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04« 2018/05 »06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1]Inizio


本月21推广文,更新两段落,兄弟设定。
名字也加上了啊囧。

 

[家教/2x1]Inizio





Giotto第一次知道自己还有个弟弟的时候,已经是在很久以后了。
那时他已经是新生MAFIA家族的首领,麾下投诚的人不计其数,真称得上是声名远播。

而这时有年迈的女人前来寻他,携带满身的污渍和破烂的衣物,上前揪住他精致西服的袖口,眼泪和脸上的污泥胡成一团。

那女人对他说,我知道当初丢下你是不对,可是无论如何,请救救你的弟弟。

他当时回以诧异的眼神,自然不是为了眼前的女人居然还有这样的胆量前来寻他。
使他惊讶的是,自己竟然会有弟弟,并且这个弟弟,竟被那个遗弃他的家族所眷爱。


“当初你抛弃我的时候便说了从此以后我们再无瓜葛,何必到了现在走投无路,才想起你曾经还有这么个儿子来。”

“可是他是你的弟弟,亲生的弟弟啊!”


避重就轻,只会哭哭啼啼地耍感情牌。
这种人他见了太多太多。就算是他的生母也罢。纵然有人说天性血浓于水,可他在下区挣扎的那些日子里,早已把这些无用的奢望都割舍去了。

他怜悯地看了一眼那女人,很想问一句当初我哭着求你不要舍弃我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想过我还是你亲生儿子。但这话未免太过无聊,只会给人以打蛇随棍上的借口罢了。因此抖手欲甩脱对方,却见那长长的指甲抠进了衣服的面料里,怎样也无法摆脱。他干脆就解了外衣抽身离开了大厅,只落下一句“送客”。

背后是女人惊天动地的哭骂声,他闭了会眼,面上倒也不见什么动摇。



◇◆◎◆◇



“你就不怕传出去了,说我们彭哥列的首领竟是个不孝的孽子?”

他闻言轻轻摇了摇头。

“传便传吧,我也不在乎这点谣言。”
“你倒是只顾着自己舒服,不担心家族的人寒心?”
“会因为这么些事情寒心的人,原本也就和我不是一路人。”
“说的可真洒脱,你们家管人事的那位会哭的。”
“什么我们家,你不也是家族一员吗?我的……雾之守护者。”

说到这里,他终于顿了片刻,转过身,露出一个笑容来。
站在他身后的是蓝发的青年。异色双瞳。容颜俊秀。

“我可从不认为我属于彭哥列。”

“我知道,”Giotto居然就即答了,“你属于我。”

于是对方的脸色,也只好变得有些哭笑不得。

“你——”

他在脑中的词囊中筛选了一番,竟找不出什么适合回应的词句,倒是Giotto岔开了话题。

“好了,陪我去外面走走吧。”



◇◆◎◆◇



“说穿了你还是在乎的啊。”

天晴气朗的,屋顶也是个观赏风景的好地方。贫民窟的房子一点不高,观看楼下街道小巷视野正好。

“不过是好奇而已。你看我这个弟弟,跟我长得一点也不像。”

Giotto拣了个好位子坐下,Spade无奈地蹲在他旁边。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长得不像的兄弟多得是。”

Giotto没接话。Spade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脏乱的小巷里有群人围着间破烂的房子,人群中间还有个眉眼隐隐带着凶煞的孩子。
简直是太常见的场景,讨债的与没钱的,马上就可以上演以大欺小的全武行。那孩子看起来也是个不懂得退让的类型,小脸紧绷着,小小的拳头挥舞起来还挺有声势。


Spade又看了几眼,提不起什么兴致来,便把目光转回自己的上司身上,看他有些什么打算。却见Giotto渐渐地皱起眉头,似乎在想些什么,末了小声说了句。

“真蠢。”

随即他站起来,Spade还以为他打算走了,然而Giotto直接从屋顶跳了下去。他惊讶地几乎要怀疑自己的眼睛,但顾不上多想,只好随了首领的步骤跟着跳下。




西西里岛不大,但地痞流氓之流的见识也不会广到哪里去。这两人一登场就给了围殴的众人一阵莫名的压力,但这群人也还是很有道义地询问了他们的来历。
Giotto思考了一会,似乎觉得很是麻烦,又兴许只是一时兴起,便挑眉,下巴一抬,说。

