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09« 2018/10 »11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186927]劫狱


鲜网观的点文,微妙的是我觉得肯定理解偏差……囧


 


[家教/186927]劫狱







光线是昏暗的,橘黄色。老式的旧灯泡,因使用年代长久的缘故,玻璃质的表面隐隐发。通道是狭窄的,墙壁被漆了一层颜色,不是什么很深的色调,又染了风尘,一时半会也分辨不出底色。

泽田纲吉一路顺着楼梯走下去,脚步很轻,落在灰白色的水泥地上出人意料地没有声音。他的心跳得有点快,五指蜷在掌心里,皮肤交界的地方有些黏糊的汗湿。云雀恭弥走在他身后,这时候倒是一幅悠闲自在的模样,也懒得开口,掀掀眼皮把景色印在了瞳子里。空气里有种发霉的味道,伴着兴许是次氯酸钠的刺鼻腥臭,着实称不上好闻。

“云雀学长。”

应该不能被当作恶习,大约只是因为旧有的称呼能让他回想起一些过去的东西,所以就成了紧张的时候放松自己的一种手段。被叫的人分了一点注意力出来,却见对方没有回头,只是声音听起来有几分不确定。

“你说,我会成功吗?”


云雀恭弥没有出声。他觉得这种问题没有回答的必要。预言什么的他们从来都不信,他也不认为自己给予了肯定就能造成几率的变化。又或者,他其实很了解,泽田纲吉并不在乎他将会回答或者不回答什么,因为这一切早就注定了。草食动物虽然平常看起来懦弱,下定某种决心之后却意外地顽固。

静默了一阵子之后,泽田纲吉似乎是苦笑了一声,从而这段不短的路程再度被寂静笼罩起来。



◇◆◎◆◇



泽田纲吉自认为自己的心理准备做得足够充足,可当他真正站在复仇者监狱里面,看见那束缚着六道骸的一切时,他觉得他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
他就那样站在那里,看营养液和未知材质的表面投射出来失真的形象,镣铐和橡皮管道,有一只眼被完全封住。惊诧在他琥珀色的眼里搅成了深邃的漩涡。几乎总是一副轻松而高傲的模样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几乎都快忘记了这个人的本体连微笑的自由都没有。

“收敛些吧,我不期待你那廉价的同情。”

他清晰地听到六道骸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三分调侃三分讥嘲三分不耐,也许还有惊怒占据了最后一分。可是这些他都懒得理会,手指抚摸过那像是培养槽一样的囚牢表皮,干燥而微凉。
“我会救你。”他抬起头,额头上有橙色的火焰微弱地摇曳,“我允诺过你。”



◇◆◎◆◇



那真是可笑,不是么?

看见囚禁自己十年的那些东西被逐一破坏掉,六道骸脑海里浮现出来的第一个感想并不是自由万岁。相反,他觉得讽刺。
十年前他因这个人而进入这监狱,十年后他同样因为这个人重见天日。可是这究竟为了什么?前者还在他的认知范围,而后者被他划分进了不可理喻的范畴。
他甚至连他的守护者都算不上。

可是泽田纲吉小心翼翼地扶着他因长久未曾活动而显得过分虚软的身体,视线范围里青年的脖颈像奶油一样光洁香甜,也许是因为额上的火光映照,皮肤微微有些透光,甚至可以看见淡蓝色的血管中液体缓慢流淌。


◇◆◇


他想起也就是不久以前的事情。

空气是干燥的,他透过库洛姆的身体呼吸的时候,觉得沙尘仿佛要剥夺走身体里的水分,虚拟的内脏隐隐抽痛。
那是一望无际的荒凉沙漠,可怜的彭哥列十代目大约又是被自己有暴力倾向的家庭教师丢到了这荒芜之处。六道骸总觉得那叫里包恩的婴儿对自己的弟子总有一种霸道的掌控欲,名义上重要的事情都应该由首领自己解决,可这懦弱惯了的人遇到挫折第一个想到的办法,依旧是向最熟悉的人求助。于是摆在面前的就只有最简单的选择了。要么很惨,要么更惨。

然而这又关他什么事。如果不是库洛姆对这雾守的工作很在意,他又何必耗费这些精神力。



他们一起走在这空无一人的大漠之中,即将落下的太阳的余温也足以炙痛人的皮肤。泽田纲吉小声而细碎地重复着相似的话语。你累不累?你热不热?太累的话,我借你一只手?女孩子原本就时染红晕的脸颊高温一直没有褪去,同样小小声地回答。我不累。我不热。BOSS,我没事的。

多么简单的笼络人心。六道骸想。

女孩子的视野里完整地映出彭哥列的身形。栗色的发,琥珀的眼睛大得不像个男孩子,颧骨有被砂砾擦破的小伤痕,颈部像少年一样纤细。因为天气炎热,领口被拉得很开,锁骨的曲线有点好看。十年来都没多少变化的人,普通状态下粘粘糊糊得让人忍不住想狠狠地……欺负一把。他也见过泽田纲吉在谈判桌上的模样,安静,沉稳,好像把一切掌握在手中,可一离开陌生人的视线,就能瘫软得像滩泥。


