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07« 2018/08 »09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X27]Compleanno


本日庆生第一弹。
家教顺手一点所以先写完,GIAN的生日贺礼又卡了……泪流满面。

想写十年后被G大带坏的纲吉所以选择了短篇。
嗯,基本可以看作去年帆的生日贺礼《Mistake》的后续XD
所以必然的,有隐藏21<<喂哪里有!


 

[家教/X27]Compleanno




手指抚过动物松软的鬃毛,虽然只不过是火焰所创造出来的形体,但奇异地拥有生物的一切特性。只除了体温,这始终是匣子无法模拟的数据。
XANXUS独自一人坐在属于他的办公室内,双脚不雅地交叉搁在桌上,身体略向后仰,让自己陷入座椅那柔韧的皮料里。他的脚边搁着个略染橙色的匣子,呈打开状,而他的天空岚狮虎温顺地爬在他的椅子边,接受主人的抚摸。



◇◆◇



日子总是过得一如既往的无聊。

自从泽田纲吉接任以来,九代目所推崇的怀柔政策被发挥到了极致,彭哥列无端多了许多口舌伶俐善于辩论说服之人,而他们这些实战派的,渐渐地也就被冷落了。
他原本也不是多么喜欢为家族去出任务的人,只是长久以来的无所事事,难免让没有了发泄途径的他平白累积了许多压力。而感受到了他的这份不耐,暗杀部队的一众人都借口有事遁开了去,而把他一人留在VARIA的宅邸里。
这导致了每次前来做月度汇报的小兵们脸上永远洋溢着一股视死如归的气势。



◇◆◇



掌下的动物突然从喉咙发出了一声似乎带着喜悦气息的低吼,然后贝斯塔的大脑袋朝上仰了下,漂亮的眼珠里转动着请求的意愿。
他不爽地瞪了自家宠物一眼,但这气势不足以吓倒贝斯塔,反倒是颇为了解主人心思的狮虎看出了他对访客的到来并不排斥,当下欢快地站了起来,茸茸的尾巴甩了甩。
XANXUS收回手,下巴一抬。贝斯塔接受到他的指令,乖巧地用爪子推开虚掩的门,然后疾步蹦下了楼梯。


然后他听见楼下传来了说话声,理应是熟悉的,却因为隔着墙壁和空气而显得有些失真。但他不会错认的,那是属于那不被他所承认的现任彭哥列首领,泽田纲吉所有的声音。
明明已经过了十年,可那人的声音依旧带着些未曾褪去的少年稚气,听起来一点气势也没有。

他双手抱胸,脚更加有一下没一下地磕着桌面。他否认自己是在等待,但只觉得时间流逝得比之前更加缓慢了。简直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远,他才如愿以偿地听到了上楼的声音。


泽田纲吉不是走进来的。他是被贝斯塔驼进来的。或者形容得更确切一点的话,是被贝斯塔强行驼进来的。看得出这一人一兽之间有过一点小小争执,贝斯塔的毛和泽田纲吉的衣服及头发都有些凌乱的痕迹。
XANXUS早知道自己的宠物对眼前这人有异常的好感,倒也没想到竟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贝斯塔显然奔跑得疾速又不平稳,年轻的彭哥列几乎是闭着眼睛双手牢牢地搂住了狮虎的脖子,一副凄惨模样。

XANXUS从鼻子里发出了冷嘲,而贝斯塔也在此刻来了个急刹车,泽田纲吉的身体因为惯性朝前飞去,但他圈住生物脖子的手帮助他稳固了身体,而此刻他也睁开了眼。



◇◆◇



“嗨。”

现任的十代目举起单手打了个招呼,然后从狮虎背上爬下来,举止间有些狼狈。但他的口吻倒是显得平静,少了十年前那种黏糊懦弱,反而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
可这并不足以消解XANXUS的不满,所以他只是挑起了眉,连起身的动作都懒得做,依旧保持着不雅的姿态斜着眼问道。

“你来做什么?”
“今天不是你的生日吗?自然是帮你庆生的。”

泽田纲吉回答得理所当然,而听着的人则有一瞬间质疑了自己的耳朵。
那个垃圾——泽田纲吉,要帮庆生
简直就是他听过的最可笑的笑话。主谓宾全都遭到质疑,完全没有任何可信度的言语就这样从当事人之一口中吐出,还附赠一个天然无辜的单纯表情。
他额头上青筋直冒,只觉得对方绝对不怀好意,然而泽田纲吉并没注意到他的态度,扳着手指头继续说道。

“来之前我联系过VARIA的其他人,可是他们好像都有事,所以我就只好自己来了。”

XANXUS露出了个奇怪的表情,继听力之后又开始质疑自己的视力,然而站在他面前的人,毫无疑问仍是拥有泽田纲吉的容貌。但对方的行为举止与以往大相径庭,简直就要勾起他强制性让自己遗忘的某份记忆。

“……你真的是那个垃……呃,泽田纲吉?”

他强迫自己把已经冲到口边的垃圾一词吞回去,只因倘若眼前之人真是他所揣测中的那个人的话,他相信自己的下场着实不会好过。但他绝对不承认自己心底有那么一份微弱的类似于惧怕的情绪,最多是觉得……麻烦。
但是眼前的青年露出一个他有些熟悉的笑容,偏着头道。

“当然是我。难道你以为是……祖父大人?”

他们同时回想起了去年的某个时间段,那场有点像是灾难的邂逅。虽然对他们二人来说,这亦是双方关系开始缓和的缘起。

XANXUS的脸色开始铁青,纲吉却好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愉快的经历一般又笑了起来。他的笑容一直很好看,平素谈不上多有魅力的面容一旦染上笑纹,会给人以非常柔和温暖的感觉。
但眼下这样的笑容却只能激起XANXUS的怒气,他眼角一跳,手掌之间就有艳丽的光球形成。

“不至于吧,难得的生日你要跟我打一架吗?”
“我可以把揍你当做你送我的最好的一件生日礼物。”

“可是最近祖父大人教了我一招,”纲吉保持着他温暖的笑容,柔声道,“足以在瞬间封锁掉你的愤怒之炎。”


话语未曾落地的时候XANXUS掷出了手中的火焰,而泽田纲吉的身形在被击中的瞬间化作了碎片。XANXUS愣了一下,却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握住,然后才发现对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他的上空,熟悉的冷意从交叠的双手中开始弥漫。薄薄的冰从皮肤贴合的地方蔓延开来,顺着他的肌理塑造了一层完美的薄膜。这并不影响他手指的活动,却让他再也无法使出手中火焰。他的愤怒持续高涨,而泽田纲吉却仿佛不再畏惧他的怒火,熄灭手足上的火焰安全落地,然后拉起XANXUS的手,轻声道。

“我们走吧。”

“去哪里?”

迫于无奈,XANXUS只能妥协。但态度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就连这一句简单的问话,也好似从牙缝里挤出,充满了啮人的杀气。
而泽田纲吉回头,那神色几乎可以用嫣然一笑来形容了。

“当然是你的生日PARTY了。”



Fin.







其实27他之所以不再惧怕X老大的最主要原因是……二代他可怕多了<<喂!
以及,听说VARIA也是有VARIA专属匣子的,并且据说是彭哥列二世传下来的=v=!
(私心开始妄想贝斯塔跟纳茨肯定跟二代和初代很熟吧XDDD)


[IG]風邪 | HOME | 游戏MODE再度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