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07« 2018/08 »09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滑头鬼之孙/表里表]双生


欠了月光半个月的生日贺文……嘛,其实还不算太晚是吧XD
很冷的漫画+很自娱自乐的CP……其实我是逆过来的啊囧。
于是没有字数要求我就再度2K党了情景描写万岁<<喂!

 


[滑头鬼之孙/表里表]双生

 

 



陆生做了梦。
梦里是灰褐色的天空,没有星辰。他一个人走在荒凉的土地上,前后左右空荡。
他想他并不熟悉这样的地方,虽然清楚这是梦,但从小到大从未体验过这样的空虚。又有细语响起,被风吹到耳畔,仔细辨别后却发现那都是记忆里的言语。

「妖怪什么的,根本不存在!」
「妖怪啊,都是只会做坏事的!」
「你所谓的滑头鬼,是擅自闯进别人家里,随便吃别人家的东西,故意做些添麻烦的事,是妖怪中的小喽罗啊!」

他捂住耳朵不想听,可声响像小虫一样往他耳里钻,他只好更加用力地堵着。


然而这时有笑声夹杂在那些对他来说是恶意的词句里,虽然很轻很淡,却穿透了重重阻碍刺中他的鼓膜,让他一下子愣住了。

他微微抬头,有一丝星芒出现在理应是天空的地方。
他看见缤纷的花瓣如雨落下,被突如其来的风一吹,又全部散了开去。落英中有一株古老的樱木,枝叶繁茂根须盘虬。
他见一只脚从树荫中垂下,套着木屐,棉袜雪白。他将视线逐渐往上挪去,见是个年纪相仿的少年,一袭轻便的白色小袖,松松垮垮的单罩在衣外。
显然,笑声源自于那少年。



“你真是狡猾。”

他听见熟悉的声音,宛如从自己口中发出,连遣词用句的癖好都类似,却并不是来自他本身。
他看着那少年,少年却并不看他,只径自仰着头望苍茫的色,手中青瓷的小碟盛了清酒,香气幽雅。
陆生只觉得迷惑,他应该不认识眼前的人,却又觉得未能有人比这人更让他熟悉。因此他禁不住要问。

“你是谁。”


少年并没有立即回应他。抬手将酒碟对准嘴唇,浅啜了口,又静默片刻,抖手将瓷碟扔了出去。器皿落地却并无声响,悄无声息地湮没在了暗之中。


“你该知道的,你已经察觉到了。”

少年从树上跃了下来,姿势优雅好看之极,深色的单衣被吹起,与背景融合在一起。

“你的能力,你的妖怪血统,还有这些所组构成的……我。”



陆生几近呆滞地看着少年走近他,发现他们拥有几乎完全一致的容貌。除却头发的长度和服饰的变化,他差点就要以为自己是站在镜子面前。
这一切都诡异得脱离现实,然而在陆生心中,所有事件虽然显得荒谬,却并非不可置信,就好似他心底一直有某种预感,早知这都会发生。


“你是我,”他有点犹豫地伸出手去,对方并没有表现出抗拒,于是他顺利的触摸到了对方冰冷的皮肤,“夜晚会让我变成你的模样。”


少年淡淡一笑,往前踏了一步,陆生的手指擦过了那光滑的皮肤。
少年贴近了陆生,他们所呼出的空气都交融在一起。

“你太狡猾了,”少年重复了之前的言语,然后补充,“你总是逃避,所以无论是怎样的灾祸,都是由我为你承担。”

“你……怪罪于我么?”

“不,”少年附在双生的灵魂耳畔,低声呢喃,“我从未怨怼。”




Fin.




其实我觉得滑头鬼之孙真的非常萌……可是这里面没有攻啊泪流满面!不然的话交杯酒是多么有爱的设定!!!

[6927/21]二十字微小說挑戰 | HOME | [白纲]First

COMMENT

你也太狡猾了!就寫了這麼點!我怨恨你XDD

因為文太短,所以我拒絕發表感想,撇頭,可惡,難得能看到里表,你就給我寫這麼短,哭奔
2009/08/18(火) 21:54:51 | URL | 月光物语 #- [ Edit ]
我哪里狡猾了=3=明明是你先要求我写逆的=3=
我最近严重卡文啊……我本命的IG都写不满一千你这至少还上千了。。。。
2009/08/18(火) 22:00:55 | URL | 露 #- [ Edit ]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