“那孩子我要了。”

一群人登时愣在了原地,包括被索要的那一位。小孩子跳起脚来就想说些什么,但被Giotto一眼瞪过去,丢了句“闭嘴”的气势给惊到了,因此也暂时地陷入了沉默。
年轻首领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了一遍。明明不是个恐怖的人,甚至长相还算赏心悦目,可就是有那么种气势让他们不敢开口。好半晌才有人鼓足了勇气,但声音也显得软绵绵的没有气魄。

“可是这家人欠了很大一笔债……”

“彭哥列会为他们付清的。”

Spade突然开了口,在收到Giotto的不满之后回了个难道不是的眼神过去,于是对方也没再计较。


地痞们在听到彭哥列这个名词之后瞪大了眼睛,相互对视了一会纷纷退走,Giotto也懒得理会他们。他走到孩子面前,见那孩童仰起脖子看他,觉得眼前依稀就是一头未熟的小兽。虽然力量不足,却仍要龇牙咧嘴地捍卫自己的尊严。

他觉得有趣极了。

“你说,我就收了这孩子如何?”

他一手拽住对方的后领——小孩子的身体很轻,很容易就将整个人都拎了起来——然后转头问他的雾之守护者。虽然是疑问的句式,但熟知他的个性的人都知道他根本下定了决心。Spade非常无奈地看着他的首领,而Giotto笑得无比天真纯洁。




02.




人是捡了回来,怎么安置却也是个难题。彭哥列虽然庇护麾下的平民,但家族本身,却不会轻易吸收弱者。而作为首领的Giotto,也不愿因自己而坏了规矩。

“要不,就交给雨吧。”

Spade的口气有些漫不经心。他见那小孩正努力地与Giotto的手奋斗,想要让自己从丢脸的境地中解脱出来。他想也是,毕竟被个看起来不必自己大多少的人一路拎回来可不是什么让人颜面上有光的事情。Giotto倒像是得到了很大乐趣,刻意不把人放开,反而乐于端详孩子涨红着脸的尴尬模样。
听到Spade的提议,Giotto笑了笑。

“为何你总是喜欢把事情推到朝利身上?他也没招惹到你,可不能因为他性格温和就无端给他施加压力。”

“因为我讨厌他,”Spade斩钉截铁地回答,“明明是镇静的雨,却总是一副比我还要高深莫测的样子。”

“朝利那只是——”Giotto一时忍俊不禁,“喜欢发呆而已啊。”

Spade的眼珠转了下,把轻蔑小心藏好,也不去反驳。而Giotto看着他这些小动作,也从不点破。
他们之间一直存在这样的默契。


可就在Giotto分神的这时候,小孩子本来就有点破烂的衣服特地发出了破裂的声响提醒众人它已经宣告寿终正寝。于是那孩子在落地的同时跳了起来,抓住Giotto还滞在半空中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

“这可真是一只……小凶兽。”

彭哥列的年轻首领眉梢染了愉悦,仿佛并没感受到任何痛苦一般,径自盯着孩子的眼睛,见那是绿宝石一样漂亮的瞳子,明亮得宛如星辰孕育其中。他突然之间就下了个决定。

“我来养吧。”

“啊?”

质疑声同时出自两个人之口。
孩子呆滞地忘记继续在牙上使力,欠缺了支撑的身体砰得摔在地上,连痛楚都不曾感觉到。
而Spade的反应则更接近正常,他只是挑起了眉——这个动作由他做来额外添了一份讥诮——在惊诧过后补充了问句。

“你在开玩笑?”

Giotto只是笑。这不太寻常的态度让Spade真切地察觉到了不妥。

“你该不会是说真的?”得到了承认之后,雾守的额上隐约冒出青筋,“你那喜欢捡些流浪动物的恶习又发作了?”

