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03« 2018/04 »05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静临]玩火自焚


當然,這是個坑。
之前在百度發過的坑,唯一的進步大概是多了800+字(。
更新未定。
其實我發出來的主要目的是提醒自己不要坑(誰信w




[静临]玩火自焚



 

糟糕。非常糟糕。
脑海里以每三秒一次的频率回放这个不怎么令人愉快的词语。
手腕很疼。
被足以用暴力来形容的力道桎梏着,血管几乎因为手指的环扣而堵塞。
指间夹住的小刀摇摇欲坠,如果不是因为身体已经习惯了这种程度的气力,或许就要握不住了吧。

“……真是讨厌呢☆小静的暴力什么的。”
故作轻松的语气。是为了掩饰些什么,还是已经成了习惯?
根本懒得去深想。
手指在允许范围内灵巧转动,锋利的刃面在空气中无聊地划出圆弧。
“我说小静啊……你打算做什么呢?”

“殺す。”

以为脖颈会被掐断。
其实本来就是极脆弱的东西。无论是血肉还是骨骼。在名为平和岛静雄的喧嚣人形面前,或许根本不需要用力这种多余的形容。
理应稍微产生一些恐惧感吧。
『啊啊,我还不想死。』
明明应该是这样,可并未感觉到一丝紧张。莫名其妙的信任感。
『不会被杀的。』
这简直太可笑了。

相信什么的。全都是无稽之谈!
欺瞒与背叛,难道不才是他生命的主旋律?



***
 

折原临也的人生之中,没有信任这个词汇。
倒也不是怀疑一切。生长在极其普通的家庭之中,也并不像是有心灵创伤的样子,归根到底为何会形成现在这种扭曲的性格,大约还是只能用本性来解释。

对人类充满了难以理解的浓郁的兴趣,用尽一切手段来剖析。不一定要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很多时候不过是推波助澜。在想着「是这样啊」的时候,同时会在「如果在这个地方增加一个变数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这样的冲动之下随手埋下一句话的契机。但若只有真实的话,往往达不到他所需要的效果,因此虚假是不可或缺的。谎言什么的信手拈来,辅佐以适当的真相,或许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酿成不可思议的后果,但就连等待,也是种非常美妙的过程。

好像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或许从某个程度上来说,连他自己也无法分清日常生活中哪一部分是纯粹的偶然,哪一部分又属于自己种下的因而结成的果。但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终于能从中获取自己所想要的东西。

爱。憎。喜悦。悲伤。期待。恐惧。

落差是非常美丽的。而感情从一个极端坠落到另一极端的那一瞬间,人的面部肌肉究竟可以呈现出怎样的扭曲,对他而说那能带来任何东西都无法媲美的兴奋。
『所以才养成了这么糟糕的性格吧。』
对此他非常有自觉。

而信任。该怎么说呢,并不是讨厌这个词吧,只是觉得不现实。
「信任」的表现方式非常奇怪,总觉得像是刻意选择了容易被人打破的方式。不安定的人,多疑的人,在想要获取信任的同时,将行为冠以「试探」的名词,以为这样就可以被原谅。但每一次所谓的「试探」,都是「信任」的流失。
『很可笑不是吗?这种东西,越是想要获得的人,失去得越多。』

简直近乎本能地,就此拒绝付出。并且玩弄。

人类太容易被欺骗。经验和理论都是美妙的东西,稍加处理就可以让自己在他人面前呈现出理想的模样。算是不错的皮相也是利器,人类似乎天生就对漂亮的东西缺乏抵抗力。他向人类索取「希望被信任」这种物事,再反馈以「背叛」。将必然伪装成意外,再来收取「因为是人类啊」的果实。
兴致高昂的时候可以玩得久一点,偶尔腻烦的时候便选择速战速决。大体上可以根据人类性格的复杂程度来划分。

这么说起来,时间最长的,还是这个人吧。

『太奇怪了,明明是个单细胞生物。』


***
 

隐约闻到了酒气。
或许是因为阴暗的小巷内并无多余的味道,也可能是因为对方正在逐渐贴近。
 “……小静?”
已经是达到异常的程度了吧。没有获得任何的回应,只有桎梏自己的力道越来越大。

叮——
可以听见匕首落地的清脆声音。

稍微把视线上移,看着自己终于空无一物的手,多少觉得有些无奈。脸上浮现出近似于苦笑的表情,再把注意力放回原处。
金发的青年默然不语,眼睛被墨镜遮挡,无法确认具体的情绪。
『虽然从态度上来说,就已经足够不可思议了。』

