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11« 2018/12 »01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1]迦南


CP是(隐藏的)21,笑~
太久没写东西差不多也没有手感没有故事了,一点点乱七八糟的感慨,上课中的随想。



[家教/21]迦南




Canaan,那是我们的理想乡。
并非神的恩赐,而是鲜血开创出来的,属于我们的应许之地。




腥咸而潮湿的海风,水气扑面而来。
发根处能感受到些微湿意,他觉得空气里那些细小的液体说不定就这样眷恋起他的头发,悄然蜷缩其中扎下了根。

“你在看什么。”

他听见有人问他,冷静而理智的嗓音,仿佛没有任何可以使之动摇。他缓缓闭上了眼,深吸一口气,然后微微地笑。

“我在看,那些过去。”

大海中清新而略带咸味的空气从气管涌入,充盈了他的整个肺部。被漆所占据的视野,有兴许是烙印在视网膜上,微弱而又明晰的绿色光斑。他能看见那些过去的残像,人和事,都化作单纯且无意义的符号翩然起舞。
谁与谁,在某时,于某地,一切都变得空洞。
在这世界上,有什么不能抛弃的呢?



“你还真是残忍。”

那声音再度传入他的耳中,震动空气扇动他的鼓膜。

“不觉得,会给那孩子留下一辈子的阴影吗?”

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突如其来的光线让已经稍微适应暗的瞳孔收缩了一下,焦距有些模糊起来。为了舒缓对眼球的刺激,他将眼睑垂了下来,遮住了半个瞳仁。

“怎么会呢?”

他的声音很是清朗,像是某个炎夏的午后中一杯浸了冰块的红茶。

“他比谁都要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

他近乎温柔地呢喃道。

“毕竟,他是我唯一的,血缘之亲啊。”

“或许你应该说,正是因为他是你唯一的血亲。”

他怔了怔,渐渐沉默了,末了嘴角勾起一抹无可奈何。

“那也就是,劫数了吧。”




劫数。这说起来该是多么轻巧的文字,可之于当事人,却显然全不轻松。
他抬起手,肢体的边缘被溶解在晨光之中,轮廓变得模糊,血肉都如同半透明。

“那孩子早该知道的,有些东西,一旦放手就再也抓不回去




这世界上只有神话和童话之中才能彰显神的仁慈,什么应许之地,你知道通往其的路途中遍地枯骨。
兴许是某些残像的痕迹太过栩栩如生,思绪之海不自觉地泛起涟漪。
这双手,曾经多少次地穿透了别人的胸膛呢?散发灼热温度的火焰,又有多少次将他人的骨肉焚成灰烬。也许后世的人们可以自豪地宣称FAMILY的初衷是多么美好,可再多的冠冕堂皇也抹煞不了如许生命的逝去。
MAFIA都是罪人。我们所有的人都是共犯。可那罪孽是如此甘美,宛如撒旦的银蛇附在耳边呢喃甜蜜的低语。
罪总要与欲共生
当某个人的手中爆裂出激烈的火焰,并将之投注于另一人身上,就注定了某些东西的终结。




“我不过是在满足那孩子的愿望,罢了。”

他的唇角弯起一个微微上挑的弧度,轻巧地滑成柔软的笑纹。

“权利和私情无法共存,这是我所能传授的最后课程。”




却听背后的人不屑地嗤笑一声。

“不过狡辩。”




他却仅仅只是回眸,光线将他所有表情掩埋,再也分辨不出任何。




Fin.

 



故事大概发生在Giotto前往日本的路上,与他对话的……是Reborn<<喂!
笑,算是心里一直想尝试的伪RG可能?

又,暂时放弃写治愈系东西的尝试。远目,姑娘我的确是喜欢狗血桥段啊可是不想被只看过我一篇文的人批判<<喂你较真了!
摊手,其实我果然是个小气的人对吧,修行不足口牙!

[6927]荒漠 | HOME | 无题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