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10« 2018/11 »12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1]Bambino(10.01.25完)


唔,CD忘记报名了于是今年要排队进去了么?可是那样子我好没有动力啊……扭头。

 


[家教/2x1]Bambino
(关键字:背。挽回)






欲望。饥渴。某种不应该出现的情绪。
岩浆在肠道里沸腾,内脏已被全部摧毁,破碎的肉片在滚烫的血液里翻腾,熬成鲜美的毒药。

他的目光落在脖颈柔和的线条上,因呼吸和谈吐微微发颤。皮肤很白,在灯光下像半透明,淡青色的血管瘀在那一层薄膜之下,仿佛一条蜿蜒盘旋的蛇。

口干舌燥。神经抽痛,胃在下垂。一只蝴蝶在腹腔内翩然起舞。
他在渴求。那脖颈在诱惑他,美好的弧度。皮肤上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胃酸腐蚀着他。

A vampire。他想。他的身体里蜷伏着这样一只怪物,用地狱的业火焚烧他的心脏,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同化他,将他改造成魔鬼。
他想要。他幻想。尖牙刺进颈部大动脉,那甜美的柔和的温暖的红色的液体流进他的食管,将内脏也灼得滚烫。
他渴望。

“孩子。”

那声音是柔和的,音色有些微微的凉。也许是冷漠的,也许是居高临下的。
他凝视着那喉结的滚动,觉得有一张琴弓,割在了他神经的弦上。很疼。

“你在想什么?”

他深呼吸。让冰冷的空气经由气管在肺部滚了一圈。意识仿佛进入短暂的空白期。他的目光不曾从那白皙的皮肤上移开,可掌控言语的那一部分神经中枢却将主控权交予了他心底的魔鬼。

“父亲大人。我想抱您。”

那仿佛是永恒的沉寂。空气被悉数抽离,而声波则被真空吞没。他像是过了半个世纪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惊恐和畏惧突然从血管中爆开,贯穿他的四肢百骸,渗出皮肤,用一层厚厚的血痂将他包裹起来。
可是视线。
他管辖不了自己的视线。某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饥渴让他的目光黏在那柔软的温暖的氤氲着淡粉血色的皮肤上,怎样都无法移动。

金发的首领缓慢地走了过来,扣住他的下巴,让他的眼落入自己的瞳孔。
他看见天空一样的蓝色,冷淡的漠然的蓝色,像玻璃珠子一样毫无情感的眼睛倒映他张皇的模样。冰寒和炙热在他身体里冲撞,他发着抖,觉得自己的嘴唇肯定是乌青色的了。
然而GIOTTO微笑了。薄薄的嘴唇抿成一个微微上翘的弧度,他竟觉得这笑容生生撕开了某些未知的屏障。

“我的孩子,这就是你的成人礼愿望吗?”

不。是的。不。是的。YES。NO。Sì。No。
两种完全不同的声音在他脑海里争执不休。他战栗着,发觉自己竟好似无法控制躯体。可是他的目光,是的,目光,依旧充满了渴求。
于是GIOTTO的眼波掠过他发青的面容,似乎漫不经心。口吻平静。

“这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



亲吻。极轻柔的,缓慢地落在他的额头和眼睑上。GIOTTO的态度永远都像是满不在乎,即便是在这样的状况下,金发首领的吻也纯洁得不带一丝情色。他觉得有一丝极细微的颤动从被吻到的地方传来,一种莫名的恐惧袭卷了他的全身。
他害怕。他不敢碰触。他怕他只要跨出那一步,一切便无可挽回。

“你怕什么。”但GIOTTO用手指划过他的颧骨,淡淡道,“我可不记得自己教出过这么软弱的儿子。”金发人的眼神明亮,有一分轻蔑,九分无谓,“你敢说出口,难道却不敢做?”

