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07« 2018/08 »09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1/6927]谎言


既然写完了顺手就在0点更了。
于是给自己的生日礼物还是打算写自己的王道(最开始想的明明是初代十代的雾空啊不过王道的魅力果然更大)虽然我又虐了……TvT
(情绪没调整过来……)
感谢阿朔的提醒,我终于在18号之前把思路理清了TvT!


[家教/21/6927]谎言




一之幕.21






到达此地的时刻,正下着小雨。淅淅沥沥的,将一切近景远景都模糊成一片朦胧的灰。
他难得学会了安静,伫立在雨幕之中,任那冰冷的寒意从纤维的缝隙里钻入,慢慢啃噬他的血肉。
西装是很吸水的面料,水珠落到衣上总要晕染成深色,他觉得那重量正逐渐压得他不能负荷。


大约也还正是花开的时节,他并不十分清楚相隔如此遥远的两个岛屿的季节差异到怎样的地步,只是一路走来,见满街都落了残红。听闻那是种名叫椿(红山茶)的植物,花开是碗大的一朵,凋落时也是完整的,红艳艳一片,很是好看。

GIOTTO的宅邸里就种了一庭院的椿。
彼时已改名泽田家康的男人居家时总是一袭淡色的轻便小袖,踩着木屐慢悠悠地俯下身去,捡起那一朵朵仍旧略染水色的落花,放进盘子里。

“晒干了可以跟茶叶一起泡着喝,很香。”


男人的声音很轻,带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倦怠,却依然温柔地微笑着。
他觉得很陌生。那不该是他的父亲。
他记忆里的GIOTTO狂而且傲,骨子里都显得意气风发。

他觉得他突然,无端地,就变得不知道该如何跟这样的父亲相处了。而曾经梗塞在心口的那些疑问,也全都无法倾泻出来。

为何放弃了彭哥列。
为何不留只言片语。
为何毫无理由地就将我舍弃。


在来到这个小小的东方岛国之前,他曾以为自己无论如何也需要一个答案。
可现在,面对这样的GIOTTO,他却以为,再也没有了必要。



雨中的青苔有些许微腥的味道,水雾渐渐浸透GIOTTO的发,将那金色的光晕渲染开来。他觉得倘若任由这雨流淌下去,兴许眼前之人的轮廓就会被越抹越淡,终至消失吧。
他突然恐惧这样的可能,便要拽着GIOTTO的手远离这雨幕。手掌握住的肌肤冰冷,仿佛退却了人类所有的温度,竟像抓住了死魂灵。GIOTTO一个没注意,怀中的盘子跌落下来,清清脆脆地摔碎了去,殷红的花朵散了一地,似滚落了一地的头颅。

GIOTTO轻轻叹了声,道。

“这花,原也就是被人称做断头花的。”

他回头,无法理解对方究竟想要表达什么。却只见GIOTTO脸上依旧是那般倦怠的笑容。

“这岂非与我最是相称?”


他猛烈地摇头,也说不出是为什么,只是直觉告诉他,他不可认同。
然而他换来的不过是GIOTTO用冰冷的手指抚摸过他的脸颊,语气愈加柔软。

“傻孩子。你从意大利追到日本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



为了什么?
他不知道。
他只觉得生命里被切割掉了最重要的一块。倘若不去找回来,他连如何生存都不再记得。


自从懂事起就与这人在一起,他连呼吸都习惯了这个人的味道。而有那么一天对方不在了,他就以为空气也从此变为毒药,涌进肺泡将他的内脏腐蚀镂空,张口就只能吐出血沫和肉片。
那一定是不能再继续活下去的,他将死于那人的缺失。



◇◆◇



“父亲大人,我……无法离开您。”

GIOTTO的手流连在他略显坚硬的发质上,笑容显得更为疲惫了。

“长不大的傻孩子,”那清朗的声音慢慢地说,“我若死了,你怎么办。”

死亡。
那单词像晴空霹雳击中了他,心脏都要破裂了,想一想都痛得无法抑制,他无法承受这样的苦楚。

“您怎么会死!”他简直是慌乱而无措的,完全找不到理应属于他这年纪的丝毫稳重,连声音都哽咽了,“您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GIOTTO平静地回答,“人总是要死的。而承载死气之火的躯体,较常人更为脆弱。”

他简直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
那都是他所熟知的一切,只是他从来都以为常理到了他父亲的身上便再也作不得数。他见他的父亲容颜十年未变,他见他的父亲强悍如初。
然而他从来也未曾想过,这样浓重的倦怠也会出现在他父亲的身上,从而一切言论都被落实。



◇◆◇



箱庭里的椿花落了满地,碗大的一朵朵,血色殷红。
他的父亲吻过他的额头对他说。

我只是不愿意让你看见我的末路。





二之幕.6927





听到库洛姆的呼唤时,他从沉眠中醒来。
紫水晶的眼里映着泽田纲吉那熟悉的面容,十年也未曾有多大改变,瘦弱细小的轮廓,可相较于过去那粘糊而不失明朗的模样,却抹上了一层浓重的灰。

他无端地就想起了外界对这位现任MAFIA首领的评价。总是紧皱眉头,像是祈祷般挥舞拳头……么,那倒真是符合他对眼前人的一贯印象。懦弱而不忍心伤害别人,却偏偏被推在杀戮的风口浪尖。


他并拢女孩子的双膝,姿势优雅地跪坐在榻榻米上。坐具的边缘包裹着淡紫色的绸缎,很有一番别致的高雅风范。
他略略打量了一下四周,见是十足古典的和式部屋,就连泽田纲吉,也着了一身小袖,为他那并不如何出众的容姿添了几分雅致。

“那么,您有何吩咐?”

