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09« 2018/10 »11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1/6927]Commedia


亲爱的帆生日快乐!虽然生日贺礼没写完不过还是贴出来……
CP内定21+6927+雾空,可惜我觉得有点失败TvT亲爱的不知道你是否能接受OTZ
我会尽快补完的……

于是我终于囧囧地写完了TvT!

 

[家教/21/6927]Commedia






眼前的场景很陌生。
是高大的石柱,顶上雕刻漩涡的痕迹,圈出一块庞大的地盘。地面也是大块的青石,一眼望去平整而空旷。视野里有光,错落在凹凸不平的石柱上,折射出无数美丽的光影变换。
像是希腊的建筑风格。


泽田纲吉觉得有些不安。他踏入这个理应熟悉的空间,却觉得无数未知扑面而来。

“GIOTTO……祖父大人?”

他轻轻地唤。可是往日总是会回答他的那个幽灵,今日却像并不存在一般,失去了踪迹。
他用手按住胸口,竟慢慢地紧张了起来。


行走。即使是轻便的旅游鞋,踩在这坚硬的青石上也发出了细微的啪嗒声。身体里涌动着一种莫名的危机感,超直感却又坦白地宣称并无性命之忧。
建筑物并不算庞大,花费些许时间就能走出那边界。然而推开沉重而古旧的门那一瞬,他以为自己来到了奥林匹斯的花园。符合幼年时所听闻的神话中每一处细微的描写,更与小时所阅读的绘本所重叠。忽略了季节因素的繁花开得正盛。风信子铺垫一层紫色的波浪,零星的白色雏菊点缀着这地毯,黄色的樱草爬满橡树的根须,榛树的枝叶茂密,浅绿的藤蔓倚靠在粗壮的树干上,尖端吊着灯笼似的小花。他茫然地凝视着这场景,差点就要以为有长着翅膀的小天使飞出来。
是幻觉。可是又有谁会在原本就是虚构的指环内部花费这样大的气力来塑造一个假象?


“只是兴趣。”

竟好像听见了他脑海中所思考的,泽田纲吉差点以为自己说出了口,可四下扫视一周,却发现那声音仿佛直接在脑海之中响起。他有些不安地开了口,询问。

“你是谁?”

回答他的还是那个声音,只是这一次说的话语有些长,渐渐觉得有些熟悉,一时之间却想不起来。

“我把同样的问题回赠给你,这里不是现世之人该来的地方。”
“可是GIOTTO……我是来找GIOTTO的。”

这名字似乎激起了对方某些未知的情绪。半晌的沉默之后,他见眼前景色变换,花木移动了一段距离,无比自然地分开了一条羊肠小道。视野并不清晰,但泽田纲吉还是以自己优良的视力察觉到路的尽头似乎有自己熟悉的风景。
他心头一喜,正要朝前走去的时候,却听那声音再度响起。

“……不要把你看到的任何说出来。”

他惊诧地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景色已经被雾气彻底笼罩。



◇◆◎◆◇



看到他的到来GIOTTO显得很开心,不过看到GIOTTO的他很是在内心里暗自抹了一把冷汗。

彼时场景正如他记忆中一般幽静美好,前提是如果没有身为长辈的人蓄意破坏的话。
他看见浓烟滚滚,先代们都穿着大约是夏季的服饰,集体围坐在模样像是BBQ的烧烤架前。GIOTTO自然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二代也一如既往默不做声地蹲在父亲身边帮忙,五代一边翻阅手头的书本一边对GIOTTO小声说着些什么,唯一的女性八代倒是很欢乐地拿着一把大蒲扇将浓烟扇得到处都是。剩下几位看着年纪稍显大了些的前首领们,一致在浓烟中做出了无奈的表情。


“……祖父大人……”

眼睛眨了又眨,嘴唇抿了又抿,泽田纲吉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怎么设计这个开场白。又或者说,虽然他自以为对先辈的恶趣味已经了解透彻,可每一次看到对方做出些出格的事情来他才会真正意识到GIOTTO的想象力多么令人无语。以及,他非常想要询问串在烧烤架上的那堆疑似肉类的东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平时的素食茶叶咖啡之流就算了,难道指环的世界里连野味都附赠吗?
但想来这些问题都是无解的,GIOTTO的回答也总是会朝他不愿想象的方向发展过去,泽田纲吉只好耸耸肩,皱皱鼻子,可怜兮兮地跟自家的祖先打了个招呼。