“临~也~哟~”
『啊,开口了。』
“我现在很高兴。”

『啊啊,是吗,可是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虽然这么想,但并没有立即激怒对方的打算,他勉强挤出了笑容。
“哦,那真是恭喜你了。”

“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高兴吗?”
“不想知道呢,单细胞的小静是我不能理解的人类呀☆”
“可是我想告诉你。”

已经贴到了耳边,环绕在身边的尽是酒气。
『喝醉了吗?开玩笑的吧。借酒消愁这种事情,可是一点也不符合小静的风格。』

“继你之后,终于又有人对我说出「喜欢」这个词了。”
“即使,他们是仅次于你的,我最讨厌的类型。”

……真是,想起了讨厌的回忆。
就算不是第一次失策,也绝对是让人最不愿回想的失败。


***


注意到平和岛静雄这个人,理应是一个必然。
玩弄过的人类就算没有上千也应当过百,每一个个体看起来都是独一无二,而事件发生以后的反应却可以归类。细节有微妙的差异,总体所表现出来的情感却能统一。说厌倦也谈不上,只是希望偶尔也能有一些新奇。虽然说挖掘细节也是件有趣的事情,但那毕竟比不上意外所带来的巨大冲击。

所以会关心「异类」。

岸谷新罗大约可以算作一例。即使这个人的行为很容易揣摩。以「对同居者的爱」为核心,辅佐以「适当的独占欲和私心」,几乎可以完美重现。
然而平和岛静雄不同。该怎么说,他努力想要去寻找一个比较贴切的词语,却发现徒劳无功。相较于第一次见面对方所表现出来的浮躁感,他的内心或许呈现出了更加激烈的波动。

「讨厌」「讨厌」「讨厌」。
「无法预测」「不快的预感」「死掉就好了」。

不知所谓。就算已经这么了解人类,可是对自身的反应也无法正确解释。
或许这也是人类的奥妙之一吧。
所以需要更多情报。
尤其是「能让自己产生情绪波动的人类的」情报。

“平和岛静雄……不对,小静。”
微笑。他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长处去获取他人的好感。尤其是这种「渴望爱却缺乏爱的」人,心思最容易揣摩了。只要表现出恰到好处的善意,总有突破心房的机会。


而彼时那少年站在篮球场正中,四周躺了无数连哀嚎都难以发出的伤患,设施被破坏得一塌糊涂,整个场景几近废墟。
他看见夕阳打在少年脸上,柔和的橘红色光芒,渲染出及其萧索的气氛。而少年在那当中将目光投向他,眉心一道深深沟壑。

“我讨厌你。”
还是第一次被当面拒绝,然而愉悦的情绪迅速充盈了他的感官。
他开心地笑了。
“可是我呀,很喜欢小静。”

人类最美的正是其不可知性。
所以,最喜欢能超出自己预算的人类了。
虽然到了不久以后,他就知道自己在这个人身上,再一次失算了。


***


他想,这一切运行的基础,一定是一条崩坏的轨道吧。即使外表看来光鲜,可内里已经彻底腐朽。
只剩一副皮相的支架。摇摇欲坠。他愉快地走在这条高危险度的道路上,享受着一失足就足以死亡的临界快感。

『呐,友情游戏,好玩吗?』

成为平和岛静雄的朋友一点不难。
就算初始的时候对方野生的直觉发出了警告,可在接收到或许是生平第一次的告白之后,这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在瞬间就让血气冲上了面部。

折原太清楚人类的底线。而他只要乐意,也能让自己伪装出足够诚恳的摸样。
也许那个年代毕竟年轻气盛,也许只是因为依旧保留着青春所带来的肆无忌惮与热情,十六岁的折原临也享受着制作出人格面具的快乐,并不像二十三岁的他那样,从表面的言行举止就流露出病态。
那个时候的他,从来都是顶着一张善良无害眉清目秀的面皮,在私底下操纵着所谓「命运」的走向。因此在这一刻他对平和岛静雄伸出看似友善的手的同时,已经注定了不久之后的欺瞒。
然而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在不久以后的将来,他会因为这样一个彻头彻尾的单细胞生物,彻底撕裂了自己的所有伪装。


**


来神曾经有那么一段接近于传说的时期。资历颇深的老教师们在怀念起过去每日都能见到汽油桶从三楼滚下来的盛景时,也曾唏嘘两句,说,就算是后来关系僵到那种地步的平和岛静雄和折原临也,也是有过可以用蜜月期来形容的,如胶似漆的阶段。当然最后这段的形容词你可以打上删除线,因为当事人们回忆起那段往事的时候,全都是一脸厌恶的表情,堪称像是在面对人生最大的污点。


