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11« 2018/12 »01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初代云空]Conqueror


糟糕的手铐妄想第二弹~
床头柱啊床头柱<<喂!
所谓一物还有一物降……咳,如果还有下次GIOTTO SAMA我会让你占上风的……




[家教/初代云空]Conqueror



GIOTTO最近开始觉得,自己好像犯了一个错误。
他并不太想承认这一点,要知道家族里一向宣扬的是他的英明。过去的那些日子他从未失败过。他虽不曾因此自豪,却也为此有过庆幸。
然而现在,这份记录似乎有了被打破的可能。


◇◆◇


清晨他在自己房间里醒来,有微弱的风吹拂他的面颊,视野里轻薄的纱质窗帘翻卷如同少女的裙摆。
他的大脑还不甚清醒,隐隐约约一丝疑惑掠过。
他记得,昨夜他是关了窗的。

阳光透过半开的窗户落入他的眼,有些刺痛。他抽手想要揉下自己酸涩的眼,但在移动的同时立刻感觉到腕上传来奇怪的桎梏感。
他怔了下,再次活动手臂,并非错觉的疼痛让他确认了自己的双手无法自由活动这个事实。

他慢慢地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的姿势也不太正常,双手举过了头顶,像是被什么东西绑在了床上,连起身都做不到。

他没有惊慌,想了想,很快就得出了结论。当下颇有几分无奈,开口问道。

“是阿劳迪吗?”

然后他意料之中的那个声音响了起来。

“当然是我。”


他立即翻了个白眼,同时也猜测到手腕上多半就是对方那理应作为兵器却总是用在奇怪用途上的手铐。从几次交手的经验中他知道这武器有抑制他死气之火的能力,于是自力逃生的打算就此泡汤。

“你打算做什么?”按照他对自家云守的了解,直接的要求或者请求多半得不到回应,他只好努力无视现在这姿势带来的不适和尴尬,选择开口询问,“难得见上一面,你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

没有回答,取而代之的是脚步声,由远及近。没多久,发的青年就出现在了GIOTTO的视野里。彭哥列云守的脸上带着罕见的笑容,眼神则十足地演绎出了不怀好意。

“这次的任务可是跟我的本职工作起了冲突,你该怎么补偿我?”

“哦?”GIOTTO不曾被他的气势吓到,嘴角一弯,“说的好像是我强迫你一样,我怎么记得是你自己主动请缨的。”

“不都一样?是你的彭哥列侵犯了我的管辖领域。”
“我倒记得那是个三不管地带,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势力范围了?”

阿劳迪微笑。
“昨天。”

GIOTTO哑然。早知道他这个云守过分自我中心,只是没想到这些强词夺理的东西也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他在无奈之余甚至感觉到了几分好笑,当下妥协道。

“好吧好吧,就算是我错了。你想要什么补偿?”

“您说呢?”
破天荒使用了敬语,阿劳迪眯起了他那双漂亮的凤眼,语气有些慢悠悠的。

几乎是性格倒置的错乱感。


GIOTTO目不转睛地盯着云守,惊异被他很好地控制在眼睛里,并没有流泻出来。

“……是不是雾?”

他记忆里这种语气和态度专属于他前些日子捡回来的那孩子。而这些出现在云守身上只显得格格不入。

阿劳迪俯下身,轻笑。
“我知道撒娇对您来说非常好用,但我可是……非常嫉妒的。”

他的嘴唇贴近自家首领的耳朵,声音轻且淡,呼吸的暖气喷薄到对方的皮肤上,让其身上起了一阵小疙瘩。


GIOTTO愣住,他可记得自家的云守行为举止上明明是个君子!
从而到此刻他终于忍不住抱怨,声音里简直有几分悲愤。

“阿劳迪你学坏了!”

“不,我倒觉得这是进步。而且是托您的福。” 云守侧头,笑得非常愉快,“所以你看,只有我得到了最大好处。”


GIOTTO禁不住又翻了个白眼,而后他所有的话语都被人以吻封缄。



Fin.




初云的名字还是用了阿劳迪。
虽然在写的时候就一直在想要破廉耻破廉耻可是到最后居然还是清水了……我果然不能写限制级囧……

时间设定偏早,二代还没出生呢……否则我大概会忍不住倒戈……?
不过雾守出来了,其实有很明显的隐·雾空吧,笑~


嗯……其实今天把板子翻出来了于是又开始练习27的头发……
(个人觉得是)一张初代一张27……我的人体比例和动作再次糟糕了……






[6927]Till death do us part | HOME | [初代云空]失措

COMMENT

我應床頭柱的召喚而來(喂)
我一直把文往下拉的時候也在不斷想著破廉耻的畫面(炸)
床頭柱加手拷的力量果然太強大了!
初代雲守其實也是很想跟初霧一樣撒嬌吧?
爺爺你手下沒一個孩子跟著你會一直乖乖的(毆)
於是二世若是已經出世我一定會倒戈(喂)

2009/10/05(月) 08:27:45 | URL | 帆 #eFsJUXCM [ Edit ]
噗,床头柱没有发挥到它应有的功效啊<<喂!
虽然没有破廉耻但是我相信初云他一定吃到了,咳。
初云他拉不下脸来撒娇于是只好换个手段了=v=~
因为爷爷的个性就十分不良,所以被他带出来的人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XDDD
我也会倒戈的应该……这就是本命的力量啊囧
2009/10/05(月) 21:22:15 | URL | 露 #- [ Edit ]
床头柱它美死了=v=
我爱初云那种游刃有余的腔调~~~

……于是我只想说初代sama您睡觉时的警性太差……
以及太宠你的守护者啦……
从微妙的意义上,我好同情(早年的)二代……
2009/10/05(月) 23:42:20 | URL | 紫 #- [ Edit ]
因为初云他其实是没有恶意(只有不良意图=v=)的所以……我的默认理论是没有恶意=超直感不起作用XDDD
初代的警觉性其实是对他们家守护者的信赖啊(正色)
目前看来初云是我家初代守护者中气势最强的一个所以他真的很游刃有余=v=(不过这突然让我又想欺负他……?)

二代他……真的很可怜,到处都是情敌呀XDDD
2009/10/06(火) 00:18:20 | URL | 露 #- [ Edit ]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