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08« 2018/09 »10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6927]言葉

 

 

[6927]言葉





“能,陪我喝一杯吗?”


女孩子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门板与墙壁夹成45度。她似乎有一点畏缩,将整个身体藏在门后,只露出清秀的脸的半边,紫色的瞳仁中水光粼粼。

“……BOSS……?”

犹带迟疑的语调。


站在门口的栗发青年微微蹙起了眉。夜半的灯光并不明亮,空气也不知为什么潮湿而粘滑。他盯着女孩子搁在门沿上的一只手,指骨纤细,血肉均,被光照得有点半透明。他侧过头,似乎迟疑了片刻,但又迅速地舒展了眉心。

“外在是库洛姆……么?嘛,看来里面还是骸,能让我进去吗?”

那只手在一瞬间扣紧了门,手背上有青色的脉络微微凸显。女孩子依旧将身体遮掩住,露出来的左眼却变成了深邃的蓝色。

“怎么认出来的?”

还是女孩子清脆的声音,但染上了一点属于另一个男人的气息,听来有些冰凉的味道。
青年笑了笑,抬起一只手来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

“超直感。你不也很清楚?”

女孩子沉默了。但很快地,淡色的烟雾缭绕起来,扣在门上的那手骨骼渐渐伸展,并镀上了一层色的薄膜。
这时候房门被拉开,出现在青年面前的男人却背转了身体,只丢下一个简短的词语。

“进来。”





泽田纲吉觉得自己很奇怪。脚步漂浮,明明脚下是坚硬的,却仿佛踩在云端,空落落的没有实感。他以为自己大约是醉了,可是头脑清醒得无与伦比,思维甚至比平日转得还快。

“骸,不来一杯吗?”

他抬起自己一直没空闲的那只手,让形体优雅的细颈长瓶曝露在灯光之下。六道骸因那微弱的反光眯了下眼,唇线弯成一个嘲弄的弧度。

“哟,竟然是烈酒。泽田纲吉,你今天就那么伤心?已经到了需要借酒浇愁的地步?”

栗发青年懒懒散散地晃了晃酒瓶。他并不是个适合这种动作的人,这样做来只会让人感到有些违和。

“你在开玩笑吗,骸?今天是什么日子呢,让你以为我在伤心?”
“哦呀,你已经学会这样坦然的说谎了?”六道骸挑起了眉,“果然MAFIA都是……”
“不,骸,我没有说谎。”泽田纲吉打断了他,凝视着他,目光清。“我已经割舍了,那些过去。所以今天,我只不过是以朋友的身份去参加了一场婚礼,没有什么好值得伤心的。”
“我以为你该是一直喜欢着那个女孩子的。叫笹川京子,对么?”
“是啊,一直喜欢着的,曾经憧憬的女孩子。”青年坦然地承认,似乎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之中,琥珀色的眼里透露出一点迷蒙的光,“那个时候,该怎么说呢?简直就好像每一个情窦初开的笨蛋一样,甚至还想过拼死也要向她告白的。”
“哦,敢情彭哥列是来向我叙述情史的了?”
“不是你先问起的吗?”



驾轻就熟地从房间里寻找到杯子,非常漂亮的收藏品,高脚窄口的玻璃杯。泽田纲吉将酒液倒入,四分之一的高度,琥珀色,微微折射粼光。然后他递了一杯给六道骸。

“呐,骸,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守护者,偶尔迁就一下首领的任性,不行吗?”
“……呵,还真是会笼络人心。我这个守护者的身份,不过是当年与家光签订的未完成契约罢了。别忘了我的目的只是你的身体。”
“不是直到现在也没真正尝试过夺取吗?”
“谁能想到你的变化会那么大。我暂时还不想代替你被阿尔戈巴雷诺折磨。”

“啊,原来骸喜欢我原来的模样吗?”
年轻的首领偏着头,相对常人稍显大了点的眼睛眨了眨,十足天真。
“……是,这样吗?”

