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M T W T F S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05« 2018/06 »07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风中心]流风


一直很想尝试写一次风,但是CP什么的……定不下来。虽然我是ALL可是现在这状况却没有脑补精力,于是中心吧。
我喜欢风其实远大于云雀……大概。在我心里他大概属于气质美人,虽然日本那套中国人就必定辫子+功夫装的设定我觉得很囧,但是不妨碍我对中国风美人的喜爱……OTZ

本来想更文艺一点但是我最近似乎……文艺无能?


 

[家教/风中心]流风




细弱的骨节,柔软的肌肉。
他摊开手,觉得有那么一瞬间的陌生。
那些理应出现的纹理和老茧完全失去了存在的痕迹,连活动都不那么得心应手了。他想,他的身体是真正倒退回了婴儿时期。

身边的人都散了,本来就不曾相识过。他还算是平易近人的,这些天下来与每个人的交谈依旧不超过十句话。露切倒是温和,可也只跟里包恩走得近些。当然,也不能否认那个散发出最强烈的生人勿近气息的男人,对大空Arcobaleno是有些特别。


他摸了摸脖子上戴着的奶嘴,没有去看,但那形貌无比鲜明地浮现在脑海里。红色的,乍看没有任何特殊之处,可却是这世界的关键之一。
他觉得有点好笑,原是习惯了漂泊的闲云野鹤,却终究是被命运束缚了下来。用自己故乡的话来说,就是天意难违。

他转了个身。个性本就是漫不经心的,在最初的惊讶过后,也就选择认命了。
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他的身体踉跄了一下,他愣住,稳住身形,又小心翼翼地迈出了第二步。这一步依旧不稳,但这次他很快就想到了原因。
他的功夫跟其他人不同,并非借助现代机械,而全是对自己肉体的锻炼。步伐也好,呼吸也好,于他而言无一不是武艺的一部分,因此对他人而言最多是身体机能的退化,他却算是失去了十数年的锻炼成果。大约是那些武艺还残留在他记忆里,未经修行的婴儿身体却跟不上。


想通了此节,他的脸上浮现出苦笑。
那么多年的辛苦在一朝之内付诸流水,就算是豁达如他也会觉得有些伤感。只是换了个角度想想,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这番挫折,也未必真让人绝望。

稍微做了几个简单的动作,估算了一下现今和往昔的落差,他就这样跌跌撞撞地走下了山。还好这地方原就隐蔽,也方便了他习惯所失去的和熟悉所新获的。



◇◆◎◆◇



闲来无事收了个徒弟。
他也说不出自己训练个婴儿有何用处,只是见那女童被置放在荒凉的森林之中,终究有些不忍心举步离开。
罢罢罢,就当是缘分。


他其实不太懂得如何与那么年幼的孩子相处。
本就是门派里最小的一个,又是个天生内敛的性格,成名亦太早。他几乎都不记得是否曾与他人有过什么亲密的来往,更不用说同龄或远小于他的。
于是捧着个软绵绵的肉球时,他几乎是手足无措的。但小小的孩子在他怀里竟是咯咯的笑了,让他的心一下子变得柔软起来。

小心翼翼的用手指逗弄着婴儿柔软的脸颊,反倒被对方抓住放进嘴里吮了起来,他温柔地微笑着,在心底下了决定。

他定会护这孩子一生周全。



◇◆◎◆◇



前些日子他的徒弟好像接了个任务。
叫一平的女孩子刚学会半吊子的饺子拳就抢着要帮师傅分担负担。他也不反对,更没有解释他时常去外面卖馒头不过是单纯的兴趣,他只是摸着女孩子的头说,好。

于是一平孤身一人去了日本,而他一直不近不远地缀在后面。
那孩子的功夫明显还不到家,却因为对自己太过熟悉,让他好几次差点暴露。但他依旧是一路有惊无险地跟到了目的地。


然后他看见了熟人。
黄色奶嘴的所有者,里包恩。
只是那人身边的已经不是露切了,虽然他知道,那也是大空属性的波动。


从此他知道了泽田纲吉。



◇◆◎◆◇



彭哥列的继承者,与他们息息相关的彭哥列指环的所有者。
少年身上其实戴满了美好的光环,可是他所知道的泽田纲吉,却只是个性格软弱,本质温柔的孩子。



接到Arcobaleno的七印任务时他同样付之以淡然一笑,没有放水的打算,却也不想强人所难。原本就是教育意义远大于实质行动的试练,最后他也顺理成章地落进了少年张开的双手之中。

然而在那一瞬间他想了很多,从诅咒开始,到收养一平,到现在。他从不曾刻意去勉强些什么,可到了这一时候,就算是如他这般不关心世事,也知道生死存亡的时刻迫近。

73是怎样的东西,没有人会比Arcobaleno更清楚。只是世界的存亡全都交托给这些孩子们,未免让他觉得有些心疼。

然而有些人也许注定了要比旁人承担更多。无关性情,只是错生在了风雨飘摇的乱世,被迫要担起这重担。


他从少年膝上跳下,宣布试练结束。奶嘴的光芒将少年湛蓝的指环镀上了一层薄红,他仰视着少年琥珀色的眼,末了轻轻一跃落在其肩头,抚摸着那一头蓬松的发。

他什么也没说,可泽田纲吉却从他眼中看到明显的温柔与关怀。那熟悉的容貌所带来的落差,直让少年想哭。



Fin.




其实结局我……EG了OTZ

[ALL27]Multiverse | HOME | [186927]劫狱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