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04« 2018/05 »06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5Ds/布魯遊]運命に弄さるる者


名字是從題庫中隨便取的,換了電腦所以抱歉來源沒法找到。有機會補上。
基本是動畫144-145的感想產物,私設不少,大體上基於Zone=遊星的背景。
以及……文藝腔改不掉啦w




[5Ds/布魯遊]運命に弄さるる者



 

布鲁诺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那并不是个完整的故事。
它支离破碎,像是由无数片段拼凑起来的,充满空想主义风格的扭曲怪物。

他看不见天空。
原本是天空的地方被橙色的机械覆满了,连光源都被机皇帝胸腔中发光的动力源所取代。这些象征着毁灭的怪物灵巧地移动它们庞大的身躯,用激光将所见之物全部摧毁。它们吞噬这个世界,只留下一片毫无生机的废墟。

布鲁诺想,自己就快要死了。

他已经没有了任何抗争的手段。
Moment被摧毁以后,卡片也不能发挥其应有的能力。无数梦幻的白卡散落在他脚下,倘若在过去,这会是所有人趋之若鹜的宝物。而现在它们如同废纸,可怜兮兮地任由灰尘将它们吞没。
他听到锁定和瞄准的声音,机皇帝们有时候并不刻意隐瞒这些,发射口面对着他,他的心脏被绝望充斥,他以为他就会这样带着满腔的伤痛与质疑离开这个世界。

可是他没有。
有人救了他。

他看见对方骑着熟悉的D轮,戴着熟悉的头盔,甚至连脸上的MARK都存在于记忆之中。
那个人对他伸出手。而他忍不住落了泪。

游星。
他知道,是游星救了他。

可是在梦里他并不称呼对方游星。
他叫他Zone。
那其实不太像个人名,或许更贴近代号,就像他日后拥有的,意为二律背反的安提诺米这个名字。

他们一起在世界游荡,寻找剩下的幸存者,也研究拯救这个已经破灭的未来的方法。

他看着Zone,总会想起自己的小时候。
生活在新童实野市的人们或许是幸福的,他们从小就伴随着传说长大。在新童实野市还是童实野市的时候,他们有武藤游戏这个决斗王,而武藤游戏淡出决斗界以后,新的王者——游城十代也经常将这座城市当作临时的落脚点,而后来将童实野市所分化而成的市区与卫星区重新结合在一起的,也是他这个年纪的孩子们最崇拜的英雄,不动游星,同样属于这个城市。

是的,他崇拜游星。不光过去,也包括现在和未来。
他的一生或许都与这个人紧紧绑在一起。
他因游星而开始决斗,因游星而对机械产生兴趣,也因游星,决定活下去,改变未来。


可是时间总是太过短暂。他们很快就老去,然后即将迎来死亡。但他们还有太多太多未曾做到的事情。

“Zone,总有一天你将拯救这个世界。为此我愿作为你的下仆而工作。”

那时候他已经老眼昏花,视野都是模糊,无法看清任何事物。而那时候的Zone也早已经不能自由行动,只能坐在机械里,靠卡片的力量维持着生命。
他能听见的声音,都充满了金属的粒子质感。

“我需要你的力量,安提诺米。”

我需要你,布鲁诺。

他不知道那是否幻听。


然而他终于苏醒,以年轻的面貌,和年轻的身体。
睁眼的那一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回到过去,又或者这所有绝望的一切都不过是个荒诞的梦,他依然开着他的D轮奔驰在职业决斗赛道上,怀着微不足道的小小梦想,幻想着有一天可以碰到传说中的决斗者不动游星,并与他较量一番。
但下一刻他看见Zone。听见Zone苍老的声音。

“安提诺米。”

他差点就像第一次见到对方时,忍不住要哭。


Zone说,我希望你回到过去,帮助不动游星,让他可以在WRGP赛中与阿波利亚对战之前,不要被性子急的普拉西多干掉。
他答应了。
或许这亦是他的希望。不仅仅只是Zone的请求。

他得去帮助不动游星。
他必须去,保护不动游星。
他不想看见,游星被伤害的模样。

那曾经是多少年以前,连过去的自己回想起来都会觉得荒诞的,被埋没的梦想。
他想以英雄之姿站在他所憧憬的人面前,伸开双手,保护他。

他就这样默默篡改了初衷,又在阴差阳错下,以布鲁诺的身份与游星相遇。


他是幸福的。布鲁诺是至福的。


他的一生中从未有过这样愉悦又轻松的时刻。与同伴一起欢笑,分享着每一份来之不易的胜利。他所看见的人们,笑容中都洋溢着希望。
和未来不一样。未来的他们纵使缔结了深厚的羁绊,可绝望笼罩着他们,他们甚至无法微笑。
他简直渴望时光不再前进。

可是他知道这样不行。
他有他的使命,他无法眼睁睁地看着Zone最后的希望破灭。一旦最后的最后,游星打败了阿波利亚的话,他们就不得不敌对了。

他不想的。
无论是Zone还是游星。他都不愿伤害。
他无法背叛他,无论是现在的游星还是未来的Zone。
那两个人,不,一个人的过去和未来,是他无法毁灭的圣地。
他不知自己该如何抉择。


布鲁诺在叹息。
他的梦像潘多拉的宝盒,一打开就有无数绝望飞出。他只好紧紧地压住盖子,再用厚重的铁链捆了一层又一层。
那些支离破碎的影像被他锁紧了记忆的最深处。
 

“……诺……布鲁诺!”

他睁开眼,看到游星。虽然还是一贯的面无表情,但他从中依旧看出了担忧。
“布鲁诺,你怎么了?出了好多汗,做噩梦了?”

他默默地看着游星。他只记得梦里有很多很多箱子,上了很多锁。他其实不记得箱子里有些什么,只是心里残留着无法抑制的悲伤。

“游星。”
他唤他的名。

“游星。”
他重复地念着这两个字。

“游星……”
他感觉自己眼眶发热,鼻头发酸。
“……游……星……”

而被呼唤的人回应着他的呼唤,并破天荒地手忙脚乱了起来。
“布、布鲁诺,你怎么哭了?”

 

他其实知道的,他只有一个选择。
他不想伤害游星,那么就只有毁灭自己。
将他所有的一切,都献给他最重要的人。





Fin.





很久沒碼字的結果就是覺得怎麼措辭都忘記了。
哎,歸根到底我還是只能文藝?

 

[5Ds]Yuki | HOME | 死者への祈り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