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11« 2018/12 »01

足迹

请用力地来踩吧XD
Hit:6927


这是最后了。

新雪

拾沙

尺素

不要吝啬言语嘛~

RSS


肖像

秋水露

Author:秋水露


冷門控。
愛情泛濫沒有理智個性偏激。

檀櫃

雨露

瑣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閃11GO/磯京]單行道


今年繼續寂寞地祝自己生日快樂/w\

不過今年也收到了不少祝福其實我還是……挺開心的ww

然後是慣例的禮物,本來打算在天京安提ZONE6927或者21中挑一個的結果不小心搞成了磯京……
不過算了=3=
很短的東西,自娛而已。



*******





“跳下来吧,我保证我可以接住你。”

他摊开双手,仰着头,感觉心底有一股豪情膨胀起来,就好像一颗种子落在柔软的土地里,又被施加了催熟剂,迅速生成参天大树。
“绝对不会,让你受伤的。”

信誓旦旦。他觉得自己说出来的词句如同铅石,掷地有声。可是树影中的那个绀色头发的孩童,却对他摇头。

“滚开。”

言简意赅。还态度坚决。
 

矶崎研磨想,那大概是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对剑城京介的感情。
就算他一直与对方针锋相对争执不断。但他在乎这个人。


 

[矶京]单行道


 

“剑城还没出来吗?”

大概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吧,觐见室门口他第三次看到隼总英圣迎面走来。轻轻摇了摇头,他觉得对方似乎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但隼总并没有再说些什么,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开了。
他背靠着墙,目送着自己的同僚。对方走到拐角处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
“矶崎。”他听见隼总叫他的名字,“你是不是……太在意剑城了。”

他知道隼总接下来的台词。
但对方并不在乎你。所以,这样好吗?

而他的回答也会一如既往。
“我不在乎。这是我自己的事。”

 

隼总并不是第一个这么问的人了。
分到万能坂的第一天,第一次见面的夜樱就这样跟他打招呼。
“你就是传闻中那个总跟着剑城的矶崎?”

那不是个会令人愉快的前缀修饰,但他并没否认。那是事实,他也不引以为耻。
“是又怎样?”

然后夜樱就问出了同样的问题。而他的回答不曾改变。

他说。
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期望从他身上获取怎样的回报?

 

他想自己大概是喜欢剑城的。虽然不清楚到了什么程度。但谈不上爱吧。他们这样的年纪,有什么资格谈爱呢?他只是想注视着对方,只是情不自禁地会去看,然后视线再也不能挪开。
所以他会这样,跟任何人无关的,只是在意第五部门对剑城的处置,就在觐见室门口站上一天。
剑城不可能领他的请,也不会因此而感动。甚至于在出来的时候,或许都不会跟他多说一句话。

但那又怎样?
这只是他的擅作主张。
值不值得,又有什么关系?

 

就好像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感情的那时。
明明是自己的失误才把球踢上树,而剑城却主动爬上树去拿。他想自己至少可以在对方跳下来的时候提供一点支援,却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滚开。”
剑城的口吻很恶劣。但他却无法从中读取出恶意。
他摊开了双手,仰着头,看见树影中绀色头发的孩童俯视他。
“我说滚开。”

“不要。我会接住你的。”
那兴许只是不服气。又或许是英雄主义式的自我满足。他只是倔强地不愿退步。

于是剑城叹了口气。他发誓自己在其中攫取到了一丝温柔。
“会受伤的。这样。我能自己下来。”

 

他心底像是有某种东西崩塌了。那些碎片落在某处柔软的地方,轻轻一碰就是刺痛。
他不禁闭上了眼。
眼角太酸涩,他生怕会有液体渗出。




Fin.





 

[磯京/阿爾法]標題只是用來標注傾向/w\ | HOME | [家教/6927]无题

COMMENT

COMMENT FORM


TO SECRET
 

TRACKBACK URL to this Entry

TRACKBACK to this Entry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