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09« 2018/10 »11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绫主]无题


衍生于BAD ENDING。
稍微修改了一下,可是突然觉得很多想写的东西都被遗忘了……

 


[P3/绫主]无题



天空有飞鸟,白色的一只,像一条柔缓的曲线,优雅地划过湛蓝的天穹。
他躺在天台某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以臂为枕,觉得困倦一阵又一阵地翻搅上来。

好想睡啊。
其实睡过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毫无意义的话语在脑海中反复地回响,他微微阖眼,在被眼睫遮住的狭窄视域里,仿佛可以看见某个人灿烂的笑容。

“一起去玩吧,不要总是睡啦。”

相同的声音,其实在被封印的记忆里曾无数次的出现。那时候对方还是个穿白条纹囚服的小孩,看起来神秘兮兮的模样,本质上却跟孩童没有任何区别。他想起那时候总是揉着惺忪的睡眼,被孩子搂住脖子时差点没因起床气把对方拎起扔出去。
等到那孩子变作了名为望月绫时的同龄少年,这根深蒂固的习惯也没能改过来。

他想,他真的习惯了这个人在自己身边出现,无论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毕竟他们已经这样走过了十年,灵魂都被对方同化,简直一般无二。

当那个孩子笑着说,杀了我吧,不用有无谓的负疚感的那一瞬间,他突如其来地涌出了一阵冲动,想掐着对方的脸狠狠往外拉,或者干脆剖开对方的大脑看看神经构造,到底是怎样的钝感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是极少出现在他身上的强烈情绪波动。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忽而发觉,其实自己的神经跟对方并无太大区别。同样是夹在人类与非人者之间,也许不同的只是对方的本质是Shadow,而他是人类而已。

可是,他也自嘲地这样想,对于他们身边的人来说,也许望月绫时这个存在,表现得比他更像人类。
因为到最后,仍旧是他扣动了扳机。在所有人都希望与NYX一战的时候,他就着绫时的手,把枪口抵在对方的额头上。他能感觉到绫时的手指冰凉,可是那个依旧保留人类容貌的孩子笑得温暖。

“我知道,我们是一样的。没有人会比你更清楚我为什么会与你们定下这个约定。”

是的,我知道。他轻轻地说,你不希望在残留属于望月绫时的记忆时毁灭这个世界。

“是的。望月绫时会带走影时间的一切,包括记忆和邂逅。”


于是便回到了日常的生活。与任何普通学生一样,渡过毫无变化的平静人生。与顺平和由加莉依旧残留同班同学的关系,而S.E.E.S的那些伙伴们,散落在月光馆学园的每一个角落,再也找不回来。

可是他竟然没有忘。
他记得一切的一切。第一次进入影时间所看见的绿色的月亮,棺木一样的象征化后的人类。他第一次走进寮,就有人为他递上契约书。他记得那些神秘的不属于人世的东西,他记得与伙伴们度过的每一天,甚至连绫时转学而来的时候,身边女生侧头细碎地讨论都历历在目。
他想也许是因为与Death在一起太久,久到他的灵魂已经远离人类,才未曾被那种力量所影响。

可是也没什么不好。

或许剥夺了伙伴们选择的权利是他的错,可是倘若毁灭真的到来,能够无忧无虑地死亡,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连思考回路都开始跟你近似了呢。”

他苦笑,莫名的悲伤席卷而来。像是把以前未曾经历的部分一并融合,他觉得自己仿佛要哭。

明明在杀死你的那时候都没有哭。

钟声响了。钟楼上的刻度逐渐折成150度。他想要睡去,却听见顺平叫他的名字,隔着墙壁,声音很模糊。他勉力撑起眼皮,却惊觉仿佛有鹅黄色的影子从眼角掠过。
他跳起来想要追上去,可理智制止了他。

那是幻觉。
那孩子已经不在了。


过分的清醒。
他只是闭眼,再睁开,便再无任何幻象干扰。

顺平把他从天台上拽了下来,直到礼堂面前他都还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他知道他应该参加三年级的毕业式,可是看见曾经熟悉的少女站在台上哽咽,连亡父死去的真正理由都已遗忘,他感觉到罪孽深重地压上他的肩。

可是这都无可挽回。
他从来都希望他的伙伴们能快乐,哪怕并没有人能体会到他这份关怀。
也许他真的是冷漠的,但对于他身边的这些人,他是真的想要守护。

“待会典礼结束,我们去唱卡拉OK吧?”

顺平的声音很欢快,由加莉还是一如既往地无奈。
他侧头露出一个淡淡地微笑,却觉得眼前骤然丧失了一切色彩。

仿佛能看见那个早已不存在的孩子,脖颈上一圈鹅黄色的围巾,灿笑着对他伸出手。

能听见吗?这呼唤你名字的声音。

“……我来迎接你了。”

____,你终于来了。

微笑残留在唇边,他将那名字吞回腹里。眼皮很沉重,渐渐再也承受不起重荷。
他缓缓地阖上眼,从此世界一片暗。




Fin.



[1827]死亡之吻 | HOME | P3P一周目结束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