GIOTTO似乎很高兴地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然后挪了挪位置,空出块地方来。二代很是不满地将两人之间的空隙填补掉,然后抬头对另一边的五代道。

“你让开。”

想来他也是熟知自己父亲对家族这个最年幼继承者的宠爱,是以虽然不悦,却也不敢完全违背GIOTTO意愿,总算还是指示他人让出了个在GIOTTO身边的位置。五代的脾气倒是很好,闻言也未做声,安静地让开了。等到纲吉小心翼翼地走过来的时候,还对他露出了个温柔的微笑。


年轻的彭哥列十代目心惊胆战地在那位置坐好。他仍旧思考着如何开启话题,无良的家庭教师将他一脚踹进指环的世界里,美曰其名跟先辈们联络感情,可那诡异的笑容显然标志事实并不如婴儿话语中那般简单。可他稀里糊涂地先迷了路再到达目的地,至今仍不知现在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他稍微侧过头,旁边是自己先祖清秀的侧脸。很多人一直说他们长得很像,可他从未觉得自己身上产生过那种属于高位者的锐气。神思正游离间他忽然被卷进突如其来的一阵浓烟里,刺鼻的烟尘颗粒阻塞了他的呼吸道,让他呛得连连咳嗽。好在烟雾来得快也去得快,纲吉眼泪汪汪地看到身边众人都用死气之火隔开了一道屏障,此刻正浑身清爽目带担忧地看着他。

“切。”

首先使用了这种不屑语气的声音自然是二代,而GIOTTO用手指弹了弹自家儿子的额头,回头对纲吉说道。

“看来你身后似乎跟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呢。”

泽田纲吉正用手抹去一脸的烟灰,听到这话他怔了一下,超直感延伸出其触角,竟似乎感知到了熟悉的气息。他愣住了,有点不太敢相信地朝来的方向问了句。

“骸?”

然而超直感无视他的希望彰显出了其对某人一贯正确的感知力,伴随着熟悉而特别的笑声他在意料之中看见自己的雾之守护者从那一片白色烟雾之中走出。
泽田纲吉瞬间苦了脸。比起骸即将要做出什事情来,他更头痛身边的GIOTTO眼睛似乎亮了一下。



◇◆◎◆◇



“啪”得一声,GIOTTO打了个响指。他身边的二代皱了皱眉头,但没说话,只摊开手,掌心凝聚出数个光球。然后他的手一挥动,那些光球即刻出现在六道骸身边,将蓝发的男人整个包围了起来。
上下前后左右,只要视线所及的地方全被橙红色的火焰覆满。六道骸的表情却显得很轻松,手中幻化出三尖戟当中一划,光球们立即爆炸,轰响连绵不断。

“骸!”

泽田纲吉立刻想要站起,但被GIOTTO拉住了。金发的首领偏着头露出了一个纯良无比的笑容。

“你觉得自己的雾守有这么容易被解决掉吗?”

这句话让纲吉稍微显得安定了一些,但还是担忧地看着爆炸形成的蘑云,然后对自己的先祖恳求道。

“祖父大人,您就别……”

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GIOTTO眨了眨眼睛,一脸正气凛然。

“可是,我总要验证一下将来或许会陪伴我的后辈一生的候选人呀。”

泽田纲吉愣了一会,反问。

“一生?难、难道MAFIA的制度是不允许提前退休的么QAQ”

闻言GIOTTO先是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愉快地笑了起来。

“当然不是,只要你找到了合适又能被我们承认的继位者,想什么时候脱身都行啊。”他偏过头附在纲吉耳畔小声道,“如果对方不乐意即位祖父我不介意你私下落跑的。”

这话语声虽然细微,但历代都是耳聪目明之人,GIOTTO也没刻意掩饰,自然就被在意的人听了个清楚。众人脸上都挂出了无奈的表情,惟有坐在他们身侧的二代脸色一青,掌心一翻凝出了个无比巨大又极其耀眼的光球。