脱口而出的是习惯性的敬语,措辞文雅,也许无心,或许有意地,与他人划开了一道鸿沟。
但泽田纲吉习惯了他的这份疏离,面上不见任何变化,只是同样回避了他的提问,将话题错开了去。

“骸。”

他想有些事情真是不可思议,明明两人相遇的时候就是站在各自的对立面,到现在他也不承认自己隶属彭哥列,可为何从最初开始,他们之间的称呼便充满了违和感。
他叫对方的姓和名,一个音节也不肯落下,坚持着要把彼此间那道隔膜加剧再加剧;而对方却唤他,骸。省略了那六世轮回的见证,用一种几乎要称作怜悯的语气,直呼他的名。

“你看,椿花开得……真是好看。”



他顺着泽田纲吉的视线看去,见木质的回廊外是广袤的天,却因庭院里开遍了山茶,边缘也被染上一抹暗红。他想起日本的庭园,原是叫做箱庭的,听起来却也是有种如画的氛围。

那是他以为不应在现代看见的景色。
望不见尽头的院,蓄了池水的塘,青竹筒和白石磕碰发出悦耳声响。一整个箱庭都种满了椿,也到了落花的季节,风一吹便谢了满地。


“这里原来都是樱花的,”泽田纲吉有些腼腆地笑了下,又好像有一点尴尬,“可是云雀学长不喜欢,便拔了,换上了椿。”

年轻的彭哥列垂下眼帘,声音慢慢低了下去。

“然而我觉得,这花虽然开得漂亮,却未免有些太过……”


他当然知道泽田纲吉未曾说出口的理由。
他记忆里曾有个人告诉过他,椿花落地也是完整的,一朵朵殷红如血,像战场上被人干净利落砍断的头颅。
太不吉利了吧……
这实在像是那天真的MAFIA不喜的原因。
可他也清楚,就算不喜欢,泽田纲吉也学不会拒绝别人。


“椿有什么不好?”他的眼里噙了一缕不怀好意,稍微向前探过身,用女孩子柔细的嗓音说,“多美的断头花。与你很相称,彭哥列十代目。”

泽田纲吉骤然闭上了眼,眉目间凝聚着一丝痛楚,他的心里无端浮现出了快意。
我一点也不想让你好过。他想。

可是对方这一次很快地就调整好了心态。他见泽田纲吉端坐在榻榻米上注视着库洛姆,也许是在注视女子眼中的他。
然后他听到声音。干涩的,也许也是沙哑的。

“是的,我承认。断头花什么的,原也就是适合罪人的。”

泽田纲吉的声音很慢,语气却忽然染上了一丝令人不快的诡异感。

“但是,我今天找你来的目的不是赏花。”他见对方琥珀色的眼里都是坚定,“骸……不,六道骸,你被解雇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错以为自己陷入了幻觉。但理智和经验告诉他这世上并不存在让他无法感知的幻觉能力。那么就是真实。
他被自己并不承认的身份舍弃了。

他没有做出任何被解雇的员工应有的反应,甚至连理由也舍不得去问。他只是依旧把目光投注在泽田纲吉身上。年轻的彭哥列不敢迎上他的视线,只好把头狠狠低下,任由阳光在他的发旋之处镀上一层又一层浓厚的光晕。

他轻轻地笑了起来,然而那笑声越来越淡,最终湮没于女孩子惊讶的眼神里。



库洛姆将搁在手边的三尖戟拿起紧紧抱在怀里,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获取一些微不足道的安心感。她的声音细而软,语气哽塞,简直就像要哭出来一样。

“BOSS,为什么?”

泽田纲吉没有回答。




他怎么可以告诉她,彭哥列即将覆灭。

他怎么能够,连累他。





Fin.





想写古风满足了,想写G受满足了,想虐也满足了XD
于是觉得说不清之前的R27总是偏向R27是因为我太久没写G受了吧XD


[初代雾空]背叛 | HOME | [R27+G]遗址

COMMENT

所以说我真的只是好久没摸小电二次元偶然打酱油打过来却发现——我……我不知道今天你破蛋!!!破蛋快乐!!!!破蛋大快乐!!!!!

小声:要礼物么~(好吧如果要的话一定是迟到渣物TT__TT
2009/10/18(日) 11:40:05 | URL | 阿玖。 #- [ Edit ]
没关系了,心意到了就可以了XDDD
于是如果不麻烦的话,礼物还是想要的XD
2009/10/18(日) 17:23:40 | URL | 露 #- [ Edit ]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