Giotto上前两步,伸出手,在Spade的眉心间弹了弹。

“你不也是我捡来的?我亲爱的雾之守护者。”

Spade一时言语堵塞,张口欲言,却又说不出什么有效的反驳。因此他只好目送着Giotto再次拎起处于呆滞状态的孩子,愉快地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03.




在门口处Giotto停下了脚步。
他的目光在洁白的门把和手中的小孩上打了一个转,似乎陷入了思考之中。

“如果我不先把你丢进浴室的话,待会我的管家可是要责备我又为他加工作量的。”他小声地嘟哝了一句,也不管孩子的意向如何,径自旋转脚跟调转了方向,“虽然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年纪大的人有时候话实在太多了些。”



◇◆◎◆◇



没走多久,他们就来到了彭哥列的公共浴室。
此刻天色还早,守在门外的两个衣男人朝Giotto鞠了一躬,为他拉开了门。

“BOSS,请。”

Giotto侧着头问了句。

“里面没人?”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他们迈过了大门。


展现在眼前的是超乎了孩子想象的画面。
这地方说是浴室可能有些不太妥当,那广阔的占地面积可能称之为浴池会更加贴切一些。内里还注满了热水,到处都是白蒙蒙的蒸汽。

孩子厌恶地瞥了一眼,小声骂了句。

“奢侈。”

而Giotto竟然赞同了他。

“的确很奢侈,”这年轻的首领眼睛里噙着笑意,“我从Camorra那里抢过这块地盘的时候可没想过那些老头子的日子过得这么滋润呢。”

孩子张了张口,下一句咒骂就被堵在了喉咙里。毕竟是从别人那抢来的,他也不好意思直接控诉对方搜刮民脂不是吗?


“好了,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快把那身破烂衣服脱掉,”Giotto倒是不在乎他怎么想,见他愣在那里,干脆就自己动手将他剥了个干净,“天哪,你多久没洗澡了?这污垢……啧。”

他难得地红了一下脸,但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没必要为此害羞,从而下一刻他就像条被踩了尾巴的猫儿一般跳了起来,大声叫道。

“你们这些人怎么会懂得贫民窟的困难!”

“哦?”Giotto露出了个诡异的笑容, “你可以跟我说说是怎么个痛苦法,我未必就不知道。”

“我才不——”

他还在张牙舞爪,Giotto干脆将他一脚踹进了浴池,然后蹲在池子边感慨。

“看哪,你一个人就能把这池子染了。”

孩子一个没留神呛了好几口水,听到这句话更是涨红了脸,扑腾了好几下总算扶着大理石的边缘稳住了身体,开口就是一连串美妙的问候语。
当然,贫民窟这种地方出生的孩子,关于某些词汇总是特别丰富。

可是Giotto的反应并不似他所熟知的绅士名流们,听到这些他非但没有愣住或者露出仿佛看见了什么不堪之物的表情,反而凑过去附在他耳边笑了笑,低声念叨了些什么。

孩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听到了什么?眼前这位外表光鲜的少爷口中所吐露的词汇较他有过之而无不及,简直让人大开眼界,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些词汇竟然还有如此丰富的搭配。

他瞠目结舌,声带鼓动了数次,也没能成功地发出一个短促的词汇。


“你看,我未必知道的就比你少,”Giotto笑嘻嘻地说,“不过你要知道,语言和行动上的暴力可不能随便使用,尤其是在这种只能满足自己的发泄欲而无法获得任何利益的情况下。”

他撇了撇嘴,虽然心里依旧不服,可却已经不敢随便开口。
而Giotto把他按进水里好好刷了一番后,丢了毛巾和肥给他,笑道。

“反正,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彭哥列的人了,以后可别给我丢脸。”

他把半张脸埋进了水里,闻言也不做声。
然后Giotto揉了揉他的脑袋,走出了浴室。




04.




准备好的衣物崭新,虽不是多么珍贵的布料,却也有种舒适的手感。
他怀着种不拿白不拿的心态换上了这些剪裁得体的服饰,失去了粗布摩擦皮肤的触感竟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


走出浴室的时候他看见Giotto靠在门口,漂亮的眼珠古怪精灵地转呀转,无端地让他背脊发凉。

“果然是人要衣装。”Giotto摸着下巴笑得有几分奇妙,“既然成为了彭哥列的候补成员,这模样怎么说也不能太糟糕。”

“敢情彭哥列选人还要看长相?”
“我乐意。”

Giotto轻描淡写地就把他的讽刺挡了回去,而有过浴室的遭遇后,他倒也不敢放肆过头。当下只好咬了咬下唇,问道。

“你把我带来,我母亲怎么办?”