***


而现在,折原就在脸上挂出了嫌恶的表情。

“小静,你居然还记得那些事情啊。我以为那些让人做呕的过去,你早应该把它丢出了你那容量可怜的大脑才对。”
“那可真抱歉了,临也君哟,只要是跟你有关的事情,我可是想忘都忘不了。”

『什么啊,这简直像变相告白的台词。』

折原的眼角抽搐了下,忍住了没把黑线扣上额头。跟醉酒的人没道理可说,他很清楚这一点。要是对方现在能放开他就更好了,他绝对会躲得远远的根本不靠近对方身边三公里以内的绝对领域。
然而这些终究是妄想。

他,折原临也,现在正被自己的死敌,喝醉了的平和岛静雄堵在暗巷里,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TBC
 


 

 

[双子]南柯 | HOME | 新+臨

COMMENT

是是~好久不见啦大人~~~感谢您不介意TvT~大人您是好人(蹭~被击飞……)~
↑……抖偶绝对没有在发好人卡呀大人~!请您相信偶如此真诚(ピカピカ——)di眼神~!!(←殴~)
咳是说大人…(仰望上一楼ing——其实是为了快速转移话题OTL)…偶是不是看见您自己承认这篇是个 坑 了啊囧……
……也就是说…ALL临图片的那位24[哔——]斗争大人也是您吗囧?
…米有办法啊 T^T…早期真的只能在度受那里混啦T皿T
论坛什么的都要注册di呀~注册太多好麻烦啦人家偶是个懒虫啦~☆(←……够了表学人家甘乐小姐的☆啦!)
↑ 话说这人就是这样才找不到同人文、同人漫什么的来看的OTL……
话说好像动画对原著的改编还蛮多的样子?例如事件发生的时间之类的……嗯~是啦,成田大神他的多重主角什么的多线并进什么的时间轴混乱什么的老习惯偶们都领教过了啦orz……
漫画版好像就比较遵循原著的感觉…?
是说前两天在书店看到了原著的精品堂版的单行本5、6、7……翻译君、翻译君它…偶泪目了T-T…然后因为经济问题米有办法掏荷包T-T……
作业君它、它……明天周三就有2科要交啦T皿T偶在干啥啊TAT~~
……临娘和爷爷……
↑……扶额…偶、偶脑筋最近真的好抽风……
好像唯一的相似点就只有 妖孽 了吧囧…?或者,女王?爱捉弄人?
唔~~该说是只有表面、也就是只有表现出来的部分有点相似吗…?内里明明是完全不同的吧…?
…其实真要说到今为止偶对他的印象…那是…
——或者说正因为他爱着人类,所以无论他知道什么也好,他也会将之当做是人类的一部分而一并爱下去。
↑……好文艺囧……他明明是个渣……但或者他是这部作里最像「怪物」也最像「人类」的东西了,比谁都单纯的。
~~~呜呜~~表达不出来啦TAT……
嗯总结:他就是那个渣!(←喂这啥?!)
……从头到尾扫一遍…………这、这是啥长度啊啊啊!!偶、偶又废话了对不起大人……偶这就去泪奔(((T皿T~~~
2010/05/18(火) 18:00:55 | URL | 路灯Z #79D/WHSg [ Edit ]
撫摸,好久不見XDDDD
沒事好人卡我拿了不止一張兩張了完全不介意了w
唔……嗯……文章開頭我就說它是個坑了……(最近遊戲中實在沒什麼靈感去寫東西OTZZZ)
於是只要是圖那就絕對不可能是我啊我是個圖廢w
我個人來說不太喜歡百度啦……在那邊碰到過一些不怎麼愉快的事情。
所以有論壇的話基本還是呆論壇……(雖然論壇混起來很辛苦就是了)
鮮網其實也是個不錯的平臺如果不是那麼慢就更好了……
動畫我覺得基本走的是原創路線,按照自己的風格把故事再講一邊,而且人物性格和事件起因什麼的也有變化。
漫畫則就是按照小說來畫的吧……
其實我看的是珊瑚的翻譯……一樣搞笑w(吐槽了好多次)
……其實我也半斤八兩好多作業沒寫呢啊哈哈||||
其實臨也他……一定要說我覺得跟我心目中的白蘭或者骸有點像?嗯……大概更像白蘭一點吧w
爺爺的話雖然愛捉弄別人內心倒是挺明朗的類型,我是這麼想的啦w
遠目,我覺得前三卷的臨也比後面要萌很多,渣的程度也是(咦)
但是我不討厭這種會忠實面對自己內心(哪怕是邪惡的地方)的傢伙就是了w
撫摸,我也很喜歡姑娘你的解釋XDDDDD
於是廢話沒關係的=v=
