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07« 2018/08 »09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霄青]剑

其实我标题多么想写成世界竟然如此神奇<<喂!
话说最初我本来是有打算写周年纪念的,可是到头来竟然还是年前被MV触动才开始动笔。
虽然一动笔就开虐的我实在……扶额。

太久没有写古风的文字了,很不习惯,剧情也因为游戏忘得七七八八了导致很微妙,就连天青的形象,也不太像我记忆里的那个了……我果然还是很失败吧OTZ



[霄青]剑








是上好的桃花木。
轻巧,且散发着香气。
云天青坐在床沿,拣一柄小刀细细打磨,木屑纷飞。
纹理是细密的,年轮的痕迹犹存。
心情好的时候,在上面雕刻些不知名的花纹,线条蜿蜒缠绕,倒也煞是好看。


小小的孩子趴在他背上,越过他的肩看着他手中的工作,声音腻软得像刚捣好的年糕。
“爹,孩儿的剑还没做好吗?”

他垂了眼,眉目间全是柔和的宠溺,却清浅得恰好不足以让还年少又迟钝的儿子发现。
“就快好了。你要是有这催促的时间,还不如拿你那小木棍再去挥它三百下。”

“我再挥三百下剑就可以做好了吗?”
孩子跳下床来,几步跳到他面前,用亮晶晶的眼神盯他,一脸的期待。

他失笑,伸出手弹了弹孩子那光洁的额头。
“傻小子,问这么多干什么,还不快去。”


孩子吃痛般捂住额头,但也不敢真和自己的父亲计较,便扁了扁嘴,乖巧地出了门去。


喀哒。关门声。
他停了手中的工作,望着那半掩的门,不知为何竟有些伤怀起来。
他举起了手中的木条,其实那剑已经初现轮廓。狭长的剑身,因为是给孩子用的,也没怎么刻意将其削得锋利,但刃面依旧略显轻薄,柄部花纹繁复。
其实是多么熟悉的轮廓。
像是夙玉的望舒。却,更像是……那个人的羲和。



***



那个人。
虽然再也不曾直呼那名字,可昔日种种,依旧铭刻在心,难以忘却。
毕竟是根深蒂固的东西,也怪不得永魇总说他是个痴人。


他还记得他第一次看见羲和望舒的时候。
那次他的师傅将他们带至剑阁,指着高悬在供奉坛上方的双剑对他们说,倘若你们其中一位找到了合适的伙伴,加之功力足够,便来双修吧。

他那时觉得好奇,便兴致勃勃地提起问题来。
“假若我跟师兄找到的是同样的人呢?那师傅你们又该如何作出公平的选择?”

太清真人白了他一眼,像是不理解这年纪轻轻的弟子怎么总有些乱七八糟的疑问,却还是仔细地解释道。
“你二人一是至阳之体,一是至阴之体,怎可能遭遇到雷同的情况。”

“咦?”
他挑了眉,几分戏谑几分认真。
“那我跟师兄不恰好正是一对?”

却换来年长者然拂袖。
“荒唐,同为男子怎能双修,这可没有先例。”


他当时耸了耸肩不以为然,却不知自己竟真正猜中了日后的际遇。惟有结局,终是他无法掌控之事。



***



杳杳灵凤,绵绵长归。悠悠我思,永与愿违。万劫无期,何时来飞?


凤凰花花开一季,醉花荫遍是殷红,煞是好看。
他一个人坐在山涧,听涧中回响女子柔美的音色。又见凤凰花纷落如雪,他的师兄与师妹站在万花丛中,竟如画卷一般美好。
宿命般的劫数啊,他以为。


眼见玄霄携了夙玉来到他面前,各执一柄灵剑,他莞尔一笑,道。
“师兄你终是处处领先于我。”
玄霄不曾作答,夙玉却行了一礼,秀美的容颜上全是歉意。
“天青师兄,抱歉。”


他有一瞬间的怔然。
那少女的眼神竟似看进他灵魂深处,血淋淋地挖掘出某些事实来。
他却不会让自己的情绪这般外露,因而轻佻地微笑起来。
“夙玉师妹,却是你多虑了。”



其实他跟夙玉,才是最懂得对方的人。
从而最后才会在一起,不过互舔伤口而已。



***



手中小刀依旧缓慢地打磨着那木材。
此刻孩子推了门进来,欢快地扑向了他。
“爹,孩儿练完了。”

他笑起来,将手中木剑递过。
孩子兴致勃勃地道。
“爹,这剑好漂亮!”

他却揉了揉孩子的头。
“这只是剑,而已。”



***



不过是剑。
是啊,就算是天生一对的羲和与望舒,到头来不终究有分离的一天?
当年的自己,为何堪不透,竟会为此而惋惜。


人欲去,不堪留,别绪离愁在心头。回梦旧时人不见,落花流水总悠悠。


就算最后望舒落入他手,可再也没有了羲和与之一同起舞。
斯人已逝。






Fin.

 





稍微还是有点私设的部分,不过大概不会被注意到,笑~
永魇虽然是自家虚构的孩子,可是……还是喜欢,对吧XD
如果有空就把青云继续写下去吧。

总想着其实某个角度来说,我更偏爱夙玉些。
比起霄青,很多时候我更希望天青跟夙玉在一起。
倒不是改了性了就此重拾BG,只不过对我来说,那样的话,天青会自在许多吧。如果他生命里不曾有玄霄的存在,会不会,或者说其实我以为会,快乐很多。

稍微回归 | HOME | 仙剑4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