是导火索,连接了他内心深处那堵厚重的心墙。墙面已经龟裂,一点触媒就能让其爆炸。他心底的野兽在欢乐地笑,在咆哮,挣脱束缚的镣铐嘶吼。
是啊。有什么可怕的。那些曾有的畏惧是多么可笑,根本不值一晒。

他翻身将GIOTTO压至身下,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俯视对方。

他的父亲看起来依旧很年轻,岁月仿佛吝于在这个男人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或许是不忍心破坏那在他眼中已臻完美的每一个部分。因为不常笑的缘故,眼角并没有笑纹。轮廓比大多数人要来得浅一些,有点像东方人,略显得秀气了些。可他清楚,这具并不高大的身躯里蕴藏着怎样的力量。

他亲吻GIOTTO的眼,那湛蓝如天空的眼。非条件反射让金发首领细密的眼睫颤抖了下,合上了眼睑。他用牙齿轻轻磕碰了下眼球微凸的弧线,然后把吻的着落点移开。额头,鼻尖,脸颊,发鬓。所有他曾经用视线施以洗礼的地方。然后他吻上了GIOTTO的脖子。
GIOTTO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叹息,带着鼻音,有种慵懒似的可爱。他舔舐着父亲的脖颈,突然萌生出某些一直潜藏心底的冲动来。

那曲线多么美丽,它在呼唤他。那血管在诱惑他,他灵魂里的怪物在躁动。
他想要吮吸。他渴求鲜血。他妄图让父亲的某一部分彻底地融进自己的身体。

他咬了下去。

GIOTTO因为痛楚而呻吟了。他尖锐的犬齿刺破了父亲的皮肤,有温热的液体渗出伤口。那创口并不大,血是一滴滴凝结出来的,像红色的玛瑙珠子。他用舌头舔去,有种铁锈味,以及难以言喻的馨香。
野兽在心脏处快乐地长啸,他觉得自己简直忍耐不住,想要攫取更多。可这时候GIOTTO推开了他的头,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似乎有些恼怒。

“孩子,我可不是你的食物。”

他还沉浸在那鲜血的甜美之中,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父亲究竟说了些什么。于是GIOTTO叹了口气,道。

“难道这种事情,你也要我亲自动手吗?”

他感觉到父亲的手按在肩头,依稀像是要推开自己,某种强烈的恐惧突如其来地控制了他的思维。他在那一瞬间丧失了所有理智与思索的能力,凭借本能强行进入了GIOTTO的身体。



◇◆◇◆◇



异物入侵身体的时候有一阵剧烈的疼,从尾椎贯穿整个脊柱。
GIOTTO皱了皱眉,将几乎已经冲出口的痛呼咽回去,再缓慢地放松自己骤然紧绷的神经。
伏在他身上的男人——仿佛到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孩子的确已经成长——脸色苍白,看起来竟也是在忍耐疼痛的模样。

傻瓜。

即便是在这种时候GIOTTO心底依旧翻滚着嘲弄。可是他的孩子苦着脸的模样无助又茫然,他便闭了闭眼,抬手按住那孩子的后脑,嘴唇轻轻贴在了对方额头上。



◇◆◇◆◇



是疼痛?惶恐?惊惧?
抑或者,被喜悦和欢愉冲昏了头脑?

他并不清楚这些情绪是被怎样微妙的界限分割开来,头脑像要爆炸,无数不可理喻的思绪充斥,他觉得那些他都不懂。

“父亲大人……”

他喃喃地呼唤着这个名字。并不一定需要回应,但这样会使他感觉到安心。
可是GIOTTO除去最初的温情,之后却再也未曾赏赐他一分厘的温柔。



◇◆◇



“只不过是一个约定,”他的父亲这样回答他,“我既然承诺过,成年之前我都会尽力满足你的心愿,那么这最后一次的机会,即使你提出怎样失礼的请求我都不会拒绝。”

他失神地凝视着GIOTTO,注视那双湛蓝如天空的眼眸,努力寻求最后一分肯定。

“即使我是您的孩子,也没有享受特权的可能?”

然而GIOTTO露出了个嘲讽的笑。

你已经索取太多。



◇◆◇



MAFIA世界,一切的原则只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上。



◇◆◇



倘若想要夺取您,也只需要强大的实力便可吗?

他将这句话在口中咀嚼良久,终究没有勇气吐露出来。
可是心中埋下了一株毒芽的种,那妖花破土便也只是时日问题。


当敌对势力来信邀请他一同推翻GIOTTO•VOGONLA的霸权时他没有第一时间拒绝。
当晚他拿着信件走向首领室,正欲敲门的时候却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夹杂着他所陌生的情绪。
GIOTTO居然在笑。放声大笑。



◇◆◇



“这没有什么好笑的。”

他辨识出这是属于D•SPADE——彭哥列雾之守护者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有几分无可奈何。

“因为你说背叛,”GIOTTO的声音却充满了愉快,“如果是作为我的左右手的你选择了背叛,在削弱家族实力的同时还能打破彭哥列的不败神话,多棒的一石二鸟,我为什么不能觉得有趣?”