听到这句提问的时候Giotto的眼神似乎暗沉了下,可当他仔细去观察的时候,却觉得眼前这人的表情与之前一般无二。他心底存了些纳闷,却听Giotto以另一个问题回馈了他的疑问。

“你的母亲……待你如何?”

他有些不太想回答,可Giotto调笑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突然之间就被激起了逆反心理,觉得无论也不能被这人看轻,让其误以为自己不敢回答。

“那自然是待我极好的。”

Giotto笑了,那眼神锐利,竟似乎破开了孩童所有伪装,直直落到他心里。

“你骗我,”这年轻的首领慢慢说,“你身上旧伤不少,那并不是地痞流氓们所能留下的痕迹。”


他这只猫儿忽然又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一般跳了起来,祖母绿的眼睛中仿佛燃烧火焰。

“收回你那套虚伪的同情心!老子不需要!那女人对我好对我坏又关你什么事?”

可Giotto并未被他的怒气吓到,甚至根本没受任何影响,只是丢过来一个轻蔑的眼神,声音冷漠。

“同情?我倒想问问,你凭什么以为自己能收到我的同情?MAFIA的世界从不需要这种软弱的感情,你就算想要也得不到。”

“我才没有——”
“没有?在我看来你这种所谓的骨气傲气倔强不过是小孩子的脾气,努力彰显自己的存在也不过是为了获取他人的注意力。”
“你——”

“我怎么样?”Giotto再度打断了他的话,“不要以为我之前对你客气,现在就不会处罚你。也许我会因为一时心血来潮救了你,也许我有兴趣就可以给你荣华富贵,可是那又怎样?只要动动指头我就能收回我赋予你的一切。”

他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可是眼里燃烧猛烈的火光,倘若那视线能化作实体,他不怀疑自己能用这愤怒毁天灭地。

“好了,你现在还会有兴趣吗?关于你母亲将来的遭遇。”Giotto优雅地对他伸出了手,“你现在所需要考虑的,只是该怎样尽快成长到足以正式加入彭哥列。”

他愤怒而猛力地挥开了Giotto的手,可是换来的却是年轻首领的放声大笑。

“孩子,这是我给你上的第一课。在MAFIA的世界,只有力量才是唯一。只要比任何人都强,你就能为所欲为。”




Fin.






inizio:初始。

暂时告一段落,我没灵感了,笑~
兄弟关系的21以后可能就沿用这个设定了吧,我觉得还挺有趣的XD

[初代雷空]Qualcosa | HOME | [ALL G]初代家族的琐事录

COMMENT

喜歡發呆的雨大好! XDDDDD
(糟了真的愈來愈有要變成老夫老妻的感覺)
於是霧針對雨的說話中醋意很濃?
(人家在發呆你當然猜不透他在想什麼(炸))
還有霧你被爺爺調戲了XDD
“你不也是我捡来的?” ←G大這句說得好 =v=

於是我的視線全集中在守護者們身上了?│││
2009/10/25(日) 01:49:28 | URL | 帆 #eFsJUXCM [ Edit ]
于是我现在基本也是开始乱给新定型的初代守护者私设了=v=~
我萌有点天然呆的雨守,话说他这种其实是雾那种心思复杂的人的克星呀XDDD
(老夫老妻多萌!!)
其实这时候初代家的守护者还不全所以雾的针对性比较强?
(后面大概会转移到二代身上的XDD)
其实爷爷的兴趣就是调戏他们家的孩子嘛~而且不同的人反应不同很好玩,我私心觉得调戏云最危险因为他是行动派=v=

嘛嘛~我写守护者也很开心……小孩子的2代会在后面努力的XDDD
2009/10/25(日) 21:03:55 | URL | 露 #- [ Edit ]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