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09« 2018/10 »11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4827]Tempo

之前月光的4827本中收录的一篇。
大约算是很可爱的文,闲话(如果有的话)明日补上。

 


[4827]Tempo


 

 

“这就是传说中的十年火箭筒?”

拎起正在到处乱跑的穿着乳白色斑点小牛装的孩子从其蓬松的头发里面摸出紫红色的金属筒状物,斯帕纳咬着棒棒糖饶有兴趣地提问。

新上任不久的彭哥列十代目从壮观的公文山里面抬起头来,看着同样是闪亮闪亮新人一枚的技术顾问,颇有几分欲哭无泪。

“斯帕纳君你可不可以不要跟我说话,五点之前没批阅完这堆文件的话里包恩会杀了我的。”

“其实我只是来请求一个许可的。”斯帕纳说,“让我把它拆了吧。”

“随便你只要不来打搅我……”泽田纲吉有气无力地拿钢笔在文件上画了一个圈,蓦然笔尖一顿,红色的墨渍在纸张上晕染开来,“慢着,你说要拆了什么?”

“十年火箭筒啊~”

纲吉听见青年懒洋洋地回答,抬眼却见其已经拿出随身携带的扳手开始在筒身上敲敲打打。被遗忘在地面上的蓝波跳起来想要夺回自己的武器,但是碍于身高问题每每失之交臂。

“要、忍、耐……”

孩子眼眶里面有水珠转来转去,眼见就要有发展成洪流的趋势。纲吉几乎可以预见他哭起来的气势,绝对惊天地泣鬼神,那样的话他想要安静工作的愿望大概就会彻底成为泡影。

权衡了片刻,他叹了口气站起身朝两人走来。先是把蓝波抱进怀里安抚。毕竟还是个小不点,说两句好话就缓过了情绪。然后拍拍孩子的头,从口袋里面摸出必备物品之一的糖果安慰他。哄得蓝波喜笑颜开之后他让孩子先出去,并且承诺一定会为他要回火箭筒之后回转身来面对斯帕纳。

“啊,那个我也要。”

青年反而先发制人,把在口中含化了的糖果的柄部朝垃圾篓一丢,伸出手来讨要。

“刚刚你给那小孩子的糖果。我看到了,是我喜欢的味道。”

说了半天你就只注意到这个?一点反省的自觉都没有?

纲吉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在心底吐槽。



从口袋里再度摸出糖果好脾气地递过去。泽田纲吉指指十年火箭筒。

“斯帕纳,你不觉得抢小孩子的东西很过分?”

青年单手接过,用牙齿咬开包装后塞进嘴里,含含糊糊地回答。

“可是我很好奇啊。”

拎起来用扳手戳戳筒面。青年满脸无辜貌。

“你看,这么小的筒身是怎么把一个人塞进去的呢?又不是很有延展性的金属。而且……”

举起来朝里面望。

“看起来是空心的,到底是哪个部位能够连接时间呢?”

摸了摸边上。

“这里是开关吧,又是如何运作的呢?”

“不要说了。总之快点把东西还给蓝波。”

泽田纲吉双掌合十作请求状,内心哭泣。

拜托不要把这些我纳闷了很久的问题都提出来呀那样子我会立场不坚定的TAT



“……不要。”

收回手继续开始在火箭筒上敲敲打打。

泽田纲吉有一点无奈,正考虑着还要用什么理由劝解,不经意间却看见斯帕纳背后的和巨大座钟,短针越过数字Ⅳ而长针指向数字Ⅺ。

四时五十五分。

离里包恩限定的时间仅有五分钟。而他桌上的文件……

转头。堆叠如山。

会死人的!



再也顾不上十年火箭筒的事情了,纲吉连忙走回办公桌前。

比起蓝波的哭闹还是里包恩的子弹杀伤力更大。

反正斯帕纳也不是将尼二,这东西暂时寄放在他那里也没问题吧……

他这么安慰自己。



但是他似乎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

耳畔不断传来的嗒嗒声严重干扰着他的思绪。

“斯帕纳……我求求你,”他有气无力地瘫进文件山里,“你要拆掉十年火箭筒或者其它什么都好,回到你的工作室去吧。”

“可是我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啊。”

青年咬着糖果嘴角上扬。

“彭哥列你就帮我来试试效果吧~”



“咦——?!”