我覺得你的留言讓我看起來很愉快呢XDDDD
2010/05/18(火) 22:26:25 | URL | 露 #79D/WHSg [ Edit ]
呜哈哈…又一次好久不见啦OTL…
囧好人卡囧…嗯好吧好人卡它就是那天边的浮云呀扶额~☆
↑ 喂某你真的够了、☆啥☆啦!
(…あの……
静ちゃん可以麻烦你制止你家老婆手上的那把 Spyderco C66PBK3 CentofanteⅢ 吗抖?亮晃晃的好像随时会脱手而出的样子好可怕啊抖、他脸上的灿烂微笑虽然很漂亮但也一样很可怕啊啊抖……
还有2位大空妈妈,请挡住你们家的那2朵云好吗抖?偶真的没有侮/辱他们的意思啦抖、杀/气都具现化啦抖……
……拜托了请原谅偶啦猛虎落地式…)
好啦大人您很忙啦而且写文这种事是要看灵感大神&码字大神的啦再加上临娘的性格什么真的好渣真的好让人毛有办法啦囧所以坑、坑就坑啦TAT……
那位大人不是您啊?为何偶会觉得好残念呢错觉吗?
哦对了,那个图是P网的啦,不是那位大人自己画的哦,那位大人是负责翻译的来着。
度受的贴吧它是一个各种CP包括无CP的人士都可以到访的地方,各种不同的观念会有冲突也真的不奇怪啊。
论坛的话,就几乎是同一大派系的,共同语言什么的也是会多一点的啦。
所以大人您要淡定啊。
OTL…作业君它现在是…该怎么说好呢?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般的蜂拥而来T皿T……
在偶的印象中,白兰他是那种不论有没有人阻止自己都无所谓的类型呢:无论你是能阻止我还是不能,我都会享受到最后——的这种感觉?
天野娘真的结束得太仓促了,好可惜啊叹气。
个人是认为这部作品里面无论是谁都有着其复杂的人格魅力的,就看能不能展开。
↑ 不过这就是同人的工作了呢XD~
关于临娘,
「但是我不討厭這種會忠實面對自己內心(哪怕是邪惡的地方)的傢伙就是了w 」+1
正因如此,偶才会觉得他比谁都更像「怪物」也更像「人类」啦~☆
是吗?谢谢你大人~~这样的废话可以让您感到愉快是这边的荣幸呀呀呀>//<~~
2010/05/21(金) 19:49:35 | URL | 路灯Z #79D/WHSg [ Edit ]
噗,每次都要說好久不見嗎?
嗯,好人卡和壞人卡我都有一櫃子的收藏呢XDDDD
嘛,小靜雖然可以制止臨也可是你不覺得比起臨也的小刀小靜的路牌和自販機更可怕嗎?
至於那兩朵雲……Alaudi就算了雲雀27能制止嗎XDDD
嘛,碼字……嗯,靈感和手感都是必要的所以我覺得……有興趣我會寫下去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能不能寫完就是。
噗,我做的漢化基本除了自己的bo就是放論壇,在這兩個以外的地方看到那就絕對不可能是我的啦w
度娘的吧我一般只會去CP吧……作品吧的主流太雷我了。。。
論壇也會全CP哦?不過管理員的傾向大概會有一部分影響到。
……嗯,不過我遇到不愉快的事情倒不是因為掐CP什麼的啦……這個我習慣了,我不喜歡的是那邊的態度而已。(不過也不是DRRR圈子的事情了)
作業……啊哈哈我最近已經死在這個裏面了OTZZZZZ
白蘭,嗯,我覺得最初的印象和後來的感覺完全變了個樣子。
怎麼說,長出翅膀以後就覺得是另外一個人了……(遠目
同人的話……嗯,自主發揮是魅力,雖然這個尺度很微妙XDDD
其實臨也……怎麼說呢,反正因為基本DRRR全員都很扭曲所以我覺得他給我的感覺並不是那麼獨樹一幟的,最正常的人大概是正臣,而最正常的……是塞爾提雖然她不是人w
2010/05/25(火) 22:09:13 | URL | 露 #79D/WHSg [ Edit ]
对不起大人,偶只是来哭诉di……
鲜网君它明明看文投票都OK…会客室就是进不去啦TAT……这是咋di呀T皿T……
泪奔——
2010/06/02(水) 12:24:11 | URL | 路灯Z #79D/WHSg [ Edit ]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