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09« 2018/10 »11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LL G]温柔


虽然写着ALL G可是还是觉得偏向于雾空?嘛,大概因为Spade同学你贯穿了全文……
鲜网的点文,被我拖了将近一个月真是抱歉……可是我真觉得这个关键句不适合ALL……于是稍微偏心(?)了雾=v=顺便弥补我被连载伤到的心……彭哥列劫狱篇是不可能有的了啊……
当然化的G大有,请小心=v=~


 


[家教/ALL G]温柔





他的手离那脖颈仅仅一公分,人体的恒温通过空气撩动他的指。

啊,现在,此刻,你的呼吸正流淌进我的体内。

发表着无用的感慨,他缩短了最后的距离。可就在即将接触到对方皮肤的那一瞬间,巨大而热烈的火焰袭击了他。

轰——彭哥列大宅的清晨永远伴随这一声巨响。


灰头土脸的Spade从门板以及部分墙壁的残骸中爬起身,映入眼帘的是他的顶头上司睡眼惺忪的模样。睡衣松松垮垮,一手掩口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然后开始揉自己的眼睛。

“……Spade?你怎么会在那里。”

几乎是每日重复的对话,前来迎接自己兄长的彭哥列未来继承人同情地看了一眼被埋进瓦块里的雾守,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

“上帝会为您祈福的,因为您每日的牺牲。”

Spade没好气地回答。

“去他的上帝!既然知道就不要每次都让我去招惹这个魔王。”

“可是,”彭哥列二世即答,“只有您能够承受兄长大人在起床气下的全力一击。”


也不等待雾守的回答,二世就拿着仆人们为家主准备的衣物走向了房间正中的大床。一手创建了现今暗世界最大家族的首领依旧坐在床上,眼神还有些朦胧。但在二世走来时他还是习惯性地接过一堆布料,跳下床走进幸存的盥洗室内更衣洗漱。
训练有素的佣人们在这时鱼贯走进这再度历经破坏的房间,有人负责清扫灰尘瓦砾,有人端上了餐盘,上面放置着咖啡和面包。二世拉过管家吩咐他依照惯例去请相熟的人员对宅第进行维修,而Spade掸掸灰尘整理服装让自己迅速恢复了衣冠整洁。
当Giotto•Vongola从盥洗室内出来,一切大致上都恢复了正常。模样看起来极为年轻的首领摇晃着身体走过来取过咖啡喝了一口,眼神才逐渐由迷茫转为清醒。

“活过来了……”他低声说了句,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Espresso的确有助提神。”

而Spade用一种阴阳怪气的语调对他说。

“亲爱的BOSS,您对彭哥列的每日开销所做出的贡献可一点也不比我们全部人加起来的小。”

Giotto的目光飞速掠过那一片狼藉残留下的痕迹,Spade以为他多少会有些尴尬或者不好意思,可这显然低估了彭哥列首领的面皮,Giotto眯起眼,唇角勾起一个奸诈的弧度。

“你错了,我亲爱的雾守,我正巧觉得这新装饰不甚合意。”



◇◆◇



彭哥列二世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个人在自己面前唇枪舌剑,但这言语上的交锋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Spade就败下阵来,Giotto带着愉快的笑容转向他,从他手中拿过今日的日程表。

“午后三时有个会议吗?唔……我不喜欢雷纳那个人。不过还好,今天的事情不是很多,晚饭后不如……”

彭哥列的首领就这样小声嘀咕着常人无法听清的语句,但是耳力过人的他和Spade都让这一堆听起来一点也不像MAFIA发出的牢骚收纳耳中。然而质疑对方不是他的作风,便也只好装作没听到。

“兄长大人,”他轻声问,“今天的随同者,您想好了吗?”