◇◆◇


那些莫名的景象跟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放,六道骸吃力地转动脖子,看见青年的侧脸很坚定,火焰变得很明亮,将那眼睛也晕成金红色。
感觉到他的注视,泽田纲吉微微侧了头对上他的视线。这个状态下的他很少笑,连声音一并变得有点低沉。

“我会守护你的,骸。”




六道骸觉得很想笑,然而稍微提气,就觉得肺部一阵抽痛,忍不住要咳嗽起来,甚至连眼中都沁出了泪水。

荒谬。
他简直找不到更适合的词汇了。



◇◆◎◆◇



非常华丽的爆破。云雀恭弥打了个呵欠,如果排除掉两个人都被那汹涌而出的营养液淋了个湿透的状况,倒也能说是很有气势。
他一直处于旁观状态,本来就对这一切漠不关心,只不过是好奇者复仇的战斗力才跟了来。他自然没有在意泽田纲吉对六道骸说了些什么,也不曾关心六道骸的眼里究竟沉淀了些什么。只是看到年轻的首领燃起额上火焰的时候他微微眯起眼,觉得仿佛有一丝细弱的火星落进了心底那一点好斗的柴火里。

此刻他们已经逃至旷野。复仇者监狱虽然号称牢不可破,可那庞大的看守众里面,却未必每一个都坚若磐石。彭哥列家族的势力和手段没有人可以小觑,收买什么的,也不是做不到。不过复仇者们的反应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在敏锐地捕捉到纷沓而至的脚步声之后,他暂且放弃了找对方较量的计划。



泽田纲吉的战斗能力不弱,但是在带了一个拖油瓶的前提下,明显应付得有些吃力。他想了想自己此行的目的,活动了下手腕,上前插入了交手的双方之中。以寡敌众他不是第一次做了,当然也不可能是最后一次。缓了压力之后年轻首领淡淡地说了声谢谢,云雀恭弥突然想起他还从未见过对方处于这种状态下的笑容。分明依照惯例,记忆中的草食动物说谢谢的时候,几乎总要伴随着腼腆的笑容。
但他默不做声。这本来就是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又何必浪费时间去在乎。然而他无可避免地要回忆起一些琐碎的事情,大约只是因为战斗对他来说近乎本能,更加无需思考。


◇◆◇


他是被开门的声音吵醒的。少年时期说过连花瓣落地都能惊动他的话,也算不得虚假。彼时阳光正明媚,他坐起身往下看,少年栗色的头发被镀上了一层蜂蜜色。
他很难得看到泽田纲吉一个人出现,通常都跟着他群聚的两人这时候并不在。是夏季,並盛的校服是白衬衫,短袖的。他看见少年的手很瘦,细弱得仿佛一折就可以断。那只草食动物畏畏缩缩地站在天台上,他几乎都要以为对方或许一个冲动,就会翻过栏杆跳下去。

他的眼睑很沉重,视野有点模糊。思绪也不太容易转得过来,便转了身,难得大发慈悲地准备放过对方继续补眠。但这时候下面传来一阵嘈杂,显然是被驯服的大型犬来寻找自己的主人了。门被撞开,一阵热风席卷而来。他知道自己的午觉要泡汤了。

“WAO~”他知道自己的语气或许是漫不经心,又或许是兴致勃勃,也可能是二者夹杂的矛盾产物,“又在群聚么。”

甚至懒得用疑问,就直接以陈述为众人定了罪。


狱寺隼人显然是冲动的代名词,闻言立刻掏出炸弹,像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张牙舞爪。然后重复着被阻止,玩笑,道歉,将他好不容易萌生的战意给浇熄了。
天气着实炎热,一旦少了那些斗志,他就又开始犯困,便难得大发善心地放过了众人。而这时少年走了过来,带着点怯懦和软弱,轻声说了句谢谢。

不知为何,那场景就此定格。从此取代了泽田纲吉这个模糊的名词。



◇◆◎◆◇



尸横遍野。
当彭哥列的门外顾问接到消息派了援军来到这块地方的时候,大家找不到更加适合的形容词来形容眼前的场景。一向嗜血的云守造成这种场面并不意外,但那个一向都被看作温和派代言人的彭哥列十代目,竟然也满身鲜血。只是有些人上前查看了倒在地上的人,却发现大部分还残留着气息。

狱寺隼人首先就跑到了自家首领面前,几乎是忏悔般地请求对方原谅自己的姗姗来迟。泽田纲吉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一直反对我救他。”

“但只要是十代目您的愿望,就算违背我自己的意愿我也会帮助您的啊!”

听到这话后泽田笑了笑:“我知道,”他疲惫地挥了挥手,“告诉他们能不杀人的话就尽量别杀,好让我们再跟复仇者谈判的时候多少有点筹码。”

然后他扶着六道骸朝自己部队走去。云雀恭弥倒没有退下战场的打算,其他人也不敢接近他。



狱寺隼人呆在原地注视着他的首领离去。然而他看见六道骸回了头,背对着即将西沉的夕阳露出了一个无比艳丽的笑容。
狱寺听见了声音,直接回响在他脑海里。

“你还是注意留下些活口吧,要维持你亲爱的首领不杀人的假象可真困难。”




Fin.




[风中心]流风 | HOME | [6927]无路可逃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