“我是在跟你谈论正经话题,GIOTTO。”
“我知道,可是你也清楚,我从来不畏惧挑战。只有强者才能入我的眼,倘若他们真能策反你,我也不排斥事隔这么多年,我们之间再次发生一场战争。”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自我中心,”SPADE简直是在叹气,可下一刻这无奈的语气一转,“只可惜他们开不出让我动心的条件。”

“那么我的雾守,”GIOTTO笑问,“什么东西才能入得你的法眼呢?”

SPADE好像也笑了起来。

“当然是对您的处置权了,我最最亲爱的BOSS。”



◇◆◇



最后这句话让他的手停在距离门板一公分的地方,手指再也叩不下去。

处置权。

是的,这多么诱人。

那种沉寂已久的饥渴突然重新回到他的身体里,每一根脉搏都呼吁着渴望。视网膜上分布红褐色的血斑,神经一抽一抽地疼。
于是他收手,沉默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



战争爆发得并不突然,但持续时间长久。发起人表面看来是个中等家族,可令人意外的是身后势力竟很庞大。
实力的差距不算明显,但彭哥列显然屈居劣势。守护者们大部分分散在外地,仅留下的一个还选择了背叛,甚至连未来的继承人都选择了敌对一方。
彭哥列一世的不败神话被彻底践踏,可是GIOTTO的表现依旧游刃有余。甚至有几次在战场上相遇,这位彭哥列的首领还会向昔日的部下挥手打招呼。


他觉得无法理解,甚至心存犹疑,可依旧选择了战斗在最前线。
对于杀死曾是自己家族的成员他没有太多的心理负担,也许因为原本就未曾为这个家族付出过太多。
他生命里唯一的重心只有他的父亲,他为之而生,为之而活,权力和暴力都是手段而非目的,他最初也是最后的焦点永远都集中而坚定。


从而战斗的最后,他来到他父亲面前。
两个人都浑身浴血。GIOTTO用冷静依旧的地目光凝视他,而他却突然木讷,想说的话语全都忘记。

其实我只是想让您多看我一点。
其实我只是想要您更重视我。
其实我只是想要成为您最特别的人。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在他染满了家族的鲜血之后,他发觉自己说不出口。



◇◆◇



直到此刻,SPADE来到他们身边,戴着魔透镜,露出艳丽的笑容。

“我亲爱的BOSS,任务完成。”

他这才惊讶地回过神。
发现SPADE漫不经心地把敌对首领的首级丢在地上,然后对GIOTTO汇报。

“能策反的都已经投靠了彭哥列,不能策反的,大多也跟内部的叛徒们同归于尽了。”

GIOTTO颔首。

“做得好。”



◇◆◇



所有的一切都是计划。肃清和征服的一个圈套,把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他觉得自己终究还是读不懂自己的父亲,也永远都无法与之比肩。可是这一刻他的父亲走下台阶,对他说。

“我的孩子,你领悟了多少?”

他的影子被清晰地倒映在父亲的瞳孔里。

“我们所在的世界都是这样,只有色和灰色。”

他茫然地倾听着这一切。

“我所有的一切都已教给你,是该传承的时候了。”
“……父亲大人,您原谅我的背叛了吗?”
“没有。”

他的心脏一抽,却听GIOTTO续道。

“我从不相信你会真的背叛我。”

他惊讶地瞪大了眼,而GIOTTO在他额头烙下了一个淡淡的吻。

“因为你是,我的孩子啊。”


他居然会为此而落泪。






Fin.







每次都是破廉耻开了个头就不想写下去……铺垫写了1000+为什么正式的就不想描述了呢囧。
以及破廉耻挑战完毕+间隔太久我忘记最初的设定了OTZ
于是结尾很不伦不类故事它也很囧请原谅因为我最近真的一点灵感都没有TvT!

[P3]片段二则 | HOME | [GHOST/白兰x纲吉]Another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