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07« 2018/08 »09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1]Child

修改并且加完毕~其实雾空的味道还是很重啊远目……果然因为最近我对骸的爱越发多起来了么?
其实想写的是,雾眼中的21,嗯,还是偷懒没取名字。
又,其实我文艺古风腔发作了囧。

于是我又用了你的题目亲爱的帆=////=(捂脸)
(为啥俺自己的题元总是被遗忘呢囧)

 

[家教/2x1]Child








“你会死在那孩子手里。”


他觉得这么严肃的话语该在个符合情调的地方说出。比如说是点燃一支牛油蜡烛,看昏黄的烛光摇曳。又或者边角置放古铜香炉,暖白烟雾袅袅如同丝绒般的云。至少也应该有个美丽的紫水晶球,被银色的支架托着,散发柔和的光芒。

可事实是他坐在家族大宅的庭院里,被家族里那个最爱装神弄鬼的孩子一手拉住深的披风,还可见对方一脸的轻佻顽劣。彼时艳阳高照,光线澄,那孩子残存一脸的稚气,就算故作深沉也显得突兀,更何况一双天生的桃花眼眼波流转,无论怎么去看也不见得正经。


“你倒是喜欢戏弄我。”

他回了少年年纪的孩子一个清浅的微笑,像春日里的夕阳,轻寒斜峭,却留半抹温暖在唇角。

“你说那孩子。”

他修长的手指指向半空,斜斜地对准遥远的窗,指尖透着光。

“可那孩子不过初生,能对我造成什么威胁?”


“你就是这点不好,太自信。”少年跳到他身边坐下,“那可是你的儿子,你将来的继承人,有什么不可能的。”

但他揉了揉孩子的头发,仅是漫不经心地说道。

“可不是还有你保护我么?我的雾之守护者。”




***




将来被称为彭哥列二世的男人,从出生开始最讨厌的人就是家族中的雾之守护者。嬉皮笑脸不说,还总是抢夺他喜爱的东西。天知道跟一个孩童争执有多么愚蠢,可是对方偏生乐此不疲。


“我憎恨你。”

用手指戳着孩童柔嫩的皮肤,还是个少年的彭哥列雾之守护者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说出来的话却低柔且阴沉。

“你总是会夺去的,我最在乎的那东西。”


他的指尖刺进孩童的肉里,幻想有尖刺从指甲延伸而出,穿透皮层进入血肉,甚至贯穿头颅,淡黄色的脑浆喷溅出来,多么美。



“你们感情倒是不错。”

有声音从背后传来,清朗如同冰块撞击。少年回过头,见金发的青年将色的披风扔上沙发,带着柔软的笑意走来。


“Giotto。”

他立即收回「不小心」放纵的幻觉能力,然后彰显出还属于孩子的天真,无比纯粹的单纯无辜。Giotto了然地看了他一眼,他也回以毫不心虚的正直眼神。反倒是之前一直费力瞪着他的孩童,年幼的彭哥列二世,此刻收回了视线,蹒跚着脚步朝其亲父走了过去。

“父亲大人……”

口齿不清奶味十足的幼童嗓音,立刻就撩动了彭哥列初代目心里某处柔软的地方,像羽毛一样轻轻拂过,父爱几乎是瞬间涌上。
Giotto半蹲下来将孩子抱在怀里,孩童软乎乎的小手揪紧他的衣领,在父亲怀里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然后居高临下地看了雾守一眼。

少年发誓自己收到了一个来自懵懂孩童的挑衅眼神。




***




幼年时期,孩童总是一味依赖第一眼见到的人,是谓雏鸟效应。
等到成长为少年,自我独立意识强,加之见识逐渐开阔,从而对开始长辈表示不认可,是谓叛逆心理。

很多时候,身处叛逆期的人们总是不会意识到自己真正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




此刻是夜明星稀的良宵,天空仿佛上好的蓝丝绒,星辰为碎钻。
他一人坐在竹木的廊上,披一件灰蓝的小袖,绣满了素雅的花纹。
天阶夜色凉如水。

他拿起精致的羊脂玉瓶,稳稳地斟了两杯。清亮的酒液落入玉制的杯里,映着月色散发出柔和的琥珀光芒。

“来,陪我喝一杯。”


背后响起拉门声,从和室里走出来的是面容凶恶的少年。服饰是一色的深,半份装饰也没有。
少年走到他身旁坐下,取过一只小杯。一仰头,就将酒液囫囵吞了进去。

“暴殄天物。”

他眯起眼来笑了笑,拿起剩下的那杯浅浅啜了一口。

“你这样可是没法品尝出其中美味的。”

“我不在乎。”

听到这样的回答,他惋惜似的叹了一口气。

“真不可爱,小时候成天黏着我的孩子到哪里去了?”