还没来得及反应,彭哥列的超直感就向他发来预警。他抬头看见熟悉的紫红色筒状物朝自己飞来,但是没戴X手套没吞下死气丸的他到现在运动神经基本还是跟他没有部下在身边的师兄有得一拼,简单来说就还是废柴一根。于是改造后的十年火箭筒轻轻松松就罩住了他。



“嘭”的一声。

熟悉的粉红色烟雾弥漫。



斯帕纳托着下巴饶有兴趣地期待从烟雾里面走出来的人,如果他的改造没有出错的话……那么也许可以看到很有意思的东西呢~





光影。

七彩斑斓的颜色。

泽田纲吉对这样的光景算不上熟悉但也称不上陌生。毕竟他还是曾经经历过一次。

但是通道突然断裂。他慌慌张张地想抓住什么东西稳住自己的身体。然而四周全都是空气,他挥着手碰不到任何实物。



落地。

粉红色的烟雾散开。

他看见依旧熟悉的人。



斯帕纳手中拿着的棒棒糖掉落在地上。百年难得一见的呆滞。

既然见到的是这样子的斯帕纳,情景也与方才相比没什么变化,那么也许是对方改造失误吧。

他这么想,颇有些好笑地唤了对方的名字。

然而超直感再度向他提出了警告。



奇怪。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视觉偏差。物体和人都比记忆中的高大了些。

声波透过空气折射传进他自己的耳朵。

幼嫩的,柔细的。

他怔然低头,看见摊在眼皮下的手明显属于孩子,短短小小,柔软细嫩。

然后是身体,本来就不高的个子现下被压缩到低于桌面,抬头只越发觉得文件比那喜马拉雅还要高。



“彭哥列……?”

他听见斯帕纳似乎是试探性地叫了他一声。条件反射让他应承了。

然后他见青年大跨步走过来一把将他抱起。他只觉得一股浓郁的机油味钻进鼻子。

“咦,原来彭哥列小时候是这个样子啊,真可爱~”

被抱起后视线与青年平齐,他能看见对方眼里闪动着兴奋的光芒,怎么形容呢?对了,就像新型莫斯卡初次研究成功的时候。

泽田纲吉用手扶住额,感觉头部隐隐作痛。

天哪,这家伙该不会把我当作试验品了吧……再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平静毫无波澜地度过一天啊!好不容易把那群破坏狂们都打发出去了。没想到斯帕纳也……

只有身体变小但是内在还是那个新任彭哥列首领的泽田纲吉开始很慎重地考虑眼前这位技术顾问未来的职位。

然而斯帕纳似乎没有注意到怀中孩子的沉思,他吮着口中糖果思绪飞快地转。半晌后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

“决定了。返回实验室。这样重要的数据可不能遗漏,一定要记载下来。”

言罢他抱着纲吉从衣服里面找出遥控器一样的东西按下按钮,窗外传来发动机的轰鸣。收回遥控器他弯腰捡起十年火箭筒走到窗户边,一台莫斯卡早已在那里待命。

打开机器胸腔的舱门先把纲吉放进去,随后自己也跃入舱内。彭哥列的部下们拐带首领从来都是连招呼也不打一声。纲吉甚至开没来得及抗议莫斯卡就已经起飞。

里包恩马上就要回来了我不想今天晚上迎接魔王的怒气啊TAT

彭哥列十代目揣测起自己的家庭教师可能实施的暴行泪流满面。





拥挤。杂乱。全都是金属。

这是泽田纲吉对斯帕纳的工作室的所有印象。

虽然近来这位技术顾问不知为何迷恋上了日本文化,在他这里还能发现茶包陶土杯之类的古雅物品,但丝毫不能冲淡这个房间的机械味道。

小小的孩子百无聊赖地把螺丝钉抛来抛去。强迫让他抛下公务导致也许即将面对人生最大危机的罪魁祸首反而把他丢在一旁开始噼里啪啦敲动键盘。

“记录。如果是变更了这个零件的话会导致……”

似乎注意到些什么,斯帕纳问。

“彭哥列,你现在还认得我吗?”

