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09« 2018/10 »11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1]I’m lose


5.21,于是又到了某私定的21推广日。就算是个冷CP,俺还是很认真地在推广啊,笑~(那你前天才想起来是怎么回事?)

很久没写东西,可是这个CP,一动笔还是无法停止,呢。



[家教/2x1]I’m lose





你听见潮响,伴随着夕阳的余温,以及天阶的残红,风里是略带咸味的气息,水汽扑面。那些活色生香的五感贯穿了你的全身。
你一个人站在海峡的尽头,高耸而突出的悬崖上,看海水冲刷峭壁,溅起层层白浪。
你看见已经不再耀眼的太阳逐渐落入海平面以下,天边燃烧着的云也褪去了热度,灰蓝色从云的缝隙中渗透出来,攫取了鲜艳的色彩。

你就这样看着一切,用一种完全不符合身份的落寞心情。

你知道,你只是想起了那个人。



刚即位的时候倘若有人问你,Giotto是个怎样的人,你一定不会努力从你那贫乏的词库里去费力搜索什么褒义的词汇,就算冠以这个名字的男人是你的父亲也一样。或者换一种说法,正因为他是你的父亲,你才无法意识到他的优点。
你已经不记得小时候的很多事情了,可是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些不能忘怀的情绪,那铭刻在你的身体上,而非内心。你知道你的父亲是多么的虚伪而残酷,你也知道你的父亲笑容下从来都包藏毒药,你更知道你的父亲那颗心脏,简直就如同冰雕。

是的,你只是,恨着那个人,从骨子里。



你时常会想起过去。说来很奇怪,MAFIA的生活分明充满了紧张刺激,每一天都如同走在钢丝上,可你的大脑还是很空,空旷到总要被回忆充满。
其实你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明明都是些不快乐的回忆,你还是忍不住让他的影像不断地在你脑海里回放。

你记得他第一次派你出任务的时候,他是如何用冰冷的言语嘲讽你的失败。你也记得你兴高采烈地把第一次写的计划书交给他的时候,那双手如何在你面前如何撕毁你的心血。你更记得在他人面前,他是如何地给了你难堪。

有时候你会想,到底是你恨着他,还是他先恨了你。
只是这种无解的问题,终归不过是你心湖里的小小涟漪罢了。


然而年岁就这样逐渐流逝,你在教父的位子上越坐越久,也就越发喜欢起胡思乱想来。
时间永远都是冲毁人格的最佳利器。在最初的锋芒毕露之后,你也渐渐将棱角磨得圆润起来,这时候你再想起你的父亲,便发现没有什么感情可以持续天长地久。

你已经没有那种激烈的恨了。



你依然还是很喜欢看海,在西西里岛边隅的一个无名海峡上,凝视潮水如何磨平尖利的礁石。
然后你渐渐回想起来,从有记忆开始,你仿佛从来也没有进过他的房间。你们的交流一直都是在办公室进行,有关工作,有关任务,标准的上下级,标准的仇敌,没有丝毫家族的感觉。
你恨着Giotto,所以将他出了意大利,可是你从来也没有问过他为什么对你不好。

你从管家那里要来了Giotto房间的钥匙,你也说不出为什么想要去看看。如果有人问你理由,你大概无法回答出任何心血来潮以外的理由。不过好在,根本没有人敢问你这种无聊的问题。就连做了你们家三十多年管家的那个老人,也畏惧你的愤怒之炎。

你打开了那间尘封已久的门,灰尘的味道扑鼻而来。没有人敢在你的面前提起Giotto,自然也不会有人胆敢冒着触怒你的可能性进去打扫。因而呈现在你面前的,是跟他离开之前一模一样的摆设。

是极其整洁的房间,摆设也非常简单,最醒目的大概是正中放置着的巨大画架。只是因为无光,所以无法辨识那上面到底有些什么。你上前几步拉开窗帘,柔和的光线瞬间撒遍了这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你甚至能看见空气中有细小的尘埃起舞。
然后你惊呆了。

那画布上的肖像,是你。


也许更加确切的说法,是幼年的你。
你绕着画架走了一圈又一圈,始终无法揣摩出Giotto的真正用意。画像中的你还是个不到五岁的小孩,像任何一个符合这年纪的小孩子一样,居然在笑。

这真的是一张很正常的肖像画,如果排除画中人的与作画者的关系,找不到任何异常,甚至可以说画得很好。可是你无法理解,为什么Giotto,你的父亲,那个你憎恨也憎恨你的父亲,会在自己的房间里,如此认真地描摹着这样一张画。

你开始回想,然而任由你怎样努力,你也不曾记得,自己何时在那个人面前笑得如此灿烂。


你陷入了沉默。

在这之后的无数个日夜,不知道是怎样的动力使你努力探索自己的大脑,然后你发觉自己竟然隐隐约约地回想起了某些场景,一些,与你长年以来根深蒂固的印象完全不同的景象。
你想起了Giotto的笑容,不是常见的虚伪微笑,而是真真正正,笑意直达眼底的柔软笑颜。
你觉得自己已经产生幻觉。
竟然看见你的父亲吻了你的额头。



老管家说,小少爷已经忘记了自己以前有多么亲近主人。

你已经不记得了,嘴唇碰触额头的温度,还有他凝视你的眼神,那种金红色无比温暖。
人类的记忆回路是多么奇怪,只要烧断了一根,就可以那么轻易地把一切都归于幻觉。

你不记得你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他亲手为你戴上了Ⅰ手套。你忘记了那种未名的织物贴合皮肤的柔软触感。你也不记得他曾经揉乱你的头发赞美你,更不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他是多么地以你为荣。

你忘记了自己有多么爱着他,于是他也将这份爱尘封。



到底是谁的错呢?又是谁太过幼稚。
你馈赠他野心,他便回赠以冷漠。到底最后是谁获了利,谁又失去了些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
你已迷失。



你站在海峡之上,风割过你的脸颊。你看着大海和天空,想起也是这样的天气,他永远地走出了你的生命。

你就这样看着一切,用一种完全不符合身份的落寞心情。

你终于承认,你只是想念那个人。



Fin.




久违的第二人称写法。

其实简单来说,Giotto在闹别扭啊我觉得OTZ
虽然没有直接描写到,可是这样行文下来,总觉得脑海里面浮现出的是个极孩子气的初代,笑~
嘛,偶尔尝试一下这样的G大也很有趣。

[530贺礼][隆撒]Lament | HOME | [18中心]无题+日记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