“父亲大人,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少年生硬地说。

“我只知道您在日本度假的这段时间,意大利的本部遭到了袭击。”


“那有什么关系。”

他又喝了口酒,举止轻描淡写。

“雾会处理好的。”



“……”

少年骤然陷入了沉默。他的眼神清亮,眼底却有火在烧。




***




“他真的迟早会毁了你。”

依旧是同样的场景,夜晚的月光像是落英,在男人的发和肩头堆积银白色的花瓣。
彭哥列的雾之守护者看着他的上司始终一副慵懒的模样,修长白皙的手指与羊脂玉瓶交相辉映。


“然而那又怎样呢?”

彭哥列初代目拈起酒杯,表情是万年不变的波澜不惊。

“我所选择的,我自己来承受。”




***




当自己的主张无法被认可的时候,没有力量的人选择隐忍沉默,有力量的人则付诸暴力。

少年时期,理智总容易被血气盖过。
正所谓血气方刚的年纪。




***




他不是不知道眼皮下那一场悄无声息的暴动。

新生代虽是听着他的传说长大,但太久未曾出手的他锋芒早已被他的儿子掩盖。只是除了雾,再没有人明白这正是他想要的。

彭哥列不能总局限于过去的荣光,它需要崭新的力量。




“可这都是借口。你太纵容那孩子了,迟早会真的死在他手上。”

雾在雨里看他,冰冷的水浇了他一头一身。
Giotto只是笑。

彼时他站在青石板的路上,雨水在他的足前绽放成花。
雾总会觉得奇怪,眼前的男人明明是异国的血统,可竟出奇地适合东方的古典。
此刻那人一袭剪裁得体的小袖,踩着木屐,撑一柄六十四骨的油纸伞,淅淅沥沥的雨下起来,整个人就仿佛融进雨里,与周遭一同构成幅写意挥洒的水墨。

“可是他是我的孩子。早在那么久以前,我就决定了。”




他总是漫不经心,仿佛万事都不曾被放在心上。
可那天他见到他的孩子开始,他就知道有什么必须被改变了。

那个小小的粉团团的年糕似的孩子,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抓住他的手指放在嘴里咬,咯咯地笑个不停。牙牙学语的时候,发出的第一个音节类似于PAPA。

一见钟情是太愚蠢的笑话。
他不过是,被自己的血缘触动了内心的某处柔软。

他知道,自己想要这个孩子得到最好的。




“他来了。”

雾挖苦地说。

“这下可好,你最终的目的也要实现了。”


Giotto闻言狡黠地眨了眨眼。

“你知道我从来都喜欢算计。”




***




传说中,彭哥列初代是因为恐惧二代的愤怒之炎打破其最强的神话才逃往日本。
但在被淹没的历史之中,他们的确曾经对决过。
除了当事人们以外,仍有第三个目击者。那就是雾。


没有人会妄加谈论那场战斗,可惟有雾清晰地见证了零地点突破是以怎样的姿态第一次降临人间。


轻而且薄,异于自然中存在的物质包裹住彭哥列二世的身体,仿佛绽开冰棱的鲜花,张扬而艳丽。
少年眼中如同火焰在烧,愤怒得无可抑制。但Giotto撩开少年的前发,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极淡的亲吻。


“Addio,mio figlio。”
(“Goodbye,my child。”)


他露出一个清浅的微笑,像春日里的夕阳,轻寒斜峭,却留半抹温暖在唇角。

“你会得到的。你所渴望的一切。”




但当他真的离开之后,雾却见到了,那孩子的眼中,竟生生地流出了血。





***




逆反期的少年们,并非当真妄图夺取自己人生的支配权。很多时候他们只不过是,想要被在乎的人们认可罢了。




***




Child。
不过是天真的代名词。
  







Fin.









各种意义上来说,我写雾跟二代的相处写得很欢乐。
开始想写留言不过还是留到稍晚一些吧……现在没时间了。

微妙的事比起昨天放出的那部分(至少有一点)欢乐的感觉来说,完整版稍微有点虐吧……?
其实想写的还是很简单,二代是个认不清自己感情的笨蛋呀=v=
(话说我的私心是雾跟著Giotto去了日本耶……2代我好像真有点对不起你?<<被烧)
  
又,其实我发现自己爱情戏份无能了囧……

游戏动画一直线XD | HOME | 历代首领21问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