“认得。”纲吉没好气地回答,“斯帕纳嘛。”

青年点点头,继续嘀嘀咕咕。

“……导致身体改变但是意识不随着肉体变化转移。暂且推定意识留在原本的时空而身体被分解进行粒子重组……那么就应该变动这个部位……”

“……”

忍不住把手上的螺丝钉朝对方抛去,但是因为还是幼年的身体,力度无论如何也称不上大,沉浸在数据中的某人被砸到了之后也不过发出一句小小的闷哼,连头都没回一下。

“斯帕纳!”

“什么事?”

“五分钟已经过去了。”

“……?”青年表示不能理解,转过头来看向他,“然后呢?”

“按理来说,十年火箭筒的时效应该已经到了吧。为什么我还没能变回去?”

静默片刻,青年以手捶掌,做恍然大悟貌。

“原来还有时间限制啊。记录记录~”

不知道为什么很有手痒的冲动,泽田纲吉眼角一跳,然后悲哀地想起现在的自己根本戴不上X手套,就算吞下死气丸进入小言模式以幼年的体型根本没法对对方施以惩戒吧。



半小时过去,斯帕纳终于停下在键盘上敲击的双手。静了片刻,长臂一揽直接把小小的泽田纲吉搂住。孩子柔软的身体嵌在他怀中不留缝隙。他把头埋在孩子肩膀,还可以嗅到幼儿独有的淡淡奶香。

“之前我一直不能理解,”他突兀地说,“不过现在突然发现,原来小孩子还真的很不错~”

纲吉觉得自己额头上大概有十字路口在跳。从来不崇尚暴力的他开始有这样的认知,自己自从继任彭哥列之后大概总有些激素分泌失调,要不然怎么看到自己的部下第一反应会是想狠狠揍他一拳?

当然以钝感出名的斯帕纳并没有意识到纲吉的不满。





“呐,彭哥列,要不要吃?”

递到孩子眼底的是淡紫色的糖果。虽然本身并不特别喜爱甜食,但是幼儿的天性让纲吉无法拒绝。稍一恍惚身体就顺从本能把糖果抓入手中,胖嘟嘟的手指撕破包装,然后将糖果塞进嘴里。

回过神来懊恼自己的失态,却发现斯帕纳凝视他的模样举动,眉眼间全是跳脱的笑意。



无法真正动怒。

纲吉无可奈何地认识到,他永远都没法真正对他身边的人生气。

尤其是这个人。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叹气。

其他人也就算了,毕竟这么些年一直陪自己走过来。可是眼前这位呢?明明不过是个新人,他为什么还偏偏放不下。

可是他看着斯帕纳孩子一样天真的笑容,却无论如何也很不下心来拒绝。





“彭哥列彭哥列彭哥列。”

青年紧紧搂住他仿佛抱住一个新奇的玩具,迭声的呼唤充满不安定。

而纲吉早已放弃挣扎。以幼儿的体型做什么都是徒劳无功,他这个时候无与伦比地后悔为什么意识没有跟身体一起回到十年前,那样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沦落到现在的境地。

虽然并不是讨厌与人做身体接触,只是被斯帕纳这样子紧紧搂在怀里让他觉得不适应,却又说不出是因为什么。

可是看着对方孩子气的笑脸,他又觉得一切都可以忍耐。



啊啊。

彭哥列十代目在内心悲叹。

自己果然至始至终都没法改掉心软的毛病。





时间流逝。



嘭。

期待已久的粉红色烟雾终于出现。

纲吉在光影中奔走,重力的错落感让他觉得头晕目眩。

然而终于踩到实地的时候他发现原本桎梏住自己身体的手臂依旧没有松开。迎面袭来的仍然是不变的机油味。

但是幼儿跟成人的重心完全不在同一个位置,短促时间内的交换让两个人都没法立即适应这种落差。

简而言之归根为一句话。

重心不稳导致泽田纲吉不可避免地向前扑倒,而与他面对面的斯帕纳则刚巧不幸地成为他的人肉垫子。



CHU~



巧合中的巧合让纲吉吃惊地瞪大眼睛,立刻从对方身上爬起捂住嘴唇只想悲叹。

而斯帕纳在怔住片刻之后,拉开纲吉的手再度凑上去舔了舔。

然后看着石化中的首领调皮地弯起嘴角。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有葡萄的甜味呢~”





Fin.
 



 

[家教/6927+初代雾空]浮生 | HOME | 游戏动画一直线XD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