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04« 2018/05 »06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6927]铅灰色的回忆(阿玖生贺)

祝亲爱的阿玖生日快乐!虽然这份贺礼其实微妙。
文中所写一切全都虚构包括地理人物以及其他,请不要找这个根本忘记查资料的人算账OTZ





[家教/6927]铅灰色的回忆








已经那么多年过去了。
我以为我已经忘记的时候,闭上眼你的模样还是清晰地浮现了出来,就好像昨日才从街道上擦肩而过。




###




从那家店前路过的时候,泽田纲吉听见有人叫他。

其实也不能确定是他,对方只是大声招呼[那个栗子头发的小伙子]。他本来没太在意,可那呼声越发急促,因而他停下来,左右打量,才发现就自己的头发勉强跟那坚果的颜色类似。
他用手指了指自己,意为询问对方要找的是否真是自己,然后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叫住他的是个中年人,也许用大叔来形容不太恰当。那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虽然眼角难掩岁月的痕迹,然轮廓俊朗,可见年轻时候也算是长相出众。

泽田纲吉倒是对他有点印象,记得大约是个花店老板,很久以前见过一面的。跟六道骸一起。



***



那是个忙里偷闲的假日。
他们从伦敦飞到巴黎。天气是晴朗的,阳光洒满大地。随便找了家露天Café,坐在遮阳伞下要了杯冰冻的卡布奇诺。泽田纲吉始终是不太习惯纯品咖啡的苦涩,从而偏好相对香甜一些的花式品种,为此没被里包恩少嘲笑。六道骸却是不甚执着咖啡的品种,惟有对一些磨煮细节会过分挑剔。

沿街看见长相娇俏的卖花少女,推着装饰精致的花车,边缘镶满了红色和粉色的玫瑰。

“先生,要不要买一朵送给情人呢?”

法语曾经被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语言,少女可爱的卷舌音将这单纯的文辞装饰得俏皮。泽田纲吉反映稍微慢了半拍,虽说拉丁语系都有着些共同的特征,可是天性不善学习的他到现在对必须掌握的意大利语和英语之外的语种还是一知半解。
他将听到的每个单词转化成假名重新组合了一遍,然后了然。正要摇头拒绝的时候被六道骸探出的手按住了嘴唇。
那个容颜艳丽的男人露出轻佻的表情,招手示意女孩子过来。待到花车推到他们面前,六道骸粗略地扫视了一遍,继而微笑地询问道。

“这里没有我要的品种,难道没有其它的了吗?”

少女侧过头沉思了一会,很快就露出了甜美的微笑。

“当然还有,不过要麻烦你们走一段路了。”

六道骸轻笑,一把拉起了泽田纲吉。

“能与如此美丽的小姐一路同行可是我们的荣幸。”


女孩子咯咯笑个不停,泽田纲吉却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



“Boy?”

意识被拉回眼前的时候,泽田纲吉才意识到自己又发呆了。这些年他常这样,在空闲的时候,总是容易想起那个人。


***


那时候他们在少女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巨大且品种繁多的花园,在里面见到的,正是眼前的男人。
他隐约还记得六道骸与其商讨了很久。也没怎么偷偷摸摸,只可惜虽然是光明正大的谈话,却碍于两个人的语速够快,导致他一句话也没能听清,隐约倒是能抓住一两个词,可全都是花名或者深奥的术语之类的,也对理解毫无帮助。


***


“对不起。”

他苦笑了下,努力从记忆里翻找出对方的名字。

“奥利维先生,对吧?如果你要找骸的话,他已经不在了。”

稍微有些惊讶,他惊觉自己竟然已经能够如此冷静的说出这个消息来。当初某些激烈的情感现在沉寂下去了,居然仿佛无法回忆。
但对方摆了摆手,用一种很轻快的语气说道。

“不,跟六道先生的交易已经完成了,我找的就是你。”

“我?”

泽田纲吉有些茫然,他找不出除了那年的偶遇之外,自己还能与这个男人有什么交集。
但那人递过来一封信,伴随着一个温柔的笑容。

“这是有人托我转交给你的。”




###




泽田纲吉看着那封信。
木质纹理的信封,封口处别致地贴了小花的标签。还是凤梨花。


当时他几乎是出于无意识的状态下接下了那封信,并且对寄件人的身份有了近似肯定的猜测。
六道骸。
除了这个人他简直无法想象还有谁会这么无聊。
明明……早就已经不在了,为何还要徒留些无用的痕迹。


他有些恐惧,手抖了好几下也没能把信封打开。只是这几下颠簸,封口的标签被震脱了,边缘就这样翘起,隐约可见里面淡色的信纸。
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内心禁不住有些苦笑,倘若他的家庭教师看见他这副窝囊模样,只怕枪支立即就拔了出来吧。

信纸摸起来手感很好,他想起六道骸的确是个总是对些小细节莫名上心的人,A5大小。打开也就见上面用蓝色的签字笔书写了一连串流利的字母。
是个地名,他记得,依旧是与骸一同前往过。


