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07« 2018/08 »09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遊戯王/ヘルヨ覇]低血圧の眠り姫


其實這只是典型的寂寞產物。
微工口物。當然因為本人對工口一貫苦手,於是有友人君的技術支援(被迫匿名w)
以及,這是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收不到YGO的同人作禮物就只好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明天,不對,今天祝自己生日快樂。
大概晚上回來以後會有一點生日repo之類?




[遊戯王/ヘルヨ覇]低血圧の眠り姫





是深沉的黑暗,徹底籠罩了他的視野。
他用幾乎悄無聲息的步伐邁進房間,最終停留在房內唯一的床邊。
那裡安眠著只屬於他的睡美人。
覇王。
身側置放漆黑的金屬鎧甲,君臨暗黑界的少年君王,即便是在睡眠之中也並未放鬆警惕。
他看見對方的手緊握決鬥盤,柔軟的棕髮遮掩下的面容寧靜,卻像是被冰霜覆蓋。

他微笑了。

伸手撫摸過少年君王的皮膚,他感覺冷意凝結在指尖。
置身於柔軟羽絮中的人微微動了手指,恍如即將醒來。

“君のことが好き。”

他知道那對於覇王來說,是無比熟悉的音色。
屬於他的表層人格,名為約翰的少年的,溫柔嗓音。

然後如同他的預料,或許是觸動了覇王身體裡的十代,這個不安的靈魂安定了下來,連眉心的褶皺都被撫平。

他的覇王。
擁有這樣銳氣的名字,以一己之力犯下血腥罪孽的少年,在睡夢中卻依舊能柔軟得如同稚子。

“好きだよ。”

他輕輕吻過對方的眼,感覺到接觸的地方傳來輕微地顫慄。他的聲音仿佛擁有奇異的魔力,瓦解了對方一切防備。
少年的皮膚有些微微的涼。還未完全發育成熟的身體,有著柔軟而乾淨的線條。
他的手指貼合對方的皮膚,撫過纖長的脖頸,向下,再向下。略過一切可進行的步驟,直接來到下身,碰觸到從未有人造訪過的禁域。

少年的身體就像是在月色下綻放的花朵一般。
“罌粟。”
他一邊呢喃一邊在少年的鎖骨上留下一個又一個吻痕。胸前的紅櫻因為乍然接觸到冰冷的空氣而凸起,他的臉色在陰影中變得模糊,只有眼睛紅的發亮。
食髓知味,他終是沒有忍住去含了一顆在口中把玩,然後微笑著,伸入了第一根手指。

並不會覺得疼痛,但是這仍然造成了對方的不適。或許以為這還是夢,或許是因為他的聲音給予了太多安撫,覇王並沒有立即清醒。只是不安地動了動身體,少年君王在他面前太過鬆懈了些。他懷著並無絕對惡意的不良意圖,探入了第二根手指。
少年的體內相較於微涼的皮膚來說算是高熱了,從未被探索的地方乾澀卻柔軟。他開始緩慢地活動手指,不出意外地被對方身體的本能所抗拒。他的嘴角揚起一個不良的弧度,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軟膏,抹進了少年的身體。
膏體被他的體溫捂得有些溫度,起初並未讓對方被驚動。但隨著他手指活動的動作愈大,饒是反應遲鈍如少年君王這樣的人,也終究發覺了不對勁的地方。
他知道自己該進行下一步了。

 

****

 

覇王睜開眼的瞬間,金色的瞳孔閃過殺意。他一把抓起身側的決鬥盤,在沒有正規武器的暗黑界,這器物的邊緣也稱得上足以割破人類血管的鋒利。
身體上有不屬於自己的重量,為了擺脫被壓制的現狀他本能地用決鬥盤抵住對方推開對方反壓了過去。然而只一活動,他就發現自己犯了個致命的錯誤。
侵略者與他的接觸太過緊密,當兩人交換了上下位置後他才意識到對方某個部位貼合他的身體。他從未如此清晰的感受到地心引力的作用,在身體被貫穿的那刻,他頭腦裡閃現的是“自掘墳墓”。

他們以人類最原始的方式融為了一體。

疼痛是非常明顯的,然而在痛楚之餘,又多了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觸。體內灼熱的異物以一種強勢而霸道的方式叫囂著自己的存在,他金色的眼裡倒映對方的容顏,在看清對方的那一刹那,他不知道究竟是自己,還是體內的另一個靈魂制止了他的殺意。
他沒能將決鬥盤壓進對方的咽喉。

“……約翰……?”

 


***

 

他想那應該是生理和心理上的同時滿足。簡直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愉悅。少年君王的神色裡明顯染了詫異,連語氣都喪失了理應存在的冰冷和銳氣,而多了一份不確定。
他看得他對方眼裡倒映的自己。
與約翰天差地遠的氣質,和略略泛紅的眼。
然而只需這份容貌就足以抹滅對方所有殺意。

“好きだよ。”

他傾訴著自己的愛意,愉快地開始動作。覇王似乎有一點無措,或許是因為面對著他這樣的容貌無法絕情到底,而這份動搖讓他徹底占夠了便宜。
可以再深入一點。
可以再攫取一些。
可以讓他心愛的少年君王的頰染上紅暈,可以讓對方金色的瞳孔被迷蒙的霧色籠罩。
可以聽見,對方強忍卻無法抑制,洩露出的呻吟。

“好きだよ。”
“黙れ。”

在最後的高潮來臨的時候,他呼喚了對方的名字。

“愛してる,覇王。”
“……”

而在那一刻,他感到那個一直溫柔的吸吮著他的地方瘋狂的絞動起來,當那些乳白色的液體噴濺在他的胸前時,他在對方可以稱得上妖豔的金色瞳孔中,看到了自己紅色的倒影。

他以為,對方終於完全放棄了抵抗。





Fin.





歸根到底其實還是……有點文藝一點也不情色對嗎?
雖然在友人君的支援下已經比我的初稿要那啥一點了w

海闇 | HOME | [古剑]孤影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