他后退了一步,本来单手抬住的杯子改为用双手交握。脚尖并拢,肩膀缩起,半阖着眼,五官挤在一块,懦弱而黏糊的模样。
“……MU、KURO。”


六道骸深深地皱起了眉,但只是一瞬,他立刻便将讥讽染遍了自己的容颜和话语。

“MAFIA始终还是MAFIA,虚伪而……让人厌恶。”


“你怎么说都没关系。”泽田纲吉收起了方才的模样,仿佛那个神似十年前的他从来没出现过。他只是淡淡微笑了,浅浅啜了口酒,“我的心愿从来没有改变过,这是我的坚持。”
“没有改变?你说现在我面前这个被誉为新崛起的教父的男人和十年前在继承仪式上信誓旦旦宣布要毁灭彭哥列的少年本质上完全一样?你未免太低估他人的智商。”

“没有变的。”
年轻首领重复了这句话,但这在六道骸看来,仅仅只是狡辩而已。然而泽田纲吉的声音很坚定,坚定得就好像他们第一次战斗的时候,那个虽然畏缩也还要大喊出想打倒他的少年。
“我啊,一直以来只有一个愿望。想要大家一起快快乐乐地生活着。不用担心这个世界的暗面,不要被仇恨什么的所控制,一直快乐就好了。我想守护大家的笑容。”

简直就是小孩子的愿望。这么不切实际的,童话一样的想法。
六道骸嗤笑着,但很奇怪,他并没有打断对方说话的打算。

“继承大空指环的时候,先代们给我看了很多东西,杀戮、鲜血、报复、冤仇,我觉得很可怕,想着这样的家族还不如不要,MAFIA什么的,只会给人带来痛苦。可是我是彭哥列,就算再怎么拒绝这份血统,这个家族选择了我这件事,是事实。于是我就想啊,我讨厌这样的家族,什么美好的东西都不能带给我在乎的人们,所以毁了它就好。可是真的坐在这个位置上,要去实施曾经许下的这种誓言,我发现我会给我身边的人们带来更多的痛苦。……骸,你知道的,一旦被拉进这个世界,要脱离多么困难。”

他明白这青年想说什么。是他和曜的那些人逃狱的事情。MAFIA世界从来不会放过背叛者。

“……我也曾经看过一些真正想要脱离,去外面的世界过平凡生活的人。”
泽田纲吉的声音很轻,但充满了柔软的水气。
“但一旦涉足过,要摆脱的话,真的不容易。那些资料,要怎么让知道的人保守秘密,我很清楚。所以我不能把无关的人卷进来。因此就算里包恩再怎么说京子适合做首领的妻子,我还是希望她能得到普通人的幸福。”

“不过你还是难过了?毕竟啊,喜欢的女人嫁作他人妇。”
六道骸讥嘲着,可是泽田纲吉只是把杯子凑了过来,轻轻碰了一下另一人的。
“不,我很高兴。她笑得很美,很幸福,所以我很满足。这不是借酒消愁,是庆祝。”
器皿碰撞发出了清脆而悦耳的响声。


“敢情你是个圣人啊,彭哥列。”
蓝发的男人晃着酒杯,液体荡出波纹来,在灯光下闪烁星芒。
“不,我不是说了吗,对京子,只是憧憬。就好像那个年纪的男孩子,总是会喜欢上外表好看性格温柔的女孩子一样,年少的冲动而已。”
“……哦?”
“我啊,真正想要在一起的……”

声音渐渐地低了下去,变得含含糊糊。青年的眼帘开始下垂,上下的眼睫交叠在一起。他的手垂落,空着的杯子落在柔软的地毯上,悄无声息地滚了开去。




“……什么啊,这样就醉倒了?”

六道骸冷笑起来,可怒气没有可用于发泄的载体。也不知为什么,他竟然没生起将眼前这人摇醒的想法。

“……真是,你这人到底是为了什么才跑来找我倾诉的啊,我可从没好心到当你的解语花。”

他又看了似乎已经陷入睡眠的首领一眼,也不知自己该怎么处理这明显要鸠占鹊巢的青年,思索了片刻,他关了灯,走出门去,将对方一个人留在了暗的房间里。
只是在关门的瞬间,他隐约听见了细微的低语。

“……骸,你也在其中啊。在我想守护的那些人中,你是……”



他没有回头,也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只是深夜之中他一人漫步在空荡的花园的时刻,终于还是自嘲地笑了。
什么啊,自己比傻瓜还不如。竟然会认真去思考一个醉鬼说的话语。
那一定……全部都是错觉。






Fin.

 



言葉是日语言语的意思。


想表达的就一点。
言语一直都是多么微妙的东西。它太过无力,什么也无法改变。可是不说出来的话,谁又能真正明白另一个人所想的一切事情呢?所以言语是绊,在倾诉的瞬间,你已经与对方缔结了契约。你在对他言说的瞬间,已经是许下了承诺。
仅此而已。

后记明日补……<<会有人看么?

遥4……+近况 | HOME | 遥3……(4.2更新)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