Giotto的眼珠转了下,很快作了决定。

“上次是你,这次还是Spade吧。这么说我偶尔也应该去拜访一下朝利了……决定了,今天的晚饭就在他那边解决。”

“我知道了,”他的身体曲折三十度,微微鞠了一躬,“我会吩咐下面的人不用准备今日的晚餐的。”

Giotto笑着拍了拍他的头。

“我亲爱的弟弟,做人不要这么死板,多点笑容不好么?还有,今晚你不一起过去吗?”

他的眼神略为暗沉了下来。

“不用了,我跟雨守并不熟络。”

Giotto耸了耸肩,模样看起来很是惋惜。

“那真可惜,异邦的料理可是别有风味。”
“那就祝您能有个好的享受了。”


他目送着Spade与Giotto一齐离开了彭哥列大宅,在打发了仆人们各就各位之后他有些落寞地走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为什么您的温柔,不能只独属我一人呢。

只是这私语未曾被任何人听见,就凋零在了风中。



◇◆◇



与同盟家族的会议开得风生水起,就众人的地盘和所经营的业务做了简单的协商,稍微调整了分红模式。Giotto•Vongola充分发挥了自己长袖善舞的特长,周旋在一群老奸巨猾的家族首领中也不见吃力。
Spade站在自家首领的背后,在谈论告一段落的时候俯下身子悄悄说了句。

“您还真是心狠手辣啊,就连同盟家族也要刮下一层皮来。”

但是Giotto无辜地笑。

“我可是安分守己的好人,Spade先生你不能血口喷人。”

Spade的眼角跳动了下,用更低的声音回应了一句。

“您要是好人,我都是圣徒了。”


Giotto送了他一个不轻不重的眼刀,轻咳一声,又与一群老头子热烈地讨论了起来。而Spade只好翻了个白眼,愉悦地看着老头子们晕乎乎地被人狠狠敲下一笔竹杠。

反正吃亏的不是他,谁会在意呢

他的目光落到自家首领的金发上,目光无端地就温柔了起来。



◇◆◇



会议大约持续了两个小时。婉拒了同盟家族共进晚餐的要求,Giotto带着Spade踩着轻快的脚步离开了会议地点。
此处距离雨守的宅邸并不算远,他们也就放弃了马车选择步行。
收获显然非常丰厚,彭哥列的首领心情愉快地走在青石铺成的道路上,与自己的雾守小声说起了主语不明的调侃词句。


将一路洒满笑声后他们来到朝利雨月所居住的地方,那被圈起来的大块土地依照雨守的回忆和Giotto的授意修剪成了纯日式的庭院风格。朝利的性格一贯随遇而安,原本不愿耗费这些人力与金钱,可是Giotto却不愿委屈了这位为了自己从遥远的东方跨洋而来的友人,在多次劝说无果的情形下雨守也只好接受了这份好意。
Spade将这些资料在脑海中又过滤了一遍,不着痕迹地撇了撇嘴。他与雨守一贯不合,不过从各种意义上来说大约只能算是他单方面的敌意,因此他也不担心会遭遇到什么令人不悦的对待,只是想到走了这么久的路陪Giotto专程拜访与自己在家族地位相当的同僚,他的心里难免有些不爽。

正思索间朝利迎了出来。一袭充满异国风情的服装——听说那似乎叫做和服——足上还踩着木屐。异邦人的打扮随性而自然,而这让Giotto的眼睛亮了起来。

“有我能穿的和服吗?”

