才战斗至今!”
“如果你不在了,就算胜利也没有任何意义!”

一瞬间他任由贝尔菲戈尔从自己脖子上扯下了半枚彭哥列岚戒。



他从来不曾奢望更多。
可是少年回馈他的,永远都比他期待的更让他满足。




他至始至终记得,有那样一个晚上。
批阅文件途中抵抗不住睡魔的召唤倒了下去。
在意识半清醒的时分,他感觉到有人将毛毯披在自己肩上。
然后是那铭刻在灵魂深处的声音。
“Buona notta。”
伴随着一个落在额头的吻。
比梦境更加美好。




“狱寺君,今后也请你多多指教了。”

在彭哥列十代目的继承仪式上,少年在授予他们正式的守护者职位的时刻,伏在他耳畔轻轻地说。
而他回以印在大空指环上的一吻。
长久。






※※※





时光洪流。
他们一起走过这些岁月。


这是他们留下的足迹。
时光荏苒。
白驹过隙。
再也回不到以前。


可是如今他依旧能够对那个人温柔微笑,呼唤一声一直以来未曾变更的称呼。
十代目。
他的十代目。


而对方在前面回头,给予他一个永恒不变的温柔微笑。


生命重叠。
他们一生都被看不见的线所繁系。
永不分离。









Fin.




仙剑4 | HOME | DDFF~~~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