***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总是随性,六道骸总喜爱心血来潮就出现在他面前,也不知是怎样得到的情报。泽田纲吉有时候都会觉得自己正在执行的机密任务在这人面前根本就是透明。他也想过去清查家族内部是否出了问题,但归根到底也无法狠下心去怀疑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对此六道骸的解释不知所云,他说他的身体里有侦测的雷达,永远都只对泽田纲吉一人起反应。

年轻的首领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去相信这荒谬的回答,可是心脏依旧被某些温软的情感充斥。


他们一起在这个世界旅行,足迹撒遍每一寸土地,从东到西,自北向南。

六道骸的头脑里好像永远都充斥各种前所未闻的怪谈,泽田纲吉看着他就觉得这人的六世经历说不定确是真实。有时候他会很怀念地看着一些东西,然后对泽田纲吉微笑,温凉却不乏柔和。

“你看,我们已经来到。”


说起这话的时候总是有风在吹,不知道是否眼前人的杰作,那风总是吹起骸蓝色的长发,将他的神情掩饰在逆光的阴影之中。

泽田纲吉始终觉得,就算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他还是没办法完全了解这个人。
可是,他总要被他牵着走。




###




那个地方是法国西部偏远的小镇,有大片的衣草田。泽田纲吉从火车下来,迎面便是一阵微香的风。
他抬头能看见耀眼的阳光,强烈的光线让他的眼睛发疼。
他揉了揉眼睛,居然觉得充满了对未知前途的恐惧。

信纸上给的详细地址居然是一座巨大的庄园。有着雕刻繁复的铁门,一眼望去是维多利亚风格的庭院,很美丽。
有人在门口等着他,是久违的面孔。
城岛犬。柿本千种。
他跟着这两人朝里走,听他们一路毫无营养地争吵,十年如同一日。他的心里竟然有了隐隐的期待。

多么可笑啊。
他对自己这么说。很多时候事实如此明显地摆在眼前,人们却总要追求奇迹发生的那一个偶然。




###




他看见花的海洋,粉色嫣然,一整片过去全都是温和的色彩,仿佛将人也染得柔暖。浓郁而醉人的香气馥郁,他觉得自己简直要融化在这一片花海之中。
容颜端庄的女子在花丛中对他微笑,一瞬间他竟错以为看见了那人的实体化。他喃喃地低吟出女子的名字,几乎就要将那几个假名颠倒。

“库洛姆……”

他想他真的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与六道骸相关的人与物,这个名字居然生涩到舌尖都发颤。
但女子巧笑嫣然,折下一枝花递过。

“BOSS,这是骸大人给你的礼物。”


他接过了,玫瑰细小的尖刺狠狠扎进了他的皮肤。




###




泽田纲吉想起六道骸的确曾经跟他提起过这样的事。

其实这世上的传说总有诸多版本,孰是孰非早已被历史的尘埃湮没。可是六道骸会跟他提起,也许只是因为在曾经的戏言中,说与他这现任的彭哥列首领最适合的花当是玫瑰。
传说中西欧中世纪的古典玫瑰原种拥有无与伦比的香气,那味道能将所有人俘虏。只可惜现代玫瑰全都是杂交而成,那种古典香气早已成为传说。

六道骸说,总有一天我会将那种香气还给你。


他总是不懂,这男人一直要说些他无法理解也无法回忆的事情,可是这些文辞,却总要触动他心底某块自己也看不透的地方,如同匕首狠狠扎进软肋,疼痛入骨。



在此刻,血液顺着花茎的脉络一点点渗透进去,他竟然再次想起了那个人,然后就如同溺水。
呼吸不能。




###




“我从不食言。”

曾几何时,他总能听见对方这样说。唇角一点微翘的弧度,总是温凉。但那异色的瞳仁里,会充盈某些他无法解读的情感,仿佛深海。


他恍惚了许久才意识到自己并非幻听。有人握住他的手,他低头去看。
只是约莫七八岁的孩子仰头看他,瞳仁一蓝一红。

ただいま。




Fin.






其实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有点微妙的文字,背景前提是骸的死亡。虽然也想过尝试骸对纲的怀念,可是总觉得如果是那个骸的话,选择一起去死的可能远大于独活。然是纲的话,就算有多么在乎骸的离去,责任还是会让他留下来。
灵感源于看过的传说,倒真的是传说,关于古典玫瑰的,然后就想起了很早以前看过的同人,似乎总喜欢用玫瑰(或者蔷薇)来形容纲,因此不知不觉就变成了这样的走向OTZ
故事原本打算悲剧,可是写到最后的时候,再度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又想起了很早以前看过的6927文,泽田骸的故事,忍不住就再次变成了轮回,笑~
嘛,种种乱七八糟的阴差阳错加起来就变成了这么个囧物,希望阿玖你不要介意……



遥3……(4.2更新) | HOME | [21]还是涂鸦而已+文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