朝利愣住:“是有件小袖挺符合您的体型……”

Giotto不等他说完就语气坚定地下了决心。

“那我要穿。”

那霸道的语气让朝利苦笑了下,带两人进入和室之后便转回房间为自家任性的首领寻找衣物去了。

Spade坐在榻榻米上也觉得无聊,只好四处打量了一下。屋内是由木头所制,装饰着水墨的屏风与画卷,室外是精致的院景,有假山,小池和花树。他也不认得那是什么品种,只觉得枝头一片粉红嫩白,也煞是好看。
Giotto坐在他身边笑意盈盈地看着他,道。

“日本真是个美丽的地方,有机会我还想再去一次。”

他敷衍地应和了声,也没有细想,这时朝利拿着衣服走了出来。


第一次穿和服总是充满了乌龙。饶是Giotto聪明绝顶,可也对陌生的服饰完全没辙。虽然见过完成状态,但对于如何到达这种境界同样茫然。
因此最初拉开纸门走出来的彭哥列首领,服饰如同清晨未起时一般凌乱。从里面的单到外面的褂,一切都惨不忍睹。

“您这个人啊……”

异邦人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走上前去为他整理。
Spade看着两个人和睦的场景,无端就觉得心脏内翻搅着酸意。将戴在右眼的单边眼镜拿下来擦了又擦,他最终还是忍住了没有出手。而两个人似乎都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在那件小袖终于被打理到能见人的程度之后,他们享受了一顿正宗的日式料理。



◇◆◇



从朝利那里离开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完全进入夜。Spade闷闷不乐地跟在Giotto身后,而年轻的首领好笑地看着自己的雾守身边翻卷着低气压。

“我亲爱的雾守,究竟是什么让你如此心烦意乱?”
“不,您多虑了。”

Spade低声回答。

Giotto眨了眨眼,看出他似乎并不想多谈这件事,便转了话题。

“对了,Spade,今天的会议上,你注意到了那个叫Alaudi的人了吗?”
“Alaudi?”

他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隐约回忆起似乎是哪个老头子带来的秘书,会议上的确见Giotto与之多聊了几句。

“我记得,那又如何?”话一说出口,似乎就有什么灵感掠过他的大脑,“难道……您看上了这个Alaudi?”

Giotto从敌对家族中挖角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可Spade实在没想到自家这个胆大包天的首领这次竟把主意打到了同盟家族头上。
Giotto看出了他所想的,笑了笑。

“那有什么关系,我看不惯雷纳很久了。何况他最近急于讨好我,送一两个秘书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是么?”
“可是您也知道,那样子送过来的多半都是间谍卧底什么的,我们不可能让他担任重要职位……”

Giotto用手指按住了他的嘴唇,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语。

“Spade先生,你错了。收服人心有很多手段,也许把忠诚都奉献给家族的年轻人们是个挑战,但那并不是绝对没有胜算的。更何况,”这个年轻的MAFIA首领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我可不认为Alaudi先生会是个那么简单的人物。他身上有种我熟悉的味道,这种人不可能甘心屈居人下。”

Spade怔了怔,但他很快领会了Giotto的意思。

“您是说……Alaudi他很有可能是……”

“嘘,这可不是什么适合在这种地方谈论的话题。何况只是我的推测。”Giotto伸了个懒腰,“不过,这对我来说从来都不是什么难题。我想要的,一定会得到手,不是么?”

“是的,有什么能阻止您呢?”Spade没好气地回答,“您根本就是无敌的。”

这流露孩子气的话语让Giotto失笑。年轻的首领伸手摸了摸自家雾守的头发,道。

“亲爱的Spade,你还在生什么气?”


我是憎恨不能独占您的温柔啊。您身边总有太多人分享了您的注意力。
我多么希望,您的那份温柔,能只属于我。


可这极端的话语是不该被吐露出来的。
因此Spade只是垂下了眼睑,再不言语。


 


Fin.





设定是二初的关系为兄弟,云守恰巧去彭哥列同盟家族执行间谍任务中,以及雾守其实比初代小……(还是喜欢用雾守是被初代捡回来的梗啊……)
最近看帮文的后遗症,变得喜欢用奇怪的敬语了……?
初代时期比起感情戏,我果然更加喜欢写一些家族日常之类……?当然MAFIA嘛,其实都是没做什么好事的OTZ
以及,必然严重走题。

[初代岚空]Knight | HOME | 命运迷宫爱藏版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