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11« 2018/12 »01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5927]Psychopathic


好久没写其他纲受CP了,我觉得。
之前看到了一段小说里关于心理治疗的话深有感触,当然从专业角度上来说肯定漏洞百出,不过没打算考究太多,觉得还是激发灵感了的,于是就动笔了。
第三者角度,(毫无疑问)必然有专业知识的错误吧……我对心理学只懂一点点皮毛……


 

[家教/5927]Psychopathic

 




这是个很小的房间,占地约莫七十个平方米。
不空旷。就好像有句俗语所形容的那样,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摆设非常家居化,暖色调的窗帘,精致的小圆桌,桌布是小花格子的,上面摆放着花和茶点。沙发呈九十度直角摆放,红桐木,雕花,弯曲的角度适宜。

有一个男人坐在其中一张沙发上翻阅文件,姿势优雅。


敲门声。力度适中,声音不大不小。
男人合上手头文件,道了声。

“门没锁,请进。”


走进来的也是个男人。二十出头,银灰色的头发,略过耳。眼珠是漂亮的翡翠色。

“请坐。”

进来的人依言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下。

“可以请教您的姓名吗?当然化名也可以,只不过是为了方便称呼。”
“G.H.。”
“好的,Mr. G.H.。初次见面,您可以称我为K。”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跟你耗,有什么事情就速战速决吧。”
“当然没问题。只是一些简单的问题,随便回答一下就可以了,您不用太紧张。”
“废话少说。”

“好的。好的。我们一切从简。嗯……”称自己为K的男人放下手中文件,“听说您最近时常产生幻听?”
“是。”

“是怎样的幻听?可以请您简单描述一下吗?”
“……我听见十,一个我很在乎的人,他的脚步声,说话声。”
“说了些怎样的话?”
“很多。不是什么重要的,一些琐碎的事情。”
“大概是多长时间会听见一次?”
“无时无刻。”


K停顿了一下,很好地将惊讶控制在瞳孔深处。因为角度的问题,他没办法看见G.H.的表情,而对方也无意让他得知,径自扭过头,目光停留在房间角落的小装饰品上。


“那么,请告诉我好吗,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产生这种幻觉的?”

对方沉默了大约十秒钟,慢慢地挤出了三个字。

“一年前。”
“您是说,您已经忍耐了这种状况整整一年?”

“那不是忍耐!”这个简单的词好像踩到了自称G.H.的男人某处痛脚,他从沙发上跳起来拍着桌子用一种近乎嘶吼的音量喊出了这句话。但很快地,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略有些狼狈地坐了回去,继续把头扭向一边。

“那不是忍耐,”他重复,“你不会知道,我有多么欢喜,能够再听到他的声音……”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最终成了呢喃。


K没有听清他说的后面几句话,但这并不妨碍他做出判断。

“您的意思我很清楚了,您并不打算治疗您的幻听,因为那来自于您非常在乎的人,是吗?”
“是的。”
“即使到最后您会因此而受伤?”
“他不会伤害我的。”
“您错了,那只是您的幻觉,它永远都不能等同于你所在乎的那个人。长此以往,这些幻觉会给您的精神造成很大负担,并有可能演变成人格分裂。您或许会听见它命令您去做一些违背道或者法律的事情,您会因为对那个人的信赖而无法拒绝。就算是这样也没关系吗?”
“无所谓。”
“但如果您对他也造成了伤害呢?”
“不可能。伤害谁都可以,惟独十,那个人,绝不可能。”


“那么,您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随便。”
“如果,现在他受到伤害,向您求助,您会帮助他吗?”

G.H.不假思索地就给出了答案:“当然会!”

“如果他请求您伤害的人,也是您认识并熟悉的?”

还是毫不犹豫的答案:“会。”

“如果这伤害来自于对方的家人或者恋人,在您知道那些人对他很重要的情况下,您依然会听从他的请求?”
“理所当然。”

“您看,您会伤害一切您认为对他造成了伤害的人,只要您听见了他的请求。可是他或许现在过得很好,而您会因为自己的臆断而伤害他。”

G.H.没有说话。

“所以,”K做着最后的劝阻,“倘若您因此而犯下大错,而这些错误来源于他的声音在您脑海中的命令,您也许会因此推卸责任,并归咎于他。从而,您或许,会真正地伤害到他。”


这次G.H.沉默了很久,就在K以为自己说服了他的时候,他抬起头,说了句话。

“不,十代目永远都是正确的。错的从来都是我自己。”

男人的声音很坚决,简直掷地有声。

“不会有人比我更清楚,哪些是他的话语,又有哪些是我的臆想。”

说完这句话他就走出了这个房间。




K在原地愣了一会,半晌之后收拾起桌上未动的茶点来。
当这一切都做完的时候,他回到桌前,摊开丢在桌上的文件。
那是一本病历。



姓名:狱寺隼人。
年龄:二十六。
病症:严重幻听。(注:有导致人格分裂的可能。)
建议治疗方法:(暂时空缺。)



K想了想,拿出笔,在最后一行写了几个字。

建议治疗方法: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Fin.

 

 






G.H.就是狱寺隼人这名字的罗马音首字母简写。K嘛,原创人物,不过反正只是拿来推动剧情的,不用理会吧……
故事发生在10+27死亡后一年……呃,姑且算作他死亡的平行世界……?
难得尝试基本全对话的写法,毫不习惯啊……囧。
[6927]Choice(完) | HOME | [6927]重逢

COMMENT

为毛看到这样疯疯癫癫(……)的59小儿子,做娘的很想照他脸一巴掌扇下去……(自重,该被扇的是你。
2009/09/02(水) 16:25:17 | URL | Rena。 #- [ Edit ]
没关系请动手吧XD<<喂喂!
顺说我一直觉得27真挂掉的话……59大概的确会疯……?
2009/09/02(水) 21:04:31 | URL | 露 #- [ Edit ]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