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11« 2018/12 »01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6927]荒漠



…………能说的只有一句…………
想看甜蜜的东西就不要期待我……TvT



[家教/6927]荒漠




由生到死,由死到生。微妙地说来,其实轮回于他仿佛已经成了一个玩弄不厌的噱头。坦然来说,简直就如同一个永恒的悲剧而煽情的桥段。

『呐,彭哥列,六世轮回我都在追逐你,为何事到如今你也不愿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
『呐,泽田纲吉,你明明清楚,我眼里的究竟是怎样的地狱。』

也许是单纯的文字,但被他用繁杂的语法修饰,倘若赋予其花体文字作为载体,兴许可以被称作为上等的艺术。


六道骸很清楚自己的优势。优质的皮相和被强加诸于身的经验和知识,以及那并非属于人世的力量,都足以让他将众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他自身也对操控人心这类的事情乐此不疲。
但,正因如此,他从来都不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不是有这样的说法吗?人力有限,一个人的大脑能容纳多少东西,兴许比大多数人以为的多,却也并非无限。
记忆太多了,很多东西就混杂在一起,像一团杂乱无章的毛线,打成了无数死结。

其实他总是分不清楚现今与过往,伤害和幸福是否存在过,自己又对什么有过执著。习惯用轻佻的态度掩饰一切,偶尔出了错说一句不过玩笑也不会被人怀疑,一旦有了什么兴趣就喜欢挂在嘴边,是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却也从来算不上坚定。
是以他总被人取笑,说要夺取泽田纲吉的身体,却就这样一事无成地过了十年。可从最初开始,毁灭世界这种东西就只是无聊时候的消遣。他有多么善变,未必真要对一句戏言付出一切。兴许对他来说,作弄这年轻的MAFIA首领远比对着一副空壳有趣太多。



而泽田纲吉则是太单纯的人,曾经。
出生成长都在一个平凡的小镇,长相性格才能都普通,街上一抓一大把。倘若不是意大利的彭哥列本部发生了意外,也许流淌在他身体中的血永远也不会被人激发。
可他毕竟生在于太普通的环境,总要以全然的善意去揣摩他人。也幸好他所在的本就是个童话般的世界,身边的同伴明明是MAFIA却大多都能热血善良,敌人也能在失败之后改过向善成为助力,这才能使他保持了很久的天真单纯。

可是有些时候,童话的背后总要隐藏着残酷的真实。
十年前的泽田纲吉无法知道,十年后的他究竟有多么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最终目的是什么,他们从当事人口中所知的那庞然计划的一丝片缕,已经彰显出制定者绝非易与之辈,自然也绝非纯善。即便是依旧保存着美好的初衷,可十年后的这个人,已经不再是十年前的无知者了。他清楚自己的目的,从而也懂得使用手段。



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是否早已脱离了我们最初所期盼的模式呢?
言辞这样的东西,兴许也只能作为工具,而不是心意的载体了吧。



六道骸在做这样的梦,在虚妄的世界里散步是他长久以来未曾改变的兴趣。世界是一片荒凉的沙漠,他和他,在花言巧语和假面之下,背靠背站着,心脏是空荡的孔洞,将整个沙漠收揽。

他知道泽田纲吉也在做这样的梦,在这个梦里他们依旧重复着既定的模式,可他们自身都清楚,这一切不过自欺欺人。骨子里他们已经开始靠拢,都习惯(开始)将谎言当作身体组成的部分。

然而或许,这正是他们接纳对方的表现方式,仅此而已。




Fin.

 



其实最近写东西真的已经越来越奇怪了吧……很难表述出自己所想的某些东西,也写不出什么单传的爱情故事了……?
虽然说这个状态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作为暂时休息的结作,我还是希望他能够稍微完整一点的呢……OTZ

[18中心]无题+日记 | HOME | [21]迦南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