纲吉先是想起了传说中初代曾经被二代逼迫得逃离意大利,但眼下分明证实这位先祖只不过是在那高位上坐得腻了,才毫不犹豫地把担子丢给了自己的孩子。难怪他初来指环内部时还曾纳闷为何创造了家族的两位人士并不如传言中那般交恶,作为后辈的二代反而甚为依恋GIOTTO。然后在这让人极富吐槽欲望的念头闪过脑海之后,他骤然意识到二代手中那看起来拥有不亚于原子弹爆炸能量的光球所对准的目标俨然是自家守护者,虽然相信GIOTTO并无恶意但更相信二代的迁怒能力的他慌忙跳起,急切地想要阻止愤怒之炎的发射。而这时候GIOTTO竟没再拉住他,任由他跑了出去。


远比上次巨大得多的蘑云占据了整个视野,将光球砸向六道骸之后二代才注意到不知何时纲吉已经档在了他攻击的必经轨道上,但此刻收手已来不及。他很是有些忐忑不安地移动眼珠悄悄看向自己的父亲。此刻GIOTTO却正在与五代交谈。

“虽然我们家这位过分迟钝了点,但看纲吉对那孩子的关心程度,他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啊。”
“祖父大人您的语气倒像是不怀好意呢。”

“因为我无聊了,”GIOTTO挑眉,“我想要新玩具。”

五代哑然。然后GIOTTO懒散地把自己的身体靠向儿子,伸手按住对方紧皱的眉心。

“傻孩子,这么多年来你都没改掉冲动的坏毛病么?你应当注意到的,那是幻觉。”

伴随着这句话音落地,他们看见蓝发的男人以公主抱的姿势,护着彭哥列家族的幼主悄然落地。那被愤怒之炎轰炸的地方距离其落脚点竟是相差极远。二代脸色变了变,但被GIOTTO按住,便也什么都没说。反而是GIOTTO对着那二人的所在地道了句。

“你既然也已经跟来了,为何不出来呢,Spade?”

然后众人再度无语地看见,从那团白色的雾气中走出了第三个人。



◇◆◎◆◇



初代的雾之守护者看起来似乎是个外表跟个性完全相反的类型。过耳的头发,略有些长,笑起来似乎有种邪气的味道。但意外表现得很安静。
二代看到这个人的时候额头仿佛冒出了青筋跳啊跳,但被GIOTTO拍了拍头,便也就像只大型犬一样安静了下来。

几个人面面相觑,现场被奇怪的沉默笼罩着,惟有GIOTTO脸上依旧是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这时八代的声音打破了无形之间塑造出来的沉寂。女性的声音显得有些偏高,却显得清脆,很是好听。

“祖父大人,烤好了!”

众人的意识总算又回到了烧烤上面。


GIOTTO扫视了一圈,见散落在烧烤架上的食物串模样各异,有卖相优良诱人食指大动的,有看起来平凡毫不起眼的,也有疑似炭状食用可能性未知的物体。他的嘴角微微上翘,与八代对视一眼,擅自给众人划分了起来。

卖相最佳的给了六道骸和Spade,模样一般的被递给了纲吉和五代,剩下那些糟糕的留给了其余的历代们。
二代对自己父亲的分配是不敢有怨言了,最多抽空瞪了八代一眼;而模样看起来都颇似中年老年化的历代们看着八代笑靥如花,拒绝的话也一个字都吐不出来。纲吉和五代倒是从善如流地接过了烧烤串,而两位雾之守护者从自家首领手中接过食物,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神色。Spade是有点困窘的笑容,而六道骸则是满脸狐疑与警戒。


“凉了就不好吃了啊。”

笑眯眯地说出这句话的GIOTTO玩弄着手上各色模样不一的食物串,声音里颇有几分诡异,也不知是否错觉。
拿到食物的人听到这话的时候都乖乖地咬了一口,六道骸的模样看起来仿佛有些不情愿似的,但他身边的Spade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自己那份塞进了他嘴里,然后再顺理成章地拿过了他手中那份未被碰过的。与此同时除了纲吉和五代以外,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奇怪加惊讶的表情。只不过不同的在于,历代脸上大约能称之为惊喜,而两位雾之守护者的神色,就只能算是痛苦了。


八代第一个笑出了声,然后是GIOTTO。纲吉还在茫然地看着其他人,然后见历代的脸上竟然也逐渐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六道骸的脸部肌肉抽搐了下,风度几乎全被抛弃。然后就在他几乎要发动幻觉的时候,看见GIOTTO托着腮笑得无比灿烂。

“想要跟我的后代在一起,怎么能不习惯先祖的作风呢?”





Fin.






Commedia:喜剧,诙谐剧。


我很随便地把这东西结束了亲爱的对不起……可是我觉得最近自己真的写不来东西了OTZ
然后把不知道怎么再塞进去的设定补充一下……

纲吉迷路的地方是雾戒的空间,Spade其实正在尝试塑造希腊风景因为初代说他想看奥林匹斯~(啥)
骸能够跟过来是因为我觉得戒灵毕竟是精神体,跟操控属于精神系能力的幻觉的骸还是有接触的可能的。
然后烧烤的味道大体是这样卖相一般的(最好)>很难看的(一般)>超漂亮的(极其的超出味觉极限的难吃)<<喂!
GIOTTO和八代不是不会做但是他们两个都有点恶趣味(或者说八代很喜欢助纣为虐?),所以GIOTTO是故意欺负两个雾的XD

[10027]最后的镇魂歌 | HOME | 69!+片段练习

COMMENT

喔喔爺爺最後的眼前一亮讓我很好奇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XDD
歷代穿夏裝燒烤的畫面很歡樂 XDDD
這讓我想起之前看過一篇網上同人,也是相似的的情況,不過是歷代穿著西裝在火鍋,然後四世不知從哪扛了一整頭牛來(炸)
二世要保護自己在父親身邊的位置卻又不敢趕走綱吉XDD
五世很溫和啊呀!>///< 若是八世的話一定先開打再說?XD
於是這篇很美!我總是很喜歡親所描寫的意境~~先說一聲感謝了(抱)>///<
2009/12/15(火) 06:00:01 | URL | 帆 #eFsJUXCM [ Edit ]
爷爷很高兴有新玩具了,毕竟历代和守护者们他欺负太多次没有新鲜感了XD
噗,历代虽然在指环里我觉得他们还是有冷热感觉的~
那个漫画我也看过>v<超级可爱的~!貌似最后2代还被告知“钱全部由你出”?
其实2代对任何分享初代感情的人都不爽但偏偏又不敢真的忤逆父亲XD
五代在我心目中是翩翩君子~八代其实也把跟2代打架当娱乐?
于是亲爱的你喜欢就好虽然我真的觉得好废柴TvT
2009/12/15(火) 21:37:32 | URL | 露 #- [ Edit ]
我很喜歡這篇啊~~~也看得十分高興 =///=
於是再次感謝親~~~
烤肉最初還想爺爺怎麼待骸他們那麼好,然後看骸的臉色變了便頓時意會那原來其實是陷阱(?)XD
大型犬的二世與爺爺的互動很歡樂 XDDD
那根本就是完全被馴養了!
於是要跟綱吉長相廝守要經歷的考驗很不容易啊~~要受歷代的認同之餘還要經得起爺爺的玩弄(炸)
2009/12/16(水) 18:40:17 | URL | 帆 #eFsJUXCM [ Edit ]
于是亲爱的你能接受就好=/////=(我觉得最近又开始没有手感了这个其实有点渣OTZ||||
点头,(闪亮)爷爷不会无缘无故地好心的~!<<这幸灾乐祸的口气是什么啊!
我觉得指环里面既然都已经确立关系了二代肯定被驯服得乖乖的了XDDD

噗,纲吉怎么说也是彭哥列家族这一代的独苗了,又跟爷爷长得那么像,爷爷不宠他不行啊XD(所以就只好欺负喜欢他的人了,怎么说也要给自己的曾曾曾孙找个好人家嘛XDD
2009/12/16(水) 22:41:36 | URL | 